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头马之旅:邂逅路易十三

知味特派记者继续在干邑小城人头马(Rémy Martin)总部,体验每一口干邑之中所蕴含的复杂风味和这座圣殿的漫漫历史。人头马所呈现的,不只是口舌之欲的满足,而且是品鉴者本身能体会到的荣宠与尊贵。

干邑其实也是葡萄酒的一种,其基酒采用白玉霓(Ugni Blanc)、白福尔(Folle Blanche)、哥伦巴(Colombard)、 蒙提勒(Montils)几种葡萄酿制而成。待发酵完成,基酒稳定之后便会被送去蒸馏。

人头马的干邑酿酒车间,图片来源:陈微然

人头马的干邑酿酒车间,图片来源:陈微然

在蒸馏厂,一排排夏朗德蒸馏机24小时工作不停歇。为了使香气更加集中,干邑的基酒往往会保持在8-10%的酒精度之间。第一次蒸馏后,葡萄酒会达到30%的酒精度,别称为Bouillis(煮沸)。二次蒸馏之后则会转化称为70%的生命之水白兰地(Eaux de vie)。酿造人头马干邑的葡萄百分之百来自干邑地区中心最顶级的大小香槟产区(Grand Champagne和Petite Champagne),所以人头马一直有着“干邑中心,心中干邑”的口号。酿酒车间在光影交错之下仿佛T台一般,如果说这时候有两行美女从台阶上缓缓漫步下来,我一点也不会觉得奇怪。

人头马干邑的葡萄百分之百来自于干邑地区中心最顶级的大小香槟产区(Grand Champagne和Petite Champagne),来源:高翔

人头马干邑的葡萄百分之百来自于干邑地区中心最顶级的大小香槟产区,来源:高翔

人头马干邑的一个特殊之处在于基酒在蒸馏时仍保留着酵母,据酿酒师的解释说这是为了保留基酒当中更多的风味。他为我们准备了刚刚蒸馏出来的生命之水,我心里默念着那70%的酒精度,连连后退。他见我面露难色,和善的笑了笑,为我在另一个杯中倒上了混合了矿泉水的Eaux de vie。这生命之水因着酵母的存在,在注水之后变得浑浊,隐隐泛出蓝色的光晕。处于好奇,我尝了一小口没有兑水的这70%生命之水。令人意想不到的的是!这酒并没有想像中的辛辣与刺鼻,反而带着一种酵母和黄油面包的味道,让人忍不住想要和它亲近。

酒精让原本充满寒气的身体渐渐温热,我又小啜了一口,出门走进这法国的初冬。

左边一杯为没有兑水的生命之水(Eaux de vie),右边是兑过水的,图片来源:陈微然

左边一杯为没有兑水的生命之水(Eaux de vie),右边是兑过水的,图片来源:陈微然

在人头马总部的旅程最终在陈酿路易十三(Louis XIII)的酒窖中完美落幕,陈酿酒窖在干邑小镇西北边的Domaine du Grollet酒庄的城堡之中。这个占地大约60公顷的城堡是人头马现任总裁 多米尼克·埃里亚尔-迪布雷伊女士(Dominique Hériard-Dubreuil)从小长大的地方。在葡萄园里尽情奔跑,在酒窖中嬉笑玩闹,偶尔偷尝一口陈年之中的干邑,这大概就是她小时候在这儿的生活吧!

从空中俯瞰人头马家族的Domaine du Grollet酒庄

从空中俯瞰人头马家族的Domaine du Grollet酒庄

推开一扇破旧的小门,集万千荣宠为一身的路易十三就沉睡在一个个被称为”tierçon”陈木桶之中。Tierçon陈木桶是用木桶味已经消退殆尽的陈年橡木桶木料制作的一种特殊木桐,比一般的陈酿木桶要大,而且桶壁更薄。有些tierçon木桶的木料已经有近百年历史,如今已经相当少见,存世的tierçon也在蜘蛛和蛀虫的侵袭之下不断消耗。

此门背后即为陈酿路易十三价值连城的酒窖,图片来源:陈微然

此门背后即为陈酿路易十三价值连城的酒窖,图片来源:陈微然

说起干邑,我们常常听说一个词汇叫做“Part des Anges”(天使的享用),描述的是在干邑橡木桶陈年期间,蒸发的酒液。在人头马酒庄,每年给天使的进贡有3%,这就意味着一年之中有近6000桶的干邑凭空消失,平摊到每天,那就是8000瓶!

酒窖中酿酒师再三声明不能照相,大约是说照相时的火花有可能点燃这高度的烈酒,引发火灾。不过我想其实这多半也是希望这梦幻之酒沉睡的地方能够成为一个谜吧。

我不得不承认,在这个充满历史感的酒窖之中,从tiercon酒桶当中汲取出酒液直接享用,带给人的优越感是无可比拟的。每一口干邑之中所蕴含的风味已不再是酒本身,而是这整个经历。你会想到这每年被蒸发掉的生命之水,不断被消耗的古老木桶以及这调配大师每年的辛勤努力。

这也许就是人头马路易十三干邑所能带给你的体验,不只满足口舌之欲而是让品鉴者本身体会着一种荣宠与尊贵!

继续阅读:
知味人头马之旅:干邑圣殿的味觉奇遇
知味人头马之旅:干邑大师特里切特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