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勃艮第做采摘是怎样一种体验?

 

 

勃艮第的风土千变万化,关于勃艮第的故事也同样丰富多彩。为了让大家全方位解锁勃艮第,我们邀请到了常驻勃艮第的一位好朋友Mengshu,今后她将会定期跟我们分享一些在勃艮第有趣的、独特的个人经历。第一篇就是关于今年她在勃艮第做采摘的一些故事。在勃艮第采收到底是怎样一幅场景呢?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吧~

19年是我参加采摘季的第五年。采摘季永远是热烈喧闹和兵荒马乱并行,天南地北的人因缘际会在各个田块间,辛苦是真的,欢乐也是。

你可能需要一副跪得容易

采摘季的清晨,开车从Beaune到Saint-Aubin,两侧葡萄田在依稀泛起的曦光中影影绰绰,挣扎着从漆黑中脱身出了剪影。

酒庄集合是在7点15,下车之前要莫名鼓足些勇气,然后拖着肌肉酸痛的身躯和小伙伴们开玩笑打气:今天也要努力活下来啊。

勃艮第还未完全醒来,新一天的采摘开始了

一年中最热闹的时节就是现在。勃艮第一以贯之的手工采摘召唤着天南地北的采收工在此期间齐聚勃艮第,确保有足够的人手能在葡萄成熟之时完成采摘。

今年的第一剪

如果有着长期居留和社保,在勃艮第找到一份采摘的工作非常容易。

采摘季用人荒简直成了金丘的心病。能领失业金的法国人动辄因为太累浅尝辄止撂摊子,除了每年都会来的忠实小分队,近年来有更多人手都是外来的:波兰,意大利,西班牙,以及中国留学生。

对他们来说,一个每小时10欧左右,提供三餐,甚至住宿,除了体力外不需要技术含量,上手就能操作,只要坚持下来周入700多欧的工作,算是非常可观的优质零工了。

句重音的落点是:只要坚持下来

参加过采摘季全程的中国朋友斩钉截铁跟我说,这应该是他人生中做过最累的体力活。我也深以为然。

勃艮第的采摘一直都是采摘中hard模式的最高级。它有着过高的种植密度,过低的葡萄藤和动辄45度的的斜坡。

采摘者会有一把专用的采摘剪子和一个小桶,在一整行间从左到右向上行进。因为无法完全站立,在前行中大家会不停地调节姿势。

弓着背上行是我比较喜欢的方式,但是有太多葡萄串可能会贴近地面,就需要蹲下扒开叶子寻找,会打断前行的节奏

蹲着是最常见的姿势,但是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坐着比蹲着舒服,但是前行速度慢

跪着,这时候也就不管膝下有没有黄金了

每几个采摘者的最中间一行会配备一名运输工,小桶剪满葡萄后,会统一倒入运输工的背篓中,背篓大半满的时候,再由运输工把葡萄倾倒在运输车里。

通常会把体力较好的采摘者放在中间一行帮助大家传递和倾倒葡萄

没有哪一种采摘姿势是一劳永逸的,所有相对舒适的姿势前进速度都会减慢,如果清空小桶的时候和大部队差太远,中间传递工作会很不方便。

一个帅气的抛接

当然,初次采摘的人和有经验的老手田间行进速度一定有差,每一行结束的时候,先剪完的部队也会集体帮助一些没剪完的人,等全部人完成所在行后才会回程。

回程路会检查之前有没有遗漏的葡萄串

霞多丽因为直接采收后直接压榨的关系,葡萄会在行间统一且多次收到背篓中,然后由运输工背到运输车上

黑皮诺需要浸泡后发酵,脆皮,多用这种宽而浅的筐运输

对于没有经验的采摘者来说,第一天往往并不困难,可怕的是第二天产生的肌肉酸痛,肩、背、腰、臀、大腿、小腿,似乎全都无从幸免。

采摘第三天的肌肉疼痛会到达顶峰,走在路上像是海的女儿第一次拥有双腿。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会逐渐适应这种疼痛。

没有什么方法能避免这种疼痛,行之有效的建议简单粗暴:撑过前三天

采摘的机械性不单单是消耗体力,它对注意力也有要求。霞多丽夏季很少除叶,采摘的时候要先把结果带的叶子薅掉才能更好地找到葡萄。

室外活动就免不了天气影响,7点出发的时候还是冷风嗖嗖,10点以后开始暴晒,时不时还会有阵雨。但是采摘期有非常苛刻的时限要求,除非碰到极端天气,大家都会坚持采摘。

休息时要认真补充水分

“不是在在采摘,就是在去采摘的路上”。

勃艮第太适合用到这个梗了。很多酒庄的地块都零星散落在村子周围的各个角落或是其他村子里,面积也不算大,采摘一天从坡上到平地,常常换好几个地方。有时很像升级打怪,从30度的斜坡到45度,从一个小行到茫茫然看不到尽头。

我们一直在更新剪过最长的行是哪一块田,目前记录是一行两个半小时

 

能吃;好吃;可以一大串一起吃

尽管有些道不尽的辛苦,采摘季既是勃艮第的盛事,也有着理所应当的快乐。

每天都充满期待的是上午9点左右的 «Casse-croûte»,酒庄会在田间准备好面包,香肠,奶酪,水果,巧克力和酒,大家剪完一行,停下来饱餐一顿,在欢声笑语中重新出发。

在采摘的田块喝同一个田块的酒

随手拈来的武器

终于有时间拍拍照片

田间小憩

另一项真实的快乐是吃葡萄。

葡萄本身能带来的信息太多了:果实有没有成熟,籽有没有成熟,皮的薄厚,甜度如何,酸度如何,复杂度怎样,大小葡萄串间的区别,一株果实承载多少的区别……

葡萄园间的四时流转,天地人和,纳须弥于芥子,就在这些葡萄之中。

探索发现的乐趣不一而足,就算不来解密,光是吃到葡萄本身也很快乐。完全成熟的霞多丽和黑皮诺的好吃程度可以比肩在夜间观赏到昙花一现。吃过它们后市集上所有的鲜食葡萄全部都是将就,因为有着赏味期限而在一年的其它时候更加心心念念。

一咬一串

或许是运动所带来的多巴胺分泌的爽和劳动所带来的的腰酸背痛太过直接,还有一项快乐相比之下则有些微妙。

是在偶尔剪完一个长行到达山坡的时候,适时一小股风,吹过那些灰头土脸,气喘吁吁,膝盖上蹭着跪出来的泥土,手上沾着黏答答葡萄汁儿的人。

勃艮第标签化的遥不可及,渐渐被吹远了,人在这微风中太过舒服,免不了有种劳动过后,脚踏实地的幸福。

“寂寞一山空绿,温柔两袖清风”

 

是夏日限定,也是来日方长

我采访了今年第一次跟我一起参与采收的小伙伴们,问问她们喜不喜欢,为什么喜欢。

学葡萄酒的小学妹

单纯爱好葡萄酒的好姬友

问到明年要不要再来,都回复说“要!”。只要在勃艮第,只要有时间,这会成为一种习惯。采摘第五年的我,依然会为感知新的年份而充满期待,依然被田间景色所震撼,依然在采摘的时候盼着早点结束但还是全力以赴,而一旦结束了又依然难以名状地感到怅然。

勃艮第好像每一年都是新的,每一年都很美。

 

采摘季结束的时候,酒庄会有一个大型的“Paulée”宴请参与采摘季的人们,庆祝一年的收成,感谢大家的辛苦工作。

结束采摘时大家把田间的葡萄藤做成发冠(视频一)

世界上最大的Paulée(之一)在meursault,壮大的勃艮第之歌 (视频二)

 

采摘季开始的时候,还带着夏季独有的意象,漫山的绿不知明日地浓烈着,阳光下情绪和体力任性恣肆,似乎要把所有的炙热挥洒散尽,笔触才能由浓转淡,冷静下来。

叶子染金之时,夏天和采摘季一起结束了。

酒庄马不停蹄,直接进入酿造季。采摘队伍也散若星辰,重新返回到日常生活之中。

在这些挥手作别声里,2019年葡萄果实的故事,到了释卷的时候了。

而一个新的,2019年葡萄酒的故事,正写出新的字符。

Mengshu

勃艮第商学院管理学硕士

法国国家侍酒师

法国葡萄酒种植酿造高等技师

Domaine Hubert Lamy 酒庄学徒

Pion Asian Export Consultant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