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喝过那么多酒,你心中的TOP 1都是哪一支?

​2019年转眼过完,昨天大家跨年喝high了吗!说起喝酒,回顾这一整年的时光,有没有一支酒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你至今念念不忘?带着这个问题,我们强迫采访了几位好脾气的“酒鬼”,快来看看他们心中的2019 TOP 1!

 

 

@知人

 

我今年属于西班牙。

不得不说我之前对西班牙有点偏见,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出产不错的酒,但酒都不太令人兴奋的国家。

直到今年5月份。

5月我和林裕森老师一起同行去了一趟西班牙,主题主要是西班牙歌海娜。一路上托组织方“西班牙美酒”还有林老师的福,拜访的酒庄不是「已经改变历史的」就是「正在改变历史的」,每天都在刷新认知。

 

 

西班牙的歌海娜做的真的是精致优雅,像「地中海的黑皮诺」一般(虽然这么说对歌海娜很不公平,不过为了便于理解),完全不像之前喝到的歌海娜那样的高酒精度,狂野style。

其中印象最深的是Álvaro Palacios Gratallops。

 

 

他们家的旗舰款I‘Ermita是全西班牙最贵的酒之一,一瓶上万,但我却最喜欢这款最入门的Gratallops,那样的精致优雅,艺术品一般。

 

 

一路上不少酒打的分数都比Gratallops高,但依然最喜欢这一瓶。许多事情无法用分数体现。

附上当时写的酒评:

Álvaro Palacios Gratallops 2018 Priorat DOCa

桶中样酒。74%歌海娜,25%佳丽酿,1%白葡萄。中等的紫红色,比一般的酒要紫许多。典型的歌海娜果味。成熟歌海娜的甜味和香料味,但均保持了克制,和果味形成了平衡。新鲜成熟的果味,精致且干净,有着许多的活力和生机。如此优雅而且平衡,极高的完成度,像独立于世界的一件艺术品一般。这竟然只是入门款。92

 

@小马童鞋

 

2019年印象最深的一支酒,我脑海中跳出来的是第一支,就是 Hubert Lamy 的 Saint-Aubin 1er Cru Les Murgers des Dents de Chiens 2016年份。它并不是一支“大”酒,甚至看起来有点小众,但在我心中,它足够有份量。因为,这是一支让我有所“成长”的酒。

 

喝这支酒的时间是在2019年的春末,和一群可爱的人一起,我们在勃艮第Beaune的一家餐厅,吃到了最好吃的布雷斯鸡(如今依旧念念不忘),每个人也喝到了自己心水的那杯酒。当晚的这支Lamy就是让我心动的酒,一如既往,Lamy在香气上非常性冷淡,但喝到嘴里的时候,我突然真正地理解了什么叫做长且窄,什么叫做跳跃的酸度,什么叫做笔直(droit)…这些书本上的品酒词,他们终于活了过来。能够打开新的角度来欣赏一款酒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如果恰巧这也是你喜欢的风格,那就真的是非常幸福了,那么从此喝酒这件事也会变得更加清晰。

 

 

有些酒,就是有这种魔力,让你喝一次,就念念不忘。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因为那些微妙动人的细节,是你和它的秘密。那些在黑暗中为你点亮一盏灯的人和事,是我们短暂的生命中最美好的小确幸。2020年,愿我们大家都能拥有更多的Bonheur呀~

 

@侯哥

 

2019年印象最深的酒是在风土大会巅峰酒展上喝到的一款德国Mosel产区Zilliken Riesling GG。当时和几位知味校友一起聚在酒庄的展台前,品尝到这款酒的时候,那种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充沛的矿物感夹杂着果香风味,层层叠叠,放佛海浪不知疲惫地拍打海岸,那种深邃且强劲的力量让人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雷司令一直都是我非常偏爱的一个品种,各种因缘际会,也喝过很多不同产区和风格的雷司令。其中最能打动我的,还是德国的干型雷司令。这些年,德国雷司令的流行风潮,也正经历着从甜型到干型的转化。希望在新的一年,能喝到更多好喝的雷司令。

 

@瓶子

勃艮第扫地僧,《瓶中的勃艮第》

 

朋友是DA(Domaine d’Auvenay)的狂热粉,酒席无它不欢。我因此有幸得以一睹全貌。不得不说,拉鲁夫人(Leroy)的自留地d’auvenay在整体上代表勃艮第白酒最高水平,不论是享有盛誉的“战斗鸡”Leflaive还是新晋白酒之皇coche dury都无法撼动其地位。DA从“地力”的典型性和个人风格上都首屈一指,品质无懈可击,几乎是圆梦之酒。

 

 

如果小蛋黄是小丫鬟,那么大蛋黄骑士(Chevalier-Montrachet)2007则是高高在上的贵妃,class!惊为天人,大酒风范。不像小蛋黄的张扬,大蛋黄骑士至始至终是鹅首高昂,它就像女神奥黛丽赫本,高贵典雅。香气输出非常稳定,在一个区间内变化起伏。香气和口感同时在线,持久力长达5-6小时,令人恐怖的耐力。借用朋友一句话总结就是“空谷幽兰”,极为贴切。

 

 

越来越觉得年份与地同等重要,它们赋予酒截然不同的个性。弱年之所以是弱年,或是因为葡萄略有瑕疵。有些酿酒师希望修饰瑕疵并将其隐藏;而有些人则相信瑕不掩瑜,因而更倾向于直接的展现。两者的前提都是优秀的酒农。即便弱年,风骨犹存。年份如同给酒穿了一件衣服,或华丽或清瘦。人要衣装,酒亦如此。

 

 

@Vergil

 

作为一名葡萄酒行业的从业者,每天都要面对大量酒款,从简易餐酒到名庄大牌…有时候真的会有种喝腻的感觉。所以会被惊喜到的酒款很大概率都是些“自然派”风格,可是惊喜仅是惊喜,打动就是另一回事了,在“剑走偏锋”时能准确地命中目标才更为重要。回顾今年的的确确有这么一支酒打动了我,不来自名声显赫的勃艮第、不属于旧世界传统国家地区,而是来自南非,这一片带着“旧世界”侧脸的新世界国家。

酒款是来自著名酿酒师David Nieuwoudt的“自然低温发酵长相思”:清新的白桃和冷峻的小白花,饼干泥黄油淡香和橙花,燧石打火石香气很好的在结构里给到支撑,在顶部形成令人愉悦的香气。中柠檬黄,口中白桃浓郁,带着百香果轻微的香气修饰,口中高酸,但是舌尖能找到相当的重量。蜂蜜质感,全程400L橡木桶发酵,18%的新桶修饰。余味清爽,小白花的香气能充满全口,微微的带着野花的青草,芳香宜人。但是不同于传统的长相思,余味上尽是清雅果味和白花香。

这样一支酒不仅风味更是从“用心”上打动了我,而且还将南非Ghost Corner这片小众产区冷凉的独特气候特征投影在了这瓶长相思中。价格也仅仅只需要185元 …… 年度MVP。

 

@NoTor

一位名表收藏界的大佬朋友曾经很客气地跟我说,“你们葡萄酒爱好者才真是奢侈,花那么多金钱和时间进去,换取的都是回忆。” 此言不虚,2019年幸运地喝到了不少来自全世界的美酒,难忘的酒有太多,有亨利•贾叶的恩师存世遗作Rene Engel Grands Echezeaux 1990,在罗曼尼康帝酒庄拜访时盲品出来的1999 La Tache,还有惊人年轻的1988 Clos de Tart。但真正给我印象和震撼最多的是一支勃艮第村级,Denis Mortet Gevrey-Chambertin En Champs 2002。是我的老师,勃艮第著名葡萄酒作家Jacky Rigaux从他的私人酒窖中拿出来分享的。

 

Denis Mortet Gevrey-Chambertin En Champs 2002为上图左一

英年早逝的Denis Mortet是我无缘得见但又特别喜欢的一位酒农,极富灵气但缺也脆弱善感。去年喝到他的1995 Chambertin也是我年度最难忘的酒之一。真的没想到一片村级地块En Champs在2002年这样一个杰出的年份,可以做到如此精细美妙,慷慨可口,又不乏集中和深度,完全可以说达到了特级园的水准。在这瓶酒上,我体会到了罗曼尼康帝酒庄庄主奥贝尔•德维兰先生话语的真意:“对勃艮第的酒农而言,不仅是特级园,一级园、村级乃至大区级,我们的使命都是要酿出伟大的酒来。” 在因缘具足的风土条件下,这是可以做到的,这也是值得尊重和铭记的。

Denis Mortet存世的酒越来越少也越来越贵,我不期待再能喝到了,但我希望能找寻到更多出身默默无闻的酒庄、产自籍籍无名的土地,但却彰显出酒农固执努力以求挖掘出风土潜力的好酒。风土作为人类千百年来的梦想,其意义并非让酒成为昂贵的奢侈品,而是人和土地之间寻找相互认同,美酒作为这种认同的果实,可以将这种精神分享出去。

 

@Alex

 

看到这个开放性题目的时候,脑海里很自然的浮现出一些大酒的身影。不得不承认,90年的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 Grands Echezeaux以平静的力量,如同远方的钟声(猫主子请原谅我)敲入我心。某场酒局撞酒的Domaine Jean Yves Bizot Vosne-Romanee 2011/2015,用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向人们展现了风土宏观概念中人的影响有着怎样的意义。同样,一些有趣好喝,带有复古文艺复兴调调的Natural Wine也不愿被挤到脑海的角落。怎么忽然有种沙场秋点兵的豪迈?光是想想我就喝多了吗哈哈哈?

严肃点…好喝的酒太多了,与名字或价格都不是绝对关系。被感动、被记住,和人一样,源自他/她/它本身的魅力。而最高级的魅力,就是自信,有着敢于表达自我的勇气,不露锋芒但决不妥协的意志,在世上站稳自己的位置。

 

今年在Ribera del Ruero有一家酒庄叫Valtravieso就这样打动了我。国内几乎名不见经传,也没有明星酿酒师的品牌加持,但酒庄不仅对自己每个地块的地质结构、海拔、品种适应性都有充分的理解和不断实验改进,对于酿造的理念也更接近少干预的核心(个人理解)——做自己,不是复制。尤其是酒庄两款致敬风土精神的旗舰款之一的Valtravieso VT Tinta Fina 2016,与传统认知里这个产区肌肉线条饱满的战士形象不同,更有光华内敛的从容气质,不惧相抗,却不以击倒饮者的味蕾为目标。希望即将到来的2020年里能喝到更多这样眼前一亮的酒,也希望能分享更多这样有意思的作品给更多人。

 

 

@杰瑞朱

 

眼前闪过许多画面,最终停留在了Etna的 Vigne di Eli Rosso 2016。

 

10月底,正是筹备风土大会最紧张的时刻,忙里偷闲和朋友出来喝酒。工作有些压力,感情生活也不顺利,我选择开一瓶大红心纪念我逝去在8月的爱情。然而我刚开就后悔了——一顿饭的时间,这酒都醒不开。于是我拎着喝了没几口的酒出了酒吧,坐在襄阳北路全家对面花坛的沿上休息。夜深了,很多混迹在周围各类夜场的社会男女从全家里进进出出,而他们的对面坐着一位初入社会的真社会青年。这位社会青年回顾了无比辛苦的10月,展望了只会更加辛苦的11月,并针对大会结束后的庆功酒进行了适度的幻想。他笑了笑,拧开木塞,咕咚一口。

最上端的酒液一路上和空气混合,不再闭塞,反而散发出草莓、樱桃的新鲜香气,出人意料。 

这支酒相当耐醒,只有经过长时间的等待,才能真正绽放。换句话说,生活可能很难,但在困难过后,还是会有彩虹的吧。

 

@Qianmeng

罗纳河谷葡萄酒骑士

 

2019年印象最深的酒款,必须是今年在罗纳河谷旺度产区学习酿酒过程喝到的Saint Jean du Barroux庄园2014的白葡萄酒 La Montagne,高山。2014的高山拥有激荡人心的清酸,清晰可闻的柑橘,白色小花和石矿的风味,收尾恰到好处的一丝微苦,又提升了整个酒款的复杂度。让人难以想象这是南罗纳河谷的白葡萄酒。在嘴中清新脆爽,果香四溢的感觉,让人怀疑自己喝的是Loire卢瓦尔河的桑赛尔Sancerre么?!更有意思的是,这里的白葡萄竟然收获于每年的十月底,这个概念相当于百分之90罗纳河谷的葡萄已经在桶中发酵至少一个星期了!

 

庄主Philippe Gimel如此“疯狂的”操作自有他的道理。产区冷凉的气候和充足的光照使得葡萄能够达到充分成熟但又不至于晒成葡萄干,高海拔的生长地赋予了白歌海娜在南罗纳河谷平地所无法表现的新鲜度和脆爽,而布兰克这种晚熟并且高酸,低酒精的的葡萄品种又让整个酒体变得更加清透,灵动! 

我从去年开始就逐渐发现旺度这个产区的潜力,这个产区在全世界都是以生产平均价格为3到4欧的廉价易饮酒而闻名。此地独特的地理优势和酒农追求高品质葡萄酒的精神让这个产区近年来不断涌现出品质优秀的葡萄酒。这款2014的高山更是充分展现了旺度产区超高水准!未来可期!

 

@Julien Sun

RN74葡萄酒俱乐部创始人

 

我印象最深的一支酒是1998年的Pierre Morey Bourgogne Blanc。

 

2019年6月我在拜访酒庄Pierre Morey时,酒庄庄主Anne Morey打开给我品尝。在聊及1998年-炎热同时受到霜害的年份,对于白而言并不是非常容易。我品尝过不少1998年份的白,坦白来说即使是一些级别很高出自顶级名家之手都有很多不太好的体验。在打开这支“只是”大区级别的酒在“如此”的年份情况下,说实在的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虽然香气上谈不上特别的复杂,但保持了很好的清新,活跃感,同时带出陈年菌丝,太妃的气息,入口保持很好的酸度,支撑着整个酒体的结构,在味蕾间清爽,圆润,融合并且干净,这是1998年的勃艮第白很少能够表现出的体验感。 

这种惊艳让我反思炎热年份下的勃艮第白。诸如2005,1983,1976甚至是极端炎热的2003年。虽说天气具体情况各并不相同,尤其是这几年品尝到的1983年勃艮第白在一些名家手下有着不错的表现。联想到一些年份比如2005,1998(大前提是没有氧化)是否正如之后我去拜访的另一家酒庄Jacques Carillon所说,目前正处于一个转变阶段,需要时间去演化? 而一支大区白提前完成了蜕变。

 

无论如何与一些顶级的白酒年份无法媲美,但这样的体验让我能够更好了解风土在酒瓶中的演变,让我更能体会到每支酒都有其生命周期,只是你选择的开瓶时间决定是否给这支酒充分表现自己的机会。

 

 

一瓶酒能否带来感动,除了卓越的风味,还与当时的心情、品酒的环境、甚至一起举杯的人有关。你心中的2019 TOP 1是哪一支呢?欢迎大家在评论里告诉我们哦~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