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多2018年权威期酒报告下篇,酒评家布尔奇力荐这些酒庄

贝尔纳·布尔奇

Bernard Burtschy

国际著名酒评家

知味特别顾问

世界著名酒评家,法国最重要的酒评家之一,法国葡萄酒媒体联合会(APV)主席,知味葡萄酒杂志·教育的特别顾问。

他是法国第一大葡萄酒网站费加罗·葡萄酒的创始人,《费加罗报》和《费加罗杂志》葡萄酒专栏撰稿人,同时也为一系列法国和国际性媒体撰稿。2016年他获得了由国际美食学院颁发的“葡萄酒媒体国际金橘奖”。他同时拥有统计学博士学位,在法国著名高等学府巴黎高等电信学院(Telecom ParisTech)和巴黎中央理工学院(Ecole Centrale de Paris)担任教授超过30年,在数据挖掘和大数据领域与几所美国重要的大学合作做了大量的基础研究工作。

 


 

我们分上下两篇依次发布酒评家布尔奇的2018年波尔多期酒报告,本篇为下篇,包括慕里斯(Moulis),利斯特拉克(Listrac),梅多克(Médoc)和格拉夫(Graves)产区。上篇点击此处>>

 

目录

01 |慕里斯和利斯特拉克的2018年份
Moulis et Listrac:上天眷顾

02 | 梅多克的2018年份
Médoc

03 | 格拉夫的2018年份
Graves

01 |慕里斯利斯特拉克的2018年份

Moulis et Listrac:上天眷顾

加隆河和多尔多涅河无意的弯曲,把慕里斯和利斯特拉克产区同内陆错开,使得它们的葡萄成熟期较沿河其他四处更负盛名的子产区(即玛歌、波亚克和圣埃斯泰夫)晚了八日。在寒冷、甚至只是稍微凉爽的年份,这种成熟度的差异便凸显出来,这两个产区的酒也因此以略为坚硬的单宁而闻名。

Château Poujeaux

但在炎热的年份,再加上各处土壤不尽相同,这种延迟便成了优势。除Fonréaud酒庄是典型的分布着圆形石块的沙砾土,这两个产区充斥着石灰岩和粘土,同其他类型土壤相比,它们能更好地扛住八九月份的干旱。

Château Fourcas-Hosten

于是产出了很多高性价比的佳酿,它们在未来五年内都非常美味适饮。

 

02 | 梅多克的2018年份

Médoc

梅多克是波尔多北部一片广袤的地区,占地16000公顷,不论年份好坏,年产近一亿瓶葡萄酒。它拥有六十个1855列级庄,数量众多的中级庄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酒庄。这里包括一个大区级产区梅多克,一个次大区级产区上梅多克,以及六个村级产区,从南至北依次为:玛歌、慕里斯、利斯特拉克,圣朱利安,波亚克及圣埃斯泰夫。

位于加隆河左岸尤其在吉隆河河口,梅多克产区大部分为沙砾土壤,但亦可见石灰岩土壤及粘土石灰岩混和土壤。晚熟的赤霞珠在这里占据着主导地位,并带来了它的清新感。2018这种清新感令人喜爱,而充足的日照又让酒精度得以攀升,将近15°。这是上代人无法想像的度数,尤其还是赤霞珠。

吉隆河河口 Gironde Estuary

2018年,贫瘠的沙砾土壤深受干旱之苦。当然乍看之下,它们都承受住了,但细心的观察者已发现葡萄叶片轻微弯曲,进而产生的微弱压力延迟了养料供应、影响了酒的密度。具体体现在口中便是略微的淡薄,虽然短期内可以通过酿酒技术掩盖这一点,但问题会在未来重现,这和2015年梅多克北部(从圣朱利安开始)一连串降雨的后遗症如出一辙,最终葡萄酒也因此难达重金购买者的预期。

在赤霞珠身旁,美乐常常难有一席之地。但意外的是,对没有孤注一掷在赤霞珠上的人来说,2018年的美乐完全可撑起半边天。2018年亦见证了小维多的逆袭,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只是处于好奇而加入它,现如今它已证明自己成为了一个真正的酿酒品种。

Château Rollan de By

2018年可怕的气候条件导致了酒质的良莠不齐,但好在有酿酒顾问在此中发挥重要作用,缓解了局面。一片混乱中,他们知道如何引导和提出建议,包括温和萃取、适当的新桶陈酿、尤其采摘时间的选择十分微妙,因为随着酒精度的不断升高而葡萄却总是没有达到真正的成熟。

03 | 格拉夫的2018年份

Graves

位于加隆河左岸、波尔多南部,该地区非常罕见地以其土壤命名。在这个50公里长,15公里宽包含苏玳产区的狭长地带上,其著名的沙砾土其实分两类。北部的比利牛斯山沙砾土为粘土砂砾土,沉积于第三纪末期。南部加隆河沉积的沙砾土含有更多石头,形成于第四纪。

两种沙砾土对八九月份的干旱反应不同,酒质势必有所差别。但总体而言,这个地区的葡萄园会更遭罪一些,收成稍逊于梅多克产区或者右岸地区,而且这个产区还经受了霜霉病的侵袭。

2018年5月26日天降冰雹,一些葡萄园幸免于难,但另一些则损失惨重,这于格拉夫、尤其是佩萨克·雷奥良产区无疑是雪上加霜。Fieuzal酒庄在16年遭受冰雹灾害,17年又因霜冻导致红白葡萄均颗粒无收,18年再次遭受冰雹荼毒。这场冰雹虽不会影响到酒质,但整个产区的经济状况将遭受严峻的考验。

Château de Fieuzal

在多种多样的土壤上,该地区既有红葡萄酒也产白葡萄酒。其中红酒占75%、白葡萄酒占20%、甜酒5%。2018年,粘土沙砾土颇受老天垂青,而沙土沙砾土及纯沙土则深受干旱荼毒。总体而言,粘土在格拉夫的沙砾土中占比较少,这也是为什么2018年梅多克和格拉夫产区酒质不均的原因。

红葡萄酒

世人皆知格拉夫产区葡萄成熟早,在艰难的年份这是绝对的优势。但诚然,在一个在八九月拥有长时间日照和干旱的年份,让该优势大打折扣。

Château de Cérons

很多酒庄青睐赤霞珠,通常美乐的比例较少,但其柔顺的口感以及其香气都是品尝时不可或缺的。一般种植于粘土或是沙砾土粘土中,2018年美乐酿出的接近14.5°的酒,更为饱满,足以脱颖而出。

说到酒精,赤霞珠亦无落后太多,也超过了14°。但其构架同富含单宁、甚至单宁太过的酒大为不同。它是纤细的,这种纤细在口感中段更为明显。2018年份明显优于售价过高的2015年份,而且一些2015年份的酒已经开始出现棕色的迹象,除了一些极其优秀的酒,2018亦无力重现2016的辉煌。

但它们依然魅力不减,何况酒精度和意料之外的清新来为其锦上添花。是短促的成熟期和干旱所致的缓慢生长造就了这份清新,而非如传说源自于清凉的夜晚,且事实上后者对其的影响也不过尔尔。坦率地说,就算没有这点清新,也无损酒本身魅力。越来越少的人会对它们长远的未来感兴趣,所以从此刻起,无须急着去预测其未来了。

 

白葡萄酒

在炎热和干旱的双重夹击下,2018年白葡萄酒的情形不容乐观,因为白葡萄多种在最轻薄的、贮水能力极弱的沙砾沙土中。2018年份是自2003来最热的年份,而在2003年也没留下什么让人难忘的白葡萄酒(让人印象深刻的红葡萄酒也极少)。

Château de Chantegrive

当然,所有的白葡萄在九月干旱最为肆虐时已进入了酒窖。候伯王酒庄在8月27日至9月5日间采摘了白葡萄,但这样也无法阻止赛美蓉酸度尽失,因此其白葡萄酒中长相思的比例刷新了历史纪录。

赛美蓉在其他较寒冷地带的情形会好一些,在名气稍逊的两海之间产区,赛美蓉质量为当地史上最佳。就是在这些有着更好的水分供养的凉爽地带(通常都在格拉夫产区),颠覆了往常的列级庄排名,有时这些排名甚至是完全反过来的。那些非常优质的白葡萄酒,则需要去一些小众的地方去寻找。

 

以下为详细评分表格:

翻译 | 翁垠莹
校对 | yunwei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