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裕森专栏 | 你还记得开始喝酒的初心么?

林裕森,几乎是每个说中文的葡萄酒爱好者都耳熟能详的名字。

饮酒三十几年,带着对葡萄酒的一片痴心,林老师“游牧”于地球的各个角落。他用心写作的每一本书都成为了中文葡萄酒的经典著作。

西班牙是林裕森尤其钟情的一个葡萄酒国度,多年以来不计其数的拜访,让他对西班牙葡萄酒了如指掌。我们有幸能够和林裕森合作,知味将会发表一系列林老师关于西班牙葡萄酒的文章,和各位爱好者分享他的一些经历感悟和深刻洞见。欢迎大家留言、分享,我们会把大家的意见和想法定期反馈给林老师。

每一天,电子信箱里都会收到数封葡萄酒商的促销专案或新品上市的邮件,里面常常充斥著许多可以量化的数字:如酒评家“Robert Parker 96分”、如葡萄酒杂志“Wine Spectactor百大第12名”、如意大利葡萄酒指南“Gambero Rosso连续十年获得三个杯子”或者英国杂志“Decanter五颗星评价”。也许葡萄酒太复杂难解了,但数字人人都懂,久了,大家也习以为常,常听酒商抱怨,没有分数的酒就是卖不动。

除了靠数字建立品质与权威,信中也常有直接标示类似“比国际均价便宜10%”或“买五搭一”这样的宣传重点。从这些数据,常常可以归纳出一些非买不可的选项,例如评价最高、价格却最低的高CP值葡萄酒。贪便宜是人性弱点,我确实也曾经买了不少非常超值,却一点也不想喝的葡萄酒,现在回想起来,实在一点都不超值。

不只是这样,在我的数十本品酒笔记里也常记录著许多可以量化的数字,像酒精度14.5%,PH值3.3,30%去梗,4星期泡皮,18个月橡木桶培养,35%新桶,年产1500瓶,85年老树等等。从理性专业的角度看,这些数据看似重要关键,但却也常让我误解,错过了许多迷人的葡萄酒。这跟依据身高、体重、三围和薪水来挑选交往的对象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小王子说:“大人们对数字特别有兴趣。… 他们没办法想像这房子的美。你必须告诉他们:我看见的是一幢价值十万法郎的豪宅。他们才会赞叹:噢,好漂亮啊!”

在一本葡萄酒书里,意外地读到这一段小王子的对话。一时之间才赫然发现自己也忘了曾经也是一个小孩,已经变得跟以前讨厌的大人一样,除了数字之外,其他都常常被忽视或漠不关心。已经不太确定上一次因为闻到酒里如清晨沾满露水的小白花香而高兴不已是什么时候了。但我仍记得第一次是1999年在Sevilla(西班牙塞维利亚)酒吧里喝到的一杯La Gitana雪莉酒。

这是一款由Bodegas Hidalgo酒厂所酿造的Manzanilla类型雪莉酒。此种口味特干的雪莉因在紧靠大西洋岸的Sanlúcar de Barrameda城内培养,靠著凉爽潮湿的海风,酒窖内的雪莉桶中常有最厚的flor漂浮酵母菌长在酒面上,除了保护著葡萄酒免于氧化,这些有生命的酵母也让雪莉酒培养出最为细致轻巧的风格

在Sevilla总是挤满人的塔巴斯酒吧里,轻柔可口,一杯只卖100 Peseta(比塞塔,2002年欧元流通前西班牙使用的货币)的La Gitana,是最难忘怀,也最想念的西班牙滋味。

有多久没再喝上一杯La Gitana了?何时才能找回那消失许久的赤子之心。

文 | 林裕森
编辑 | yunwei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