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评家布尔奇:是时候拯救博若莱了

01 | 为挽救博若莱地区,应采取更严格的措施

在谈及博若莱地区时如何能不谈及博若莱新酒?写着“博若莱新酒到啦”的小广告一度让该地区声名鹊起,成就其富足,亦见证其没落。2014年的宣传阵势无疑是场灾难,同年新酒销量再次消退至经济停滞边缘。推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因抓住了当地所有的宣传资源,八十年代新酒发展至鼎盛。那时候它占据了23000公顷的葡萄园,但这个地区却缺少葡萄酒。新酒逐渐风靡全球,Romanèche-Thorins的大街上曾满是排起长队的卡车,它们急不可耐地等待着十一月第三个周四零点钟声的敲响——那是Georges Brassens和Mireille Mathieu歌中吟唱的新酒发售日。

在此之后,博若莱新酒的热度经历了缓慢但规律地下滑,直至跌入谷底。大众热情的消退?难说。尽管已成为某种营销产品(优秀的酒商Duboeuf曾是这一领域的主宰者),但葡萄酒首先是一种农产品,它受气候偶然因素的制约,其产量无法扩张。年份的产量和品质,亦是无法复制。
面对全球巨大的需求量,无论气候如何变化,都须确保产量稳定、风味如一。正是这点上出了问题。酿酒工艺学的胜利,呼唤着化学的支援:酿酒中的关键一步,便是由天然存在于葡萄皮中的酵母把糖转化成酒精。虽偶有意外,但数世纪间,正是酵母有条不紊地将葡萄汁化成了琼浆。六十年代伊始,人造酵母出现,它有一个温和的名字“活性干酵母”或被称为LSA。研究发明的这种酵母,能够激发并强化佳美这一品种的一级香气,著名的71B,正是它赋予了新酒众所周知的类似香蕉的香气。所有的宣传亦转向去解释这正是博若莱新酒的特征,在开始时,这种做法颇为有趣。
说到风味,有条铁律,每当某种风味被简化或被夸大时,大众便会于无意识中厌倦。一顿饭,四个人本会果断打开第二瓶酒,但其实一瓶足已;两个人的话,则不超过半瓶。另一个现象:往葡萄汁里加糖(严格控制在法规允许的范围内),这让葡萄酒的酒精度从10度升至12多度甚至13度(加糖现在依然是常见的事),并使其变得厚腻难消化。但这么做有利可图,因为1公斤糖必定较1公斤酒便宜。面对销量的持续下降,博若莱行业协会的负责人们曾试图力挽狂澜,“我们已经错过了一代人,所以我们要在现在年轻人相信的那些媒体里进行宣传。”唉,电台广告最终全军覆没。

02 | 佳美:“一人千面”

 
新酒失势还累及博若莱的特级村庄级葡萄园(Crus du Beaujolais),如风车磨坊(Moulin-à-Vent)、Morgon还有Fleurie 等 ,他们都是该地区顶尖产区的代表。五十年代是他们的巅峰期:当时一瓶Juliénas可以卖到勃艮第特级园如Chambertin的价格,如今则不到其十分之一。

博若莱以尼泽朗河(Nizerand)为界,地理上分为风土迥异的两个部分。北部土壤由古生代的花岗岩和片岩构成,佳美在此扎根并产出具有陈年能力的酒。十个特级村庄如Saint-Amour、Fleurie等已被划定,并拥有了自己的法定产区名称,其他村庄则并称为“博若莱村庄级(Beaujolais-Villages)”。南部地质形成较晚,石灰岩显露的地区有个美丽的名字——“金色的石头”。南部多为博若莱新酒的产区。因更适宜于花岗岩中生长,故此处佳美酿成的酒早熟、无法陈年。这些酒统称为“博若莱”产区,而这个名字正日渐衰微。
很长一段时期里,北部产区的精英们以一种优越和戏谑的态度冷眼看南部产区各种卖力贩酒。但新酒声名渐恶,已波及整个地区。现在人们想到博若莱,只会想到这是不入流的酒并对此嗤之以鼻。另外,相关工会的主要机关仅负责博若莱地区酒和博若莱村庄级酒,也是举步维艰。对此,“博若莱特级村庄管理及维护组织”自然要奋起反抗,其主席Audrey Chartron勇敢地宣称要“重新全面接手组织的行政及财务管理”,不过工程浩大。
一些人强烈要求效法勃艮第,划分出一级园。但此举为时尚早,且只会加深酒农之间的分歧隔阂。给土壤分级需要很长的时间,它不能只依据地质标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团结起来,通过宣传优质的葡萄种植从而提高博若莱特级村庄的水准,进而摆脱价格的困境。太多的土地还在使用化学除草和热浸渍酿造法。如果生产当年酿制且发酵时间短的新酒时,热浸渍酿造法有其意义,但这对酒的陈年潜力却是致命的,而无法陈年何来特级村庄一说。
有着山丘、间或陡峭的斜坡、还有小山谷,博若莱特级村庄所在地风景如画且浪漫十足,仿佛法国版本的托斯卡纳。葡萄酒旅游业是当地的重要支柱。此外,在不同的花岗岩、片岩甚至是石英石的土壤中,佳美可以有上千种的不同呈现,同时亦能保留并完美诠释其“适饮性”。这一稀有品质完全可以造就一个“国际巨星”,因为这便是当今消费者梦寐以求的。博若莱地区正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03 | 了解更多:十个博若莱特级村庄

 
博若莱的葡萄园从里昂(Lyon)北部一直延伸至马贡(Mâcon),长达55公里,宽度在12到15公里之间,面积将近22000公顷。该地区主要用佳美来酿制红酒。白葡萄酒用霞多丽,仅占产区葡萄酒总量的百分之几。
博若莱毗邻勃艮第,它的十个特级村庄均位于其北部,大约有6200公顷,同博若莱村庄级产区的面积基本持平(6000公顷)。它们构成了以下十个法定子产区:Brouilly (1325公顷), Côte de Brouilly(320公顷), Chénas(255公顷), Chiroubles(350 公顷),Fleurie(855 公顷), Juliénas (585公顷),Morgon (1126公顷),Moulin-à-vent (665公顷), Régnié (400公顷),Saint-Amour (310公顷)。每个子产区基本以其村庄命名,除了风车磨坊(Moulin-à-vent)产区是和Chénas、Romanèche-Thorins和Côte de Brouilly(因在Brouilly山上而得名)产区内交织在一起的。
很多酒庄在没有出现博若莱特级村庄级葡萄园标准的时候便已开始奉行质量为先的政策了,其中有些已坚持相当久了。以下为代表性酒庄清单,某种意义上,他们就是这个地区复兴的中流砥柱。

Moulin-à-Vent

Château des Jacques

Château du Moulin-à-Vent

Paul et Eric Janin

Thibault Liger-Belair

 

Fleurie

Domaine Jules Desjourney

Clos des Garands

Clos de Mez

Villa Ponciago

 

Morgon

Domaine Daniel Bouland

Jean-Marc Burgaud

Domaine Claude Desvignes

Domaines Piron

 

Brouilly et Côte de Brouilly

Château de La Chaize

Château Thivin

Laurent Martray

 

※ 本文法文原文标题<L’union fera la force du Beaujolais | Des mesures drastiques devraient être prises pour sauver la région>,发布于2015年1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原文,请点击此处

翻译 | 翁垠莹
校对 | yunwei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1条评论

  1. 王一
    2019年9月25日 10:00 #

    11月16-18号,欢迎大家参加青田侨博会暨青田进口葡萄酒交易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