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多2018年份期酒权威报告出炉!酒评家布尔奇力荐这些酒庄

贝尔纳·布尔奇

Bernard Burtschy

国际著名酒评家

知味特别顾问

世界著名酒评家,法国最重要的酒评家之一,法国葡萄酒媒体联合会(APV)主席,知味葡萄酒杂志·教育的特别顾问。

他是法国第一大葡萄酒网站费加罗·葡萄酒的创始人,《费加罗报》和《费加罗杂志》葡萄酒专栏撰稿人,同时也为一系列法国和国际性媒体撰稿。2016年他获得了由国际美食学院颁发的“葡萄酒媒体国际金橘奖”。他同时拥有统计学博士学位,在法国著名高等学府巴黎高等电信学院(Telecom ParisTech)和巴黎中央理工学院(Ecole Centrale de Paris)担任教授超过30年,在数据挖掘和大数据领域与几所美国重要的大学合作做了大量的基础研究工作。

我们将分上下两篇依次发布酒评家布尔奇的2018年波尔多期酒报告,本篇为上篇,包括波尔多左岸梅多克(Médoc)地区最重要的波雅克(Pauillac)、圣埃斯泰夫(Saint-Estèphe)、圣朱利安(Saint-Julien)和玛歌(Margaux)这4大产区下篇点击此处>>

下表是此次波尔多期酒评分中得分最高的红葡萄酒:

目录

01 | 波雅克的2018年份
Pauillac:选择有机还是非有机

02 | 圣埃斯泰夫的2018年份
Saint-Estèphe:伟大的酒,但不仅如此

03 | 圣朱利安的2018年份
Saint-Julien:魅力不减,略失深度

04 | 玛歌的2018年份
Margaux:美乐万岁

01 | 波雅克的2018年份

Pauillac:选择有机还是非有机

寒冷、潮湿、极度的潮湿,雨水非常多。年初几个月超过500毫米的降水让2018开始地相当艰难。但奇迹般的,生长出的枝叶十分繁茂,6月4日左右,花期亦在非常好的状况下如期而至,收成潜力因此不可限量。

但有两个原因令这巨大的收成潜力打了折扣:一是不容忽视植物真菌病,迫使酒农动用了颇为强效的防治手段;另一个便是七八月份可怕的干旱。

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

最终的产量是介于10至50百升/公顷之间,存在着5倍的差距。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差距都没有被注意到。但亦无法因此断言质量同收成应为反比关系。

2018年份波雅克产出了具有1961年份和1928年份特质的佳品。但酒精度也创了新高,单宁的含量亦很高,不过现在已经表现的非常出色,但无法否认其口感中段的单薄感迟早会体现出来,最好还是在它们还年轻的时候品尝丰富的果香,即使这是在波雅克!

Château Latour

拉图(28百升/公顷)、庞特卡奈(11百升/公顷),木桐·罗斯柴尔德(28百升/公顷),碧尚男爵还有碧尚女爵代表着当地的最高水准。他们酿造的酒,哪怕是副牌,都是非常伟大并且需要陈年的酒。回顾过去,我们会巧合地发现,也是这几个庄园的产量最低。同样的,八九月的干旱明显减少了葡萄的养料供给,也让我们开始思考一些问题。

非常简单的一个平衡式:产量锐减换来更高品质的酒,至少产量需要低于40百升/公顷。只是此举多非刻意而为,实乃自然选择。但也不尽然:产量虽同某个随机因素相关,但亦取决于为对抗病害而做出的策略性选择。庞特卡奈和拉图便选择不使用任何化学手段,代价就是产量减少,但同时也酿出了出色的酒。

Château Pichon-Longueville Comtesse de Lalande

Nicolas Glumineau在碧尚女爵庄园完美验证了该平衡式。花期前后,他对85%的葡萄园进行了非有机处理,收成如常。另外15%的葡萄园只采取有机处理,在这个糟糕的年份,让他实实在在地损失了40%的收成。但二者的质量却有天渊之别,对健康影响的风险大小亦是如此,所以就要看消费者如何选择了。

 

02 | 圣埃斯泰夫的2018年份

Saint-Estèphe:伟大的酒,但不仅如此

周围环绕着典型的含沙砾土壤的产区,圣埃斯泰夫产区却有着很深的粘土土壤,理论上它具备了酿出完美2018年份酒的绝佳条件。但现实并非如此简单,它并没有达到2014年和2016年那样普遍的成功表现。

当然,这里还是有很好的酒,但除极个别表现极其出色之外,基本都难超2016年的水准。对一个开始地非常艰难、并在两月之内便恢复生机的年份而言,这已不算太差。

 

Château Cos d’Estournel

到处都在试图酿顶级酒,主牌酒的入选率也因此不断升高:在凯隆世家,主牌酒占了总产量的40 %,玫瑰山庄园为52 %, 爱士图尔为65%。副牌酒并不是促销的顶级酒,而是通常它们呈现出的生青感和口感中段的单薄感时常被诟病,这也意味着它们在浓郁度的表现上实非一流。

2018年份的酒精度普遍偏高(比2017年平均高了1度,这已是很多),但单宁指数和2017年接近,干浸出物的浓度也几乎和往年持平。这意味着两个月的极度干燥已改善了许多状况,但并不能制造奇迹。

 

03 | 圣朱利安的2018年份

Saint-Julien:魅力不减,略失深度

一年又一年的期酒品鉴,圣朱利安总是最迷人的产区之一。贫瘠的沙砾土壤可以缓解不好的气候条件,孕育出单宁优雅且具动人辛香味的美酒。

2018年份亦是如此, 但同其他法定产区一样,这是非常反常的一年。得益于令人惊讶的八九月份的天气葡萄得以成熟,酒精度攀升,甚至还有点高。相较2017年,酒精度平均高了1度,成为了历史最高。

Château Beychevelle

圣朱利安产区的酒总是既迷人又诱惑,一直如此,但在2018年更甚。这样就能算得上是伟大的酒了么?让我们从八月末开始更近距离地去看看葡萄园里发生了什么:很多叶子由于轻微缺水的压力而弯曲。大旱之下,贫瘠沙砾土壤的优势不再,反而成为圣朱利安的短板,因为其水分供给远比不上石灰岩或是粘土土壤。

品鉴时,入口非常惊艳,但更多时候在口腔中段略显单薄,这也进一步证实其干浸出物含量未能优于2017年份。

2018年是圣朱利安非常好的一个年份,但深度远不及 2005和2010年份,甚至不敌2016年份 。它只是紧随前三者之后,没有很不好,但也无法让价格暴涨。

 

04 | 玛歌的2018年份

Margaux:美乐万岁

梅多克产区是赤霞珠的聚集地,至少在北梅多克是如此。而在玛歌产区则是另外一番景象。虽然在玛歌酒庄2018年的混酿中赤霞珠达到90%的惊人比例,但这并不常见。以杜特城堡(Château du Tertre)酒庄为例,其2018年混酿包含了40% 的赤霞珠、30%的美乐、16%的品丽珠以及14% 的小味而多。这种组合有点类似19世纪的做法,当时四个品种混酿的配比基本持平, Bel Air Marquis d’Aligre酒庄就是按照这一做法,从未违背过这个规则。

分布在好几个村庄的玛歌产区,情况不尽相同。相比砂砾土质,粘土含量更多的产区更好地抵抗住了八九月份的干旱。八月份缺水严重,对比正常情况,缺水状况达到了42%。伴随着强烈的日照,九月份达到了77%。2018年的日照时间比正常情况多出了179个小时,而且明显高于2010和2015年 (多出111小时)。

Château du Tertre

玛歌区细腻的沙砾土即便是在不好的年份也能给与葡萄藤足够的养料,但此种情形让其束手无策。此外,将近八月十日葡萄才勉强完成了近一半的转色更是见证了果实成熟的艰难。前所未有的日照长度使得酒精度刷新了纪录,但浓郁度却未达到与其匹配的水平,正如刚才提到的口感中段的缺失,而且测量出的密度也没有破纪录更使得这一事实没有争议。

最终,玛歌产区产出了非常多有魅力的甚至迷人的美酒,通常是因为混酿中美乐比例的升高,这就是玛歌产区的特质。我们其实并不需要那么多可以保存很久的伟大之酒,而应当好好去享受、去欣赏当下这些我们可以即刻饮用的佳酿。

*最后,给大家奉上布尔奇关于2018年波尔多上述产区期酒评分表:

波雅克

Pauillac

圣埃斯泰夫

Saint-Estèphe

圣朱利安

Saint-Julien

玛歌

Margaux

 

布尔奇的2018年波尔多期酒报告下篇将随后发布,下篇将包括以下产区的2018年份的解读及酒款评分:

格拉夫(Graves)
梅多克(Médoc)
慕里斯(Moulis)
利斯塔克(Listrac)

翻译 | 翁垠莹
校对 | yunwei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