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波尔多盲品:年份的酸酸甜甜

最近阴雨绵绵,我们的盲品午宴搬回了赖斯夫人的饭厅,今天的主菜是土豆配烤鸡肉,赖斯夫人对巴雷先生说:“这菜,配上一支不是非常强劲的圣埃斯泰夫(Saint Estephe) 应该不错。” 老太太很讲究美食配美酒,不过谁知道今天巴雷先生准备了什么酒?

来源:Fons Laure / Fotolia

来源:Fons Laure / Fotolia

首先:年份?

酒缘呈现暗橙,色泽也已经不如年轻酒那样闪耀,但酒体还是浓郁的暗红色。应该是一款十年左右的老酒。

之后鼻子的香味马上让大家打开了话匣子,非常浓的果酱甜果香气,赖斯夫人和销售主管们讨论开来:“简直就是掉进了蛋糕甜品店。”单从香气鼻子上讲,很可能是2003年这种炎热的天气。不过接下来的品尝就让这场盲品有了难度。

酸度很强,一下出了蛋糕甜品店。

“这样的酸度配上这样的鼻子,很难猜。”

“或许是刚开瓶没有时间醒酒的缘故?”巴雷先生确定了赖斯夫人的这个猜测。

“这酒还需要时间来舒展”。

不过稍微令人吃惊的酸度之外,这支酒的酒体很平衡,单宁还很有力,应该是个不错的年份。虽然突如其来的酸度带来很多变数,我们多数人还是被浓烈甜香的鼻子和依然有力的单宁所诱惑,选择了2003年。

答案是2001年。

“这样的年份,我们觉得会没有力量、没有内容,其实还是会有的 !” 2001年这样的年份,在2000年的光环之下为人们所忽略,因为市场的注意力和资本都投入了上一个年份,但是十年之后,2001年陆续进入适饮期,售价亦比2000年公平许多,带着像今天这样的成熟度和力量,以及标志性的酸度,可以搬上品醇客的餐桌了。

产区 ?酒庄 ?

销售主管埃玛把玩着杯子:“浓甜香中透着一股甘草”。

赖斯夫人沉思着产区:“或许是玛歌?”多半是考虑到这样的酸度,2001年的玛歌比北方的村落表现得稍逊。

埃玛不同意:“更往南一些吧?”

大家正像赖斯夫人说的“北边酒体应该比这支酒更加肥一些”,都在往南想。

猜年份时大家都掩耳盗铃的把这酸度忽略掉,结果没猜中,现在都是放了十二万分的注意在这上面。我更是被着酸度迷惑,觉得应该不在四大名村里,或许在Moulis和Listrac这样的村落——我还清晰的记得这两个地方2011年期酒明显的酸度。

结果大家又都错了。巴雷先生宣布:“就像赖斯夫人开始说的,烤鸡肉配上一只不太强劲的圣埃斯泰夫(Saint Estephe) 会很不错。”

这是一支圣埃斯泰夫!

我们今天的盲品真是被这奇特的酸酸甜甜搞得找不到北了。

那么酒庄?“这样的鼻子,是做出了风土的,肯定是个列级庄,是吗?”巴雷先生肯定了赖斯夫人的猜测。“肯定不是爱士图尔(Château Cos d’Estournel),这酒还是比爱士图尔瘦了。”

是的。这是一支凯隆世家(Château Calon Ségur)。

“是一支好酒,但是还可以做得更好。”

凯隆世家 Calon Ségur的转手

酒庄主人Denise Capbern-Gasqueton于去年九月去世,尽管继承人Helene Gasqueton-Baritault给许多波尔多酒商和媒体发出公开信声明会继续经营家族产业,Calon Ségur今年夏天还是以1.7亿欧元的价格出售。酒庄转手大多都是遗产问题,今年初出版第二册的法国连环漫画《波尔多城堡》(Châteaux Bordeaux)就围绕这样的故事,细细讲述了坚持经营酒庄的继承人会有多大的阻力,继而就传来另一个家族葡萄酒产业被收购的消息,现实世界亦如漫画家笔下的故事,令我们唏嘘不已。

凯隆世家 Château Calon Ségur 2001,来源:苏雅

凯隆世家 Château Calon Ségur 2001,来源:苏雅

标签:,

1条评论

  1. 昏昏的尾巴
    2012年11月11日 04:59 #

    哈,酸酸甜甜,这个总结够精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