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产自全世界遥远之地的葡萄酒,你不想去看一次吗?

葡萄的生命力真的超乎我们想象。

一个地方可能不适合种大米,不适合种番茄,但这个世界上很少有地方种不出来葡萄。

再加之葡萄酒文化跟随欧洲殖民者的脚步传到了世界各地。

跟随我们的脚步,去看看那些位于全世界遥远之地的葡萄园。如果你有一天有幸能够去到这些地方,别忘了尝一尝这些酒(有些水平相当好)。

 

Chico,智利

世界最南端的葡萄园

 

自从智利对持美签的中国护照免签以来,越来越多的人来到了这个遥远的国度。

作为遥远且神秘的“天涯之国”,全世界最南端的酿酒葡萄园也位于这里。

诺,就是这里

在智利南部和阿根廷交界的边境小城Chico(意思是“小智利”),南纬46.33度(哈尔滨才北纬45度),距首都圣地亚哥更南2000公里的地方,智利国立农业研究所种植了一片实验性的酿酒葡萄园。

这里种植了有黑皮诺,长相思和霞多丽3个品种,但目前尚没有商业化发售任何葡萄酒。

小城Chico,湖对岸就是阿根廷

有商业发售的最南端葡萄酒则来自阿根廷,位于南纬45.33度。

Ontorio酒庄在这里酿制了黑皮诺,琼瑶浆,灰皮诺,霞多丽等一系列葡萄酒,以Ontorio 45 Rugientes 和 Otronia Block Series 两个系列发售。

拉塔基亚,叙利亚

在枪林弹雨中出产的美酒

中东一直出产一些水平很好的葡萄酒,包括土耳其,黎巴嫩,以色列等等(你可能知道Chateau Musar,穆萨酒庄,来自黎巴嫩的世界级酒庄),叙利亚也出产一些相当不错的葡萄酒。

叙利亚水平最高的酒庄叫Bargylus,位于叙利亚最西北角的拉塔基亚省(Latakia),西邻地中海,北靠土耳其。酒庄用赤霞珠,美乐,西拉混酿,被葡萄酒大师Jancis Robinson称为“地中海东部沿岸水平最佳的酒”。

除了上佳的水准,更特殊的是众所周知,叙利亚正在经历战争,直到今天都还没有平息。

酒庄的工作人员要冒着枪林弹雨完成每年的种植和酿造工作,甚至连庄主自己都无法前往酒庄,只能让工作人员邮寄样品品尝。

一方面在伦敦,巴黎的高级餐厅里频频出镜,一方面酿造者本身却身处战乱。

不知那些高级餐厅的食客知不知道手中这杯美酒的重量。

大溪地,法国

世界最“偏远”的葡萄园

 

大溪地(Tahiti)是全世界最为遥远的“净土”,也被誉为全世界最美丽的海岛。这里孤悬于太平洋上,距离最近的大陆也有5000公里之远,可谓是全世界最偏远的地方之一。

 

但就是在这样的地方也生产葡萄酒(不过想想,作为法国的海外属地,似乎也不那么奇怪…)。

目前岛上只有一个酒庄Domaine Dominique Auroy,由来自勃艮第的同名庄主建立,葡萄园种植在被海水包围的珊瑚礁土壤上,出产3白1桃红共四款葡萄酒。因为身处热带,这里一年可以出产两季葡萄。

作为知名度假胜地的大溪地,岛上自然有全世界空运过去的名庄大酒。但如果你有一天去到那里,可能最应景的还是当地出产的的这一杯。

拉萨,中国

全世界最高的葡萄园

 

很多人都以为世界上最高的葡萄园在阿根廷的门多萨,毕竟那里以高出名。

但那些人都错了,最高的葡萄园就在我国的青藏高原上,有吉尼斯认证记录的那种!

位于海拔3563.31米,比阿根廷之前的记录高了400多米。这里种植了威代尔,赤霞珠,美乐,霞多丽,还有中国特色的北冰红等11个品种。

虽然身处世界屋脊,但去这片葡萄园还挺方便的,就在拉萨贡嘎机场到市区的路上。对我们中国人来说,算是今天文章里拜访起来最容易的葡萄园了。

加纳利群岛,西班牙

你确定这里不是火星?

 

加纳利群岛(Canary Island)是西班牙的海外属地,位于大西洋上。比起西班牙,这里更靠近摩洛哥和西撒哈拉等北非地区。

尽管地理位置并不那么遥远,但这里的葡萄园看起来绝对会给人一种“遥远”的感觉,原因就是这里的种植方式。

密集恐惧症警告

Lanzarote是加纳利群岛其中的一个火山岛,有丰富的火山岩。因为受干燥而强烈的东风影响,如图片中呈现的那样:葡萄树被种植在又宽又深的坑里,既能收集雨水,又能抵御风吹,让人感觉像在火星上一样。这里以古老的希腊品种—Malvasía葡萄酿成的干白和甜酒闻名,有着清新的薄荷和青草的香气。

 

格瓦尔夫,挪威

全世界最北的葡萄园

 

全世界最北的酿酒葡萄园位于挪威格瓦尔夫(Gvara),酒庄名为Lerkekåsa,高达北纬59度。

全世界最南的葡萄园只有南纬46度,而这里整整高出了13度。一度大约等于110公里,相当于这里比最南葡萄园的地理位置还要延伸了将近1500公里。

葡萄园和庄主夫妇

按说这种纬度已经难以生长大部分农作物。幸运的是,整个欧洲大陆都受北大西洋暖流的影响,这导致欧洲大陆比同纬度的其它地区都要温暖许多,让这片葡萄园成为了可能(想想哈尔滨,只有北纬45度,冬天零下30多度)。

这家叫Lerkekåsa的酒庄种植了20个品种,包括Rondo,Leon Millot,Solaris,Hasansky,Sladki等,没听过也正常,因为都是些极小众的品种,主要的考量是耐寒。

在北欧的纯净大地上,喝上一杯这样的葡萄酒,想必体验会十分与众不同吧!

还可以住在庄主北欧风在小木屋里

 

 

皮库岛,亚速尔群岛,葡萄牙

孤悬于大西洋岛上遗迹

葡萄牙有不少偏远的海外属地都盛产美酒,比如著名的“不死之酒”马德拉就产自马德拉岛上(同时这里还是C罗的故乡)。

但马德拉岛并不偏远,离葡萄牙本土颇近,另一个海外属地皮库岛(Pico Island)更符合今天的主题。

皮库岛孤悬于北大西洋中央,不管距离欧洲还是北美都有着相当的距离。被葡萄牙人发现并殖民后,这里就开始种植葡萄。

这里不仅孤悬海外,葡萄种植方式也颇有意思。

首先,皮库岛是一座火山岛,葡萄藤都被种看在不适合生长农作物的火山熔岩上。然后因为海风强烈会损伤葡萄,这里的人们就用岛上的玄武岩给每几株葡萄都围了一个小围墙,围墙低矮,这样同时保证不会遮住葡萄生长所需的阳光。

于是便形成了这幅奇观

没人知道这些石墙已经存在了多久,反正岛上有很多葡萄藤年纪已经超过百年了。

因为这种特殊的种植方式,皮库岛上的葡萄园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了世界文化遗产。

 

文 | 陈知人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