懂点儿威士忌:苏格兰以外的世界

知味“懂点儿威士忌系列”的四篇,我们来聊一聊除了苏格兰以外,威士忌广袤的世界里其他不容错过的风格产地,包括爱尔兰、美国加拿大和日本威士忌,都各成一派,颇具代表性。

爱尔兰威士忌

爱尔兰威士忌(Irish Whiskey)经常被我介绍给入门爱好者,因为它是所有威士忌里最轻柔易懂的。苏格兰、爱尔兰两朵“兰”花虽离得不远,但却有三点根本区别。首先,几乎所有的爱尔兰威士忌都是混合调配的,而且除了常用的未发芽大麦、小麦与黑麦,甚至还会使用燕麦。其次,爱尔兰使用煤炭而不是泥煤作为烘烤麦芽时的燃料,因此不会具有苏格兰威士忌中常有的烟熏味。最后,未发芽大麦的高比例使用提升了馥郁的辛香,并在味蕾上产生一种稍纵即逝的油滑感觉。常见品牌有:

(1) 保乐利加(Pernod Ricard)旗下爱尔兰蒸馏有限公司(IDL)的尊美醇(Jameson),一个让全世界人民关注到爱尔兰威士忌的著名品牌。体态轻盈,口感柔和,熟悉的爱尔兰式微油的中味,飘着椰子、坚果、香草和杏脯的味道,甘草收尾。

保乐利加(Pernod Ricard)旗下的尊美醇(Jameson)爱尔兰威士忌

保乐利加(Pernod Ricard)旗下的尊美醇(Jameson)爱尔兰威士忌

(2)爱尔兰蒸馏有限公司的另一品牌布什米尔斯(Bushmills Original),单一麦芽,含植物和熏烤香气,入口清爽微辣,中等酒体,略有干谷物及干果味,随意小酌时的一件轻松小品。

美国加拿大威士忌

一到爱尔兰和美国,Whisky就变成了Whiskey,不要错怪我,多了个e可不是我的拼写错误,而是当地拼写这个单词的习惯(一些美国威士忌公司也有拼写为Whisky的)。美国是一定要放在爱尔兰之后介绍的,因为说到美国威士忌的历史,爱尔兰移民功不可没。他们翻山越岭来到肯塔基州与田纳西州的广袤土地,看见这里有着清澈的水源、白色橡木森林,还有取之不尽的玉米作蒸馏原料,便决定定居下来,从此翻开了美国烈酒史上全新的一页。有两大类最为声名显赫:

第一类是波本威士忌(Bourbon Whiskey)。波本源自于美国肯塔基州波本郡(Bourbon County),Bourbon就是法国的波旁王朝。按照规定必须使用不少于总原料51%的玉米(通常是2/3),再混入小麦、黑麦等其他谷物,采用特殊的酸醪方式(Sour mash)制造。这种改良方式要归功于苏格兰的化学家詹姆士·克罗(James C. Crow),即在威士忌的制造原料正在进行发酵阶段时加入一些已经去除酒精成分的啤酒,中和了当地硬水中过高的碱量,促进了发酵,同时还有效抑制了细菌成长并平衡了每一批蒸馏成酒的特性。常见品牌有:

(1) 金宾(Jim Beam)白标,多用作鸡尾酒的调配。

(2) 野火鸡(Wild Turkey),呵,这个酒名非常田园。经典老款波本酒,口感丰富劲道十足,带焦糖橡木味,酒体厚密,富含甘草、糖蜜、西洋李等味。

(3)美格(Maker’s Marker),细软香甜,红果味,象黄油糖,中等酒体。

 金宾(Jim Beam)白标波本威士忌

金宾(Jim Beam)白标波本威士忌

另一类就是田纳西威士忌(Tennessee Whiskey),风格独树一帜,与波本有两个根本区别:首先,原料无需以玉米为主;其次,蒸馏酒必须经历“林肯郡流程”,也就是进入橡木桶前让酒液流过枫木炭,过滤去粗涩,存留下细腻,而且还会增添一份不容错过的香甜烟熏味,实为一举两得。说到品牌,有一个名字几乎家喻户晓,那就是杰克丹尼(Jack Daniel’s)。深邃的琥珀色,特征性的焦糖干草味,第一次品饮时冲击力很强,怎么形容呢?这么说吧,就如同突然被一个美绝的拉丁女郎拖入舞池,激荡的音乐、张扬的甜美气息直扑脑门,让人兴奋得有点晕眩。非常适合调配鸡尾酒或是在酒吧带着一份慵懒或轻纵的心情饮用。

加拿大威士忌以玉米为主原料,几乎都是一致的温柔易饮,可以说是美洲版的尊美醇(Jameson)。如若混入黑麦可能会有辛辣和苦甜交加的个性,不过依法在橡木桶内陈年三年之后棱角便会磨平,柔顺无比。品牌上以皇冠(Crown Royal)和加拿大俱乐部(Canadian Club)最为常见。

皇冠(Crown Royal)加拿大威士忌

皇冠(Crown Royal)加拿大威士忌

日本威士忌

很多人都知道日本清酒,但说到日本也产高端精品威士忌,不少人都以为我在痴人说梦。

世界威士忌大家族里,日本论资排辈最多算是个小兄弟,但自1923年第一瓶威士忌问世至今,发展迅猛。这要归功于一个人——竹鹤政孝(Masataka Taketsuru)。他在1918年被雇主送到苏格兰学习蒸馏威士忌。二年后返回日本,他不仅带回了满腹的知识和经验,还抱得美人归,娶了一位苏格兰妻子。这种跨国联姻在当时几乎让双方家长疯掉,全力劝阻,但反对无效。他在京都市郊的山崎(Yamazaki)公司担任蒸馏经理十年,一手打造了山崎品牌(现归于三得利公司旗下)。但他内心深处一直觉得北海道才是能与苏格兰媲美的威士忌福地,所以1934年他雇用期满,立刻北上建立了自己的蒸馏厂,便是如今大名鼎鼎的一甲(Nikka)威士忌酒厂。

如今三得利和一甲雄霸日本威士忌市场。三得利资金更为雄厚,除了山崎和白州两家蒸馏厂,还控制着苏格兰Auchentoshan, Bowmore,Glen Garioch几个著名品牌。日本威士忌的真正魅力何在,能让其后来居上,而且价格不菲呢?要知道铃木一朗(Ichiro’s)混合 33 年陈市价高达1100英镑一瓶,一甲七十周年特选12年陈四瓶装也要500英镑。我们还是从熟悉的清酒谈起吧。

日本清酒对水的要求不亚于俄国皇家芭蕾舞团在全球挑选领舞者时的标准,其苛刻程度是难以想象的。日本山间流淌着水晶般的山泉,地下水也多为软水,成就了清酒,也同样为蒸馏精品威士忌提供了珍贵的原料。纵观日本历史,这个民族之所以能够一度强盛,因为他们是全世界将鲁迅先生“拿来主义”学得最好的。遣唐使带走了我们的语言文字、我们的饮茶习俗,修改规范、提纯发扬之后演变成为西方世界里广泛认知的日语和茶道。日本威士忌也是师从苏格兰,以之为模板,不是全盘拷贝,而是进行改良提升并加入自身的元素。蒸馏用的麦芽汁纯净透明,得益于精心挑选酵母后的长时间发酵。这份清酒般的纯粹直接映射到成酒口感,琉璃一样的透明干净,来源于粮食,却丝毫没有一点粗劣味,一幅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三得利出品的山崎(Yamazaki)12年陈单一麦芽威士忌,来源:Jeffrey Friedl

三得利出品的山崎(Yamazaki)12年陈单一麦芽威士忌,来源:Jeffrey Friedl

三得利出品的山崎(Yamazaki)就是这样一款美酒,令我颇为倾心。丝绸一般润滑,弥散着鲜花、杏脯、香草华芙和莓子的味道,然后从气息底部升腾起淡雅的辛辣,恰到好处,只为不经意间回眸一瞬的那份温暖和深度,干桔皮和肉桂味随即又在舌尖缓缓散去,轻咽入喉,留下缱绻的回味。这是一份烛光下与爱人细细品味、共同分享的好酒,挑逗着味蕾,滋润在心头。短短几年前崭露头角,如今这个亚洲品牌已雄心勃勃地杀入欧洲并直指竞争最激烈的风向标市场如伦敦、巴黎等。把酒做成了艺术品,不服不行,但真心希望能早日看到一个同样毫不逊色的中国威士忌品牌。

继续阅读:
“懂点儿威士忌”系列第一篇:金色光影里的绅士豪情
“懂点儿威士忌”系列第二篇:威士忌该怎么喝?
“懂点儿威士忌”系列第三篇:苏格兰,威士忌的迦南圣地

(责任编辑:凯琳)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