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土与传承: 皮埃蒙特酒乡成为世界遗产

皮埃蒙特葡萄园景观近日入选世界遗产,而法国的勃艮第与香槟还得再等至少一年。皮埃蒙特的葡萄园为什么能成为世界遗产?其中最著名的巴罗洛(Barolo)和Barbaresco产区,在风土传承上与勃艮第又有什么差异呢?

2014年6月25日,皮埃蒙特葡萄园景观与京杭大运河和丝绸之路一起,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这是意大利的第50处世界遗产,也是继托卡伊、圣艾美隆之后,又一处与葡萄酒相关的世界遗产。

卡福城堡(Cavour Castle)与葡萄园

卡福城堡(Cavour Castle)与葡萄园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网站描述如下: “皮埃蒙特葡萄园景观包括五个景色优美的葡萄酒产区,以及在葡萄酒园发展与意大利史上都拥有重要地位的卡福城堡(Cavour Castle)。它坐落于皮埃蒙特南部,在波河和利古里亚的亚平宁山脉之间,也涵盖了数百年来使该地区闻名遐迩的葡萄栽种与酿酒的技术和经济过程。这里出土过公元前五世纪的葡萄花粉。彼时,皮埃蒙特就是伊斯特鲁坎与凯尔特文化的交汇之处;这两种文化的语汇,特别是与葡萄酒相关的,至今有部分保留在本地方言之中。罗马帝国时代,老普林尼曾提及皮埃蒙特是古意大利最适宜酿酒的区域。”

具体入选的地域分六个部分,详见申请委员会的官方网站

1.Barolo山丘:Barolo,La Morra,Morforte d’Alba,Serralunga d’Alba,Castiglione Falletto和Novello,Barolo产区11个村镇中较大的6个;
2.Grinzane Cavour的城堡:现代意大利第一任首相Camillo Cavour的祖传府邸,他就是在这里延请法国酿酒师Louis Oudart,酿造了最初的巴罗洛干红;
3.Barbaresco的山丘:Barbaresco和Neive,该产区的两个村镇;
4.Monferrato的Nizza地区:巴贝拉葡萄酒Barbera d’Alba最精华的产区之一;
5.Canelli地区:甜型气泡酒Asti的经典产区;
6.Monferrato地区的Infernot:一种传统的大型地下酒窖。

Barbera d’Alba的名园La Court,图片来源:kobrand

Barbera d’Alba的名园La Court,图片来源:kobrand

上周,我有幸参加意大利名庄协会Grandi Marchi组织的产区旅行。在这片群山绵延起伏的地区中心,旅行团受到佳雅酒庄的少庄主Gaia Gaja的款待。她在Alba城的Dulcis Vitis饭店的晚宴上,兴致勃勃地向大家通报了这个喜讯。Gaia指出,不少人认为Barolo/Barbaresc与法国的勃艮第有相通之处,两地都有悠久的葡萄酒历史,也都用单一葡萄品种酿制上好的酒,但在对风土的把握上存在一定差异。勃艮第酒农对风土的细腻辨识,有千年左右的历史。而在Barolo和Barbaresco,单一园或者Cru的葡萄酒,只出现了三、四十年。在此之前,人们当然了解不同葡萄园的出品有高下之分,也愿意为名园出产的葡萄付高价,但传统上的巴罗洛是来自不同地块,甚至不同村庄的混酿。

Gaia Gaja(左)和她父亲,意大利葡萄酒传奇人物Angelo Gaja(右)

Gaia Gaja(左)和她父亲,意大利葡萄酒传奇人物Angelo Gaja(右)

Gaia以她一贯的直率谈到,单一园是当下的时尚,很多酒庄都推出了自己的单一园。然而,未必所有的cru都能酿出优秀而独具特性的酒。有些cru所出产的葡萄,可能在与其他田混酿后更加出色。这并不意味着该地风土不佳,只是说明不同风土的混酿有可能让酒更完整。

佳雅出品的两款高端Barolo,或许就证明了她的部分论点。思乡Sperss来自Serralunga村的Marenca-Rivette园(在Slow Wine的产区指南上,Marenca和Rivette是两个毗邻的cru);而争鸣Conteisa来自La Morra村的历史名园Cerequio。前者有着更强的结构,陈年后会散发出铁和松露的气味;后者往往会带有薄荷与上等黄豆酱油的风味,更适宜早饮,但陈年能力也很惊人。两款酒都是优秀而富于性格的。

谈起上等的巴罗洛混酿,有些酒庄采用固定Cru的搭配,比如Giuseppe Rinaldi;也有酒庄每年通过严格的盲品决定足以独立装瓶的单一园,剩下质量较高的混酿成普通Barolo,其余则作为Langhe Nebbiolo装瓶,如Vietti。之前知味发表的简西斯.罗宾逊大师的文章对此有更详尽的阐述,我再加一些个人的体会。Gaia晚宴的次日,我们去另一家名庄Michele Chiarlo参观,有幸试饮了该酒庄的Barolo Cerequio 2010和Barolo Triumviratum Riserva 2004。Cerequio略显年轻,层次还没有完全分明,但在巴罗洛典型的果香与些许花香之外,也有薄荷与酱油的香气。三巨头Triumviratum来自Barolo村和La Morra村三块最具盛名的单一园Cannubi、Brunate和Cerequio,每个葡萄园各1/3。这瓶十年之前的酒,散发出紫罗兰、黑樱桃、甘草、干玫瑰花、以及些许松露和酱油的层层香气,结构清晰而完整,回味悠长,满是樱桃和甘草,轻抚着口腔。当然,由于Cerequio还相当年轻,需要陈年后才能展现其完整魅力,无法就单一园和混酿的差异作出结论。但如果说,好的单一园各有性格,高质量的混酿更完整,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偏差。

Michele Chiarlo的Barolo Triumviratum

Michele Chiarlo的Barolo Triumviratum

最后小结一下:

1.巴罗洛(Barolo)和Barbaresco的传统是混酿,但产区的风土特点还是明显的;
2.名园未必是品质的保障,混酿未必低单一园一等;
3.和勃艮第一样,选酒庄比选田更重要。名家名园的混酿,弥足珍惜。

相关阅读:
皮埃蒙特本土葡萄品种之美
杰西斯·罗宾逊:巴罗洛,下一个豪门新贵?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