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最顶级的酒陈年后是什么味道?我们帮你品了一下

陈年,葡萄酒最诱人的特质之一。

喝葡萄酒最大的乐趣之一,便是体会这瓶酒在陈年后发生的变化。

旧世界各大产区陈年后的变化早已被研究的七七八八。新世界产区,因为年轻时易饮,也因为听起来不如旧世界那么“伟大”,少有人知道其陈酿后的魅力。

 

 

90年代,澳洲真正意义上迎来群英时期,老兄弟扛大旗,新星闪亮登场,国际评论也慧眼识珠,高分频频给这些传奇推波助澜。

这些新世界传奇陈年20余载后会迸发出怎样的魅力?知味在6月举办的一场澳洲90年代传奇老酒局,回答了这个少有人知道答案的问题。

 

品鉴酒单

01 | Penfolds Yattarna 2000, South Australia
02 | Bindi Block 5 1998, Macedon Ranges
03 | Torbreck Runrig Shiraz -Viognier 1996, Barossa Valley
04 | Astralis Clarendon Hills 1999, McLaren Vale
05 | Henschke Shiraz Hill of Grace 1995, Eden Valley
06 | Penfolds Grange 1999, Australia
07 | Chris Ringland Dry Grown Shiraz 2000, Barossa Valley
08 | Penfolds Bin 920 1990,  Coonawarra

 

 

1995 年

 

1995年对于巴罗萨的酒农而言是比较头疼的年份,成熟季尽管干燥但却没有达到理想的温暖程度,这一年南澳尤其是巴罗萨的赤霞珠和西拉显得有些挣扎。神恩山因为春季霜冻和后面的干旱,更是使得其产量减少了40%。

 

Henschke Shiraz Hill of Grace 1995

Hill of Grace神恩山是最能代表澳洲的酒款之一,澳洲Shiraz的中坚酒款。

在当天的品鉴里,杯中酒已经泛橙,显示出其生命旅程已走向后半程,是当天醒酒处理最为谨慎的一款。初入杯时香气显得有些紧,杯中等待了20分钟左右开始舒展,橙皮甘草糖和樱桃巧克力,蓝莓、黑樱桃铺在一层泥土上,伴随着菌菇、烟草和马厩的气息。口中粉质的单宁纤细,高挑的酸度拉起的口腔张力给予这支酒一定的施展空间,让酒精得以释放出复杂果味,可惜集中度有些欠位,使得体验上有点中段悬在高空,后段尾韵因此戛然而止,不免有些英雄暮年的壮志未酬感。

陈年潜力上来说,建议趁早饮用,比较同意Robert Parker当初给的92分。但如果是喜欢老酒风格的朋友,未尝不能再等待个5-7年,Jancis Robinson大师给了这个年份19分!也许从她智慧的眼眸中,看到了待到年华褪去后,在森林深处漫步一片岁月静好的风光吧?92

 

1996 年

 

1996年对于南澳尤其是巴罗萨和麦克拉伦谷的酒农而言,无疑是苦尽甘来的年份。凉爽且漫长的成长期,基于葡萄理想的酚类物质成熟和糖分积累,同时又有清晰的酸度和结构。

 

Torbreck Runrig Shiraz -Viognier 1996

另一澳洲Shiraz顶尖酒款。

这支酒在当天现场,刚入杯就气势汹汹,仿佛昂着头身着一袭华服走下阶梯,在杯中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

 

 

馥郁奔放的野玫瑰和紫罗兰直冲鼻腔,双手都捧不下的黑莓和熟李子只能大口咀嚼,任汁水流淌,黑胡椒和肉豆蔻的香料气息如影随形,始终与花香果味齐头并进。伴有白兰地香气的熔岩蛋糕的浓郁感被处理得很好,并没有喧宾夺主。一切都是那么丰盛,可以说这是一款巴洛克风格的杰出作品,扎实细腻的单宁和高集中度的果实,富有深度和穿透力,漂亮的酸度和新鲜明亮的果味表现,和厚重饱满的酒体又让整个空间显得带有戏剧般的动感和曲线来回震荡后,终于将各种风味融归于一处,慢慢沉稳下来,在余韵中传来一捧薄荷叶的雨后清凉。

当来宾反复确认这竟是一款1996年的酒后,更加咋舌,实在是壮年般的表现力。这支酒许多酒评家当年打分并不理想,相信这些酒评家如果今日再来重喝这支酒,都会重改自己的分数和潜力判断吧。97+

 

1998 年

1998年是澳大利亚葡萄酒的一个伟大年份,结合了1990年的浓郁度和1994年的精细度,是一个闭眼买的年份。

 

Bindi Block 5 Pinot Noir 1998

Bindi Block 5的黑皮诺毫无疑问是澳洲最出色的黑皮诺之一,也是最接近勃艮第的澳洲黑皮诺之一。

这款酒有着惊人的活力和优雅气质。非常甜美的山楂糕、红李子和树莓,肉桂、甘草的甜香料中又夹杂着一丝隐约可寻的辛香料气息,悠长且持久,伴随着纤细柔软的舌上触感,将果味的中段和后段表现得很完整。初入杯的花香可维持1个多小时的支撑,慢慢转化成玫瑰花和碾碎的草莓汁水。可以说是全场最令人惊艳的一款酒,讨喜的芳香甜美气息却不张扬浓烈,结构骨架也依旧游刃有余,对于这家酒庄几乎难见于市的早期年份而言,甚至有点可惜过早掀开她的面纱。

另外多说一句,98年是早期顾问酿酒师Stuart Anderson负责的作品,现任酿酒师兼少庄主Michael在这一年还仅是助手,酒庄当时也未采取生物动力法。本局参与到的朋友,有机会可以对比下2005年之后的Block 5 Pinot,风格不尽相同。96

 

1999年

 

1999年是非常炎热的一年,这一年里不同产区因此面临着截然不同的局面。对于东南澳地区,是类似2009年份波尔多的大熟年。在南澳,浓缩度依然是关键,这一年的酿酒师须要谨慎把握成熟或过熟,这也成为作品能否跻身传奇之列的一道考题。99年的星光园Clarendon Hills Astralis和葛兰许Grange交出了各自的答卷。

 

Astralis Clarendon Hills 1999

Clarendon Hills的庄主Roman Bratasiuk所推行的“老藤、限产、新法桶”,和他所学习的波尔多和罗纳河谷,结合出了这样一款骨子里南澳浓郁范儿,但却有一层法式光晕在其表面的奇妙组合:结构庞大,富贵端庄,黑莓巧克力和中烘拿铁,伴随着木质调檀香和黑胡椒的辛香料气息,隐隐冒头的薄荷清凉感使得果味扎实不沉闷,后端还有皮革和烟草的风味,集中度出色持久,酸度也很漂亮,让香气能贯穿口腔,尤为可贵的是杯中持久力超长待机,整场品鉴会到结尾,都是四平八稳未见疲态。这种稳重内敛而深邃的表现,不禁让人联想到当年Roman庆祝自己成功售罄的那一夜,微醺后仰头望见的,是浩瀚的星光。

陈年潜力还有15年以上,目前正处于巅峰期。95

 

Penfolds Grange 1999

奔富在1999年这一时期负责酿造Grange的总酿酒师是后来自立门户的John Duval。尽管奔富争议无数,与现今流行的风土理念看似背道而驰,但它确实是南澳所有大厂里,对调配的苛求度最高的,酸度把控细致到位,PH值调整堪称经典。

99年Grange 采用100%设拉子,这也是自1963年后的又一次尝试(平时都会混少量的赤霞珠)。深石榴红色的酒液,可可粉、麦芽、香草摩卡宣示着自己美桶选手的身份,然后是桑葚、李子和树莓的果香,甘草肉桂的甜香料、肉味以及泥土的气息。柔软的单宁触感和中等偏高的酸度结构,将一切都掰开了揉碎了铺展在口中,呈现出扁圆状的结构,讨喜在前中段,复杂度的表现有些直截了当,似乎急不可耐想告诉你所有。这个被奔富称为沉睡的伟大年份,可能睡太久也不一定好呢,小心醒来头重脚轻啊。

陈年潜力8-10年,不过及时行乐也不一定不好,小心变成老姑娘哟。93

 

 2000年

 

2000年是具有挑战性的一年,寒冷的早春和异常炎热的夏季使得产量下降,而南澳又遇上采收期雨量较多,平均温度较低,因此没有99年的爆发力,但随和柔美。

 

Penfolds Yattarna 2000

小年下的这支Penfolds 被称为White Grange的Yattarna是Peter Gago的作品,同一时期的Grange还是由John Duval负责。

中等金黄色的酒液,香气上已经出现了微氧化的牛轧糖、杏仁饼和焦糖特征,成熟的桃杏和凤梨香气,香草和奶油味,口中咸咸的矿物感和白垩味,中偏高的酸度和中等油润的酒体,甚至有点像里奥哈的陈年后的Tondonia Gran Reserva Blanco。尽管开始走向氧化,但并不显得老态,反而有种返老还童一样交杂着两种截然相反面貌的体验。当然这也许是其正处于生命中后半程的巅峰交错期,也就意味着现在喝很好,但不适宜再陈年了。91

 

Chris Ringland Dry Grown Shiraz 2000

相比起前面的名字,Chris Ringland知道的人并不算多,因为他的同名作品Three Rivers Dry Grown每年产量实在是低到可怜,从一开始的6900瓶还嫌压榨多了,一口气减到2000瓶左右才满意。这种近乎变态般对浓缩风味的苛求,在90年代可谓生逢其时,可惜难买指数也是远超其他澳洲名庄,价格更是常年霸榜最贵设拉子Top3的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澳洲膜拜酒之王。

话说回2000年的Chris Ringland Dry Grown Shiraz,因为当年天气的原因,酒精度难得的没有爆表,被压制在15.4%已算是客气。深如墨的宝石红色微微有点橙边,蓝莓、黑加仑、甘草和浓缩咖啡的香气,以及茴香、松木、烟草的熟化味道,没有丝毫疲态或老去的迹象,口中恰如其分的稳重,优雅的肌肉线条,单宁与酸度支撑起的骨架里,填入的果味和酒体血肉不多不少,薄荷糖、黑巧克力和朗姆酒的香醇慢慢从甜美的果味中渗透出,与木质香气结合,方正肃穆,干净漂亮。有时上天会跟你开这样的玩笑,你以为它拿走了你的期许,其实又给了你新的可能性。97

 

 1990年

Penfolds Bin 920 1990

 

奔富有一些Special Bin系列,比如为了纪念1962年获奖无数的参展酒款Bin60A,用60%+赤霞珠和30%+设拉子混调,后面只在特定极优年份出品,特选最好葡萄来复刻这一作品。

对于南澳而言,1990的世纪之年就是一个适合的年份选择,种植者能收获最佳成熟的果实,风味浓郁且结构强大。

Bin920因此在这一年仅选用了Coonawarra的65%赤霞珠和35%设拉子。然而这种为了比赛而“组装的合成美人”,从初心开始就奔着获奖而去的酿法,是需要被打上一个问号的。在当天的品饮中,这款作为压轴反倒没有获取大家太多的注意。

“怪物级”的浓缩度和风味强度,甜到化不开的奶油糖果,薄荷的清凉感浮在表面,就像百利奶酒一样让饮者无法更多留步,如果耐着性子更多晃杯,拨开丁香、巧克力、香草的桶味表现,还是能在泥土下找到黑醋栗、黑莓、铅笔屑的身份印记。不得不称赞的是,1990年到现在还有如此华丽甜美的果味表现,单宁依旧保有嚼劲,酸度和集中度也自信从容,以目前的浓缩强度很难说何时能等到它卸下妆容。各花入个眼,这样的放在结尾处作为酒桌话题来闲聊各家对风土的定义,也未尝不可。90

 

 总结

 

90年代的澳洲顶级强者们,向我们展现的更多是宏大壮阔的叙事风格,展现出那个年代偏好这种风格的鲜明时代印记。无论你是否喜欢这样的个性,但时至今日他们表现出的holding能力都令人叹为观止,甚至无法用“老酒”来形容,只能客客气气说一声“壮士”,离彻底展现全貌还要耐心等待一些年岁的打磨。

喝过这一场,又有谁敢说新世界酒不能陈年呢?

 

段子

你以为新世界是不能陈年

其实是太过于能陈年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