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伦敦吃北京烤鸭

在写这片文章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为何我对优秀的中国菜如此热忱。

吸引我的不只是烤鸭这一道菜而已。食物展示出的色泽,中餐厨师那种能让乏味的鸭肉展示出如此浓烈香气的烹饪技术,以及最终摆盘之前那如此灵巧的刀功;都让我非常着迷。

Min Jiang餐厅的烤鸭,图片来源:cooksister

Min Jiang餐厅的烤鸭,图片来源:cooksister

1976年是我第一次去香港和台湾,这之前我最远去过的地方只到意大利,而这次旅行开阔了我的味蕾,让我感受到了如此多让人激动的风味。初次享受到中国菜后,我意识到,还有更多的东西值得我去学习,以及之后,我会有多么有趣的经历。

但也是这种热情,让我在伦敦的中餐馆里增加了不少失望的经历。为什么当中餐馆的厨师在格外炎热的厨房里,做出非凡美味食物的同时,那些侍者只需要负责轻松得多的工作——照顾客人,却总带着不屑?更不用提那些疏于管理的洗手间和衣帽间了。

我上一次去伦敦西区皇后大道(Queensway)上的Mandarin Kitchen则无疑是最严重的打击了。虽然我一直最爱海鲜,特别是这家店的龙虾面,但我现在只记得它无礼的侍者,以及付完账单离开后的如释重负。

遗憾的是,这些现象在伦敦的唐人街屡见不鲜了,而且当明亮的灯光点亮,以庆祝即将到来的马年时,我也不期待这会改变。漫步在其中,已经不那么兴奋,无法否认,伦敦最精彩的中国餐馆已在别处:以火辣川菜见长的水月巴山(Bar Shu) ,还有丘记茶苑(Yauatcha) ,两者都在沙夫茨伯里大道(Shaftesbury Avenue)北边;伦敦皮米里科(Pimlico)的HUNAN;维多利亚区(Victoria)的A Wong。

由于一位与我一样,怀有对最正宗北京烤鸭热情的瑞士读者的激励。最近,我重新访问了经营多年的Min Jiang。餐厅坐落于肯辛顿区皇家花园饭店(Royal Garden Hotel)10楼。当我们开车来到酒店入口,有人为我妹妹打开乘客门时,她评价说:“天呀,这就像在中国一样。”

餐厅的晚宴室,图片来源:Min Jiang

餐厅的晚宴室,图片来源:Min Jiang

这是餐厅与酒店良好结合的实例。餐厅并没有像现在很多新建的酒店那样,为了吸引不住在酒店的食客而选择建在一楼;这种新格局对去餐厅吃晚饭的人来说其实是有些糟糕的体验:首先是得看着为第二天的早餐服务布置空桌,其次是出门时不得不经过酒店空荡荡的大厅。

而就餐的两个半小时间,Min Jiang为我们带来了三种截然不同的快乐源泉。

第一种来自于餐厅内非凡的景观感受,在餐厅里就能俯瞰肯辛顿花园和整个东伦敦。而且由于它只在第10层楼,没有在更高的摩天大厦上,因此所有的一切看似触手可及。

第二是我们的中国服务员汤姆以及他的同事。汤姆的同事,来自一个至今无人发现的中国省份——“立陶宛”,汤姆开玩笑说。餐厅的风格是正式的,如同它的菜单和酒单,虽然后者有待改善,价格也可以更友好。但总的来说,这是一个能真正产生和谐友好风气的地方。

第三是食物。去餐厅前我打过电话订购一只烤鸭,于是在主菜怎么处理鸭肉上有了四种吃法:我们决定让餐厅把鸭肉切块,调味后绞碎,用生菜卷起来装盘,这得到了汤姆的赞同。在上烤鸭之前,有三道绝佳的头盘:麻辣鱿鱼、蜂蜜脆皮豆腐和蟹肉小笼包。我们也点了蒸扇贝,每个7.80镑,价格昂贵但令人失望。

我们的鸭子被做成三道菜。第一是一小盘片皮,从颈部开始片,特别松脆。然后是荷叶饼和一大盘鸭胸鸭及鸭腿肉,配上常见的苏梅酱和更香辣的海鲜酱。最后的菜是生菜叶卷着精心切块、微微调味的剩余鸭肉。所有的滋味,包括后来的面条和生姜嫩花菜,都非常干净清爽。

Min Jiang的烤鸭

Min Jiang的烤鸭

甚至当我背朝窗户面向餐厅的时候,我仍可以享受到迷人风景。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位男性大厨来到我们的餐桌为我们给烤鸭切片,同时另一位年轻的女性大厨在隔壁餐桌做着同样的事。不说一个字,他们甚至不会打扰到我们的谈话。并且同时具备着女裁缝般的灵巧手艺,还有老妈那种不愿浪费一分一毫食物的眼神。在我们享受这手工艺品一样的作品时,他们只是悄然离开。

餐厅信息:
Min Jiang Royal Garden Hotel, 2-24 Kensington High Street, London W8 4PT;
tel: +44 (0)20 7361 1988.
£260四人,含酒水及服务费。

相关阅读:
【报名】管理顶级餐厅的艺术: 尼古拉斯·兰德分享会
博古斯酒窖探秘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