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波尔多醇酒之旅:梅多克 Médoc篇

过了立夏,波尔多就一天比一天热了起来,上个月还阴雨绵绵,怕冷的人们是恨不得把棉袄也翻出来穿上;这个月的太阳就出来了,邻居们纷纷去海滩度周末,爱酒的人则会在葡萄田间驰骋,看新芽翻出、生机簇簇,再去几个酒庄听听历史,品品美酒:盛夏的波尔多风光旖旎,妙不可言。

梅多克:田野里的城堡

宝玛酒庄Château Palmer的葡萄田

宝玛酒庄Château Palmer的葡萄田,图片来源:Château Palmer

从波尔多北边出城,穿过小镇Blanquefort,取道“酒庄之路”D2,不久就会进入波尔多左岸最重要的葡萄酒产区––梅多克(Médoc),连绵的葡萄田扑面而来:波尔多的葡萄藤到这个时候要开始陆续陇枝,陇好的枝整整齐齐排在地里,是为梅多克欢迎您的仪仗队;若有一半疯长、一半整齐的田地,里面多半有正在陇枝的酒农,农活季节,队伍里总会有那么几个年轻学生,冲着您的车挥动衣服挥动帽子及各种能挥动的东西、喊破嗓子大声问好,这是梅多克欢迎您的热情。

梅多克地处入海口,大部分的土地都还是荷兰人十六世纪填海而来,于是地势平坦,一望无尽,大有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意味,只是映日别样好的,不是西湖的荷叶,而是法兰西的古堡:

梅多克名庄遍地,产区有着波尔多最早也最影响最大的1855年分级表,拿破仑三世的指令在这片土地上划出五个级别、六十家质优而价高的酒庄,第一次在葡萄酒的世界里打出了官方高级品牌的说法。幸运入选或者不幸落选的各家酒庄都响应国家号召,纷纷在十九世纪大兴土木,修出富丽堂皇的城堡来强化这个高级品牌的概念。一座座城堡印在酒标上,是酒庄的金子招牌;一座座城堡坐落在田野里,是旅人的美丽风景。那我们就从一路向北一一看来,这些波尔多人引以为傲的瑰宝。

玛歌村的柔情

玛歌(Margaux)是梅多克四大名村中最靠南、离波尔多最近的一个村子,或许到哪里都有“北方豪放汉子,南方温柔姑娘”的说法,波尔多酒农中流传的说法是玛歌村的酒酒体丰满而不失温柔,是女性优雅的典范。初来法国时我倒是不太相信这些定势的说法,不过喝来喝去,我这个小女子最喜欢的梅多克酒,还总是落到了这里: 玛歌村唇齿间的香醇,就像夏日里拂过葡萄田的微风,吹得人心头软软的。

玛庄园Château Palmer :柳暗花明又一村

宝玛酒庄Château Palmer 童话般的城堡,图片来源:Château Palmer

宝玛酒庄Château Palmer 童话般的城堡,图片来源:Château Palmer

玛歌村头最让人赞叹的酒堡是三级庄宝玛庄的迪斯尼式的古堡。 不仅古堡犹如童话,妙就妙在此地的地势,在多处平平坦坦一望无际的梅多克乡间,这里却有少有的弯曲小路,树林、建筑遮了视野,让正在乡间驰骋的您不得不减慢了速度,正在略微烦躁之,右手边赫然出现宝玛这座带着小尖塔、白壁灰顶的高大城堡,隔着雅致的花园向您袭来,您顿时忘记了加速,恨不得停下来好好观赏才好 :正巧旁边就是宝玛酒庄的停车场。若提前预约,更可以进去品尝他们家的美酒了。

我曾专门写过一篇超二级庄:宝玛酒庄Château Palmer,把宝玛和爱情紧紧地联系起来,结果这几年来不少读者向我抱怨,此酒价格居高不下,我是罪魁祸首。我大叫冤枉:波尔多“超二级庄”的说法由来之久,因1855年分级时管理不佳而屈居三级的宝玛庄早已列入之中,酒庄不输于普通二级庄的品质早已经被欧洲承认;风靡全球的日本葡萄酒漫画《神之水滴》也早把Château Palmer 1999列为第二门徒;而最著名的美国品酒师Robert Parker先生在1998年把Château Palmer列入自己心目中的一级庄,我也只不过是这件杰作的一个小小的爱好者而已。

这里引用亚树直在《神之水滴》里对宝玛1999年份的描述:“这瓶酒是蒙娜丽莎,(…)画的是一位神秘的女性,正在对我暧昧地微笑。洋溢着无穷力量的同时,还带着柔情与慈悲,好象海绵一般,温柔包裹着我的心房。我把这副画比作,我所爱的人——这画不禁让人对这位女性的尊敬涌上心头,画中本来就充满着爱。” 看吧,玛歌是个充满着温柔的爱的地方。

圣祖利安的历史

穿过玛歌的村庄,您就又行驶上了酒庄之路,浸泡在葡萄藤的海洋里,往北20分钟就到了圣祖利安(Saint Julien)的地界,村里没有一级庄,但是却是列级庄比例最高的一个村庄。这里的酒介于南边玛歌和北边两村之间,柔顺中多了些强劲,豪放中有多了些细致——您于是看出来了,法国酒口味真的是要看地理的,哪里的地产什么样的酒,那都是土地说的算,这就是法兰西葡萄酒的“风土”概念。

圣祖利安的全称是Saint Julien Beychevelle,达人们一看定然会想到龙船酒庄Château Beychevelle,没错,很多家酒庄的现在土地都来自于龙船庄,来自于它的历史。

龙船酒庄Château Beychevelle:将军的传奇

“知道龙船庄的酒友,应该都听说过酒庄名称由来的显赫传说:16世纪中期的酒庄主埃贝隆(Epernon)公爵深受法王亨利三世宠幸,官至海军司令和普罗旺斯省长,于是每每有船只经过酒庄前的加隆河时,船上的人员都会大喊一声‘降帆!’,然后降半帆以宣誓效忠。于是这一声声穿越波涛的呐喊,就被铭刻在了一代代的酒标上——古法语‘降帆’的发音就是Beychevelle,而酒庄logo即为一艘降着半帆的金色龙头木船,缓缓行驶在波涛之中。” 两三年前我是这样介绍这段历史的。不过在我们盛夏的梅多克之旅中,这段历史,是一定要用这家酒庄的花园来伴随的。

龙船酒庄拥有梅多克最富丽的法式花园,有“梅多克的凡尔赛”之称。盛夏时节的信步漫游可以这样开始:从龙船的正门掠过,第一个路口右拐,停好车,走过龙船的接待室,右边有一个侧门直通龙船花园——大部分时间它是开着的。您缓步走入,右手边古典主义的城堡就会渐渐揭开她的面纱,您刚惊叹于城堡建筑连绵不绝的宏大,侧过身来,则会立刻觉得人力之宏大也不过而而,自然的魅力才最是伟大:背对酒庄建筑,您可以看到绵延数里的花园草地直通吉伦特河边,两侧林木列队,护送您的目光到遥远的水天交接处,迷迷蒙蒙之中,仿佛正有一艘战舰驶过,降帆之声隐隐传来……,此时万物皆静,任何人都是要沉默上几分钟的。

龙船酒庄 Chateau Beychevelle,图片来源:intothewine

龙船酒庄 Chateau Beychevelle,图片来源:intothewine

苏雅认为,这是梅多克最值得一观的酒庄景色之一。

波亚克和圣埃斯泰夫的豪迈

把四大名村的最北边的两个村子连起来说不仅仅是因为它们的产区划分在地理位置上紧紧挨着––圣圣埃斯泰夫(Saint Estephe)最南端的名庄爱士图尔庄园(Château Cos d’Estournel)和波亚克(Pauillac)最北边的名庄拉菲古堡(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相差不过一两分钟车程,也是因为它们的酒的风格不同于南边的圣祖利安(Saint Julien)和玛歌(Margaux),走的是北方汉子的豪放路线。若不是大口吃肉的豪放汉子,两村的年轻单宁,都是过涩的。不过单宁不仅是葡萄酒健康效应的头号功臣,也是红葡萄酒陈年必备的物质,所以这两个村子的酒也是十分能陈酿的,顶级名庄更是得放个八到十年以上方能入口。这里的酒,也是给耐心的绅士的:要想得到美好,很多时候都需要付出时间。

木桐酒庄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男人的豪情

木桐酒庄 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图片来源:Benjamin Zingg, Switzerland

木桐酒庄 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图片来源:Benjamin Zingg, Switzerland

前面说了很多建筑和美酒,最后我想聊聊美酒和人:木桐酒庄的上代酒庄庄主菲利普·罗斯柴尔德男爵(Baron Philippe Rothschild)。很多时候,人和酒也是一种缘分,比如宝玛将军之于宝玛酒庄,也比如菲利普男爵之于木桶酒庄。

十几岁的罗家少爷为了躲避一战战乱而第一次来到爷爷买下的葡萄酒产业,从此一眼之念,一念执着:20岁掌庄,22岁挑战酒商权威、第一个开始酒庄装瓶,众人效仿;24岁在波尔多修了第一个以展示陈酿橡木桶为理念的大酒窖,众人效仿;29岁创办了法国最畅销的品牌酒木桐嘉丽(Mouton Cadet),众人效仿;43岁二战胜利返乡开始了每年请艺术家创作酒标的传统,效仿者众;60岁建立了木桐酒庄葡萄酒艺术博物馆展示毕生所藏,无人能仿;71岁终于在三十年的游说下让原本列为二级的木桐酒庄升为一级,无人能仿;77岁木桐酒庄与加州葡萄酒业传奇人物Robert Mondavi合作成立Opus One,进军新世界之风,效仿者亦众。菲利普•罗斯柴尔德男爵把他的一生紧紧的与木桐酒庄联系在了一起,用自己的豪情浇灌出现在的木桐,也与酒庄一起接受着葡萄酒世界的敬仰,直到1988去世,享年85岁。

我最爱的便是读葡萄酒历史,每每看到这样的人物,不知怎的自己也豪情顿生,觉得天下之事,莫过如此。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确实看得远,以史为镜,还真能见兴替。

尾声

梅多克的醇酒之旅到现在还没结束呢,听了我的故事,您也该去喝上一杯梅多克,无论玛歌的温柔,还是波亚克的豪放,您现在都可以细品一番了。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