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木塞 vs 螺旋盖:哪种瓶塞更好?

虽然软木塞的市场份额不断下降,但依然还是占据全球葡萄酒瓶塞市场份额的70%。关于软木塞与螺旋盖孰优孰劣的争议一直在市场上喧闹不休。两个产业的工业协会都发动了不少公关攻势试图影响和左右消费者的认识。到底哪种瓶塞更好?知味为您详细解读。

拿什么东西去塞住酒瓶,这是自从瓶子出现以来一直困扰着美酒爱好者的问题。到如今,瓶塞材质也变得五花八门,但最主要的还是软木塞,占据全球葡萄酒瓶塞市场的70%,其他像合成塑胶瓶塞、螺旋盖和玻璃瓶塞等其他品种的塞子一直通过竞争不断与软木塞争夺着瓶塞的市场。

软木塞 vs 螺旋盖:哪种葡萄酒瓶塞更好?

天然软木塞和凝合软木塞

到目前为止,人们发现的世界上最古老的瓶装酒是一瓶上面漂浮着一大层橄榄油和蜡封的葡萄酒,1600多年前作为一位古罗马贵族的陪藏品被埋藏。在先人们历经了诸如布条、皮革、玻璃种种材质的啼笑皆非的跋涉以后,前辈们于17世纪终于找到了接近完美的软木塞:严密的塞住酒瓶防止酒液流出和蒸发以外,还保证了与外界不多不少的空气循环——氧化真是红酒又爱又恨的一个过程,多不得少不得,快不得慢不得,还好有软木塞的出现,才满足了她的这个“矫情”的要求。

凝合软木塞

凝合软木塞

用于软木塞的栓皮栎树(又称为软皮栎树),与制造橡木桶的木料植物都属于栎属(栎树和橡树基本同义),但属于不同种。软木塞的衍生种类其实不少,最常见的是天然软木塞和凝合软木塞。天然软木塞是从栓皮栎树树皮的外层直接切出来的,而凝合软木塞则是用生产天然软木塞使用栓皮栎树树皮剩下来的余料粉碎之后再凝合成形制成,因而成本更低。蘑菇型的香槟塞是一个特殊的例子,它是由一个圆锥形的天然软木塞套到一个大一点凝合软木塞头部里制成的。

一个好的天然软木塞肩负如此重大的使命,考核标准自然随之五花八门:密度要适中;硬度要适中;柔韧性要;弹性要好,当从瓶中取出的时候,软木塞应该能够恢复到最初形状的85%;还要有一定的渗透性,软木塞可以有20%的容量为水;粘滞性,软木塞必须紧紧的和瓶口相贴……如此这般,一个软木塞要过五关斩六将,才能肩负起守护美酒沉睡的重任。

于是其制作过程自然要求一丝不苟。把剥下来的橡木树皮在沸水里浸泡几个小时,然后放在15到20度的的环境下自然风干一到两周,进而切割成条,在软木条上打洞就形成了木塞的形状,接下来仍然需要清洗消毒,然后打上年份、酒庄名字的标识,最后涂上石蜡、硅胶,即为成品。其间风干的尺度、消毒的程度等等操作,直接决定了塞子的各科成绩,也直接决定了木塞味的出现与否。

在栓皮栎树的树皮上打洞得到天然软木塞,来源:维基百科

在栓皮栎树的树皮上打洞得到天然软木塞,来源:维基百科

对天然软木塞而言,无论技术如何高超仍然有可能出现的瓶塞味是其一个致命的缺点。一份介绍劣质葡萄酒气味的专业资料里面这样定义瓶塞味的各种表现和原因:比如橡木树皮上有黄色斑点,在制做时没有风干好,或者软木塞上有裂缝(所以酒瓶要横放,就是为了防止软木塞过度干燥产生裂缝从而使酒体过度氧化而坏点),依次会产生诸如腐烂、臭水和焦油种种不好闻的气味;不过90%的瓶塞味是酒闻起来的发霉的味道,其成因学界普遍推测是消毒过程中必需使用的含氯产品,从而形成一种名为TCA的化学物质,此物是瓶塞霉味的罪魁祸首。

出现瓶塞味的比率完全随着软木塞生产商的不同而异,行业中流传的一些或高或低的坏塞率的数字不少是在一些利益集团的影响之下发布的,并无参考价值。一些比较大的软木塞生产商,比如阿莫林集团(Amorim Group)的技术水平已经能够把软木塞的污染率持续不断降低。

采集下来在自然风干的栓皮栎树树皮

采集下来在自然风干的栓皮栎树树皮

另外,法国的原子能委员会(CEA)发明了一种用“超临界状态的CO2”来萃取掉粉碎过后天然软木塞中这种令人讨厌的物质的方法——其实这个玄乎的二氧化碳状态其实早已用于无咖啡因咖啡的生产,如今已经有保证100%没有木塞霉味威胁的DIAM酒塞生产出来并且使用。一些名家如法国阿尔萨斯(Alsace)的Barmès-Buecher酒庄和Hugel酒庄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款唯一不会带来木塞味问题的高科技新型软木塞。全世界最大的一些软木塞生产商都表示不能错过这个机会,积极开发同类型产品。未来很有可能成为最受欢迎的软木塞品种。

Hugel酒庄使用的DIAM酒塞

Hugel酒庄使用的DIAM酒塞

除了DIAM软木塞,如今科技酿酒已成自然,有实力的酒庄在购买瓶塞的时候会把样品专门送到专门的实验室去分析化学成分,严密防范TCA以及劣质瓶塞的出现。所以天然软木塞也在逐渐克服自己的缺点,愈加成为陈年老酒的最佳伴侣。

不过再好的软木塞也就三十四十年左右的寿命,于是老酒需要定期换塞。这方面的经典例子是在2005年,波尔多左岸列级名庄宝玛酒庄(Château Palmer)专门派出专家,为澳门葡京大酒店收藏的500瓶1961年份的红酒换塞。由于1961年是波尔多20世纪最经典的年份之一,也是此庄成名宝作,此例轰动一时,媒体竞相报道,也作为酒庄庄主Thomas Duroux的大事纪之一,记录在册。据记载这批红酒坏掉的数量极少——以宝玛酒庄的专业性,为好酒选择合适的瓶塞自然不在话下;而以葡京大酒店的财力,以合适的条件存储红酒的能力也自然不是问题。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