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弗雷-尚贝丹 Gevrey-Chambertin:王侯将相,宁有品乎?

在漫漫历史中,以格外喜欢勃艮第杰弗雷-尚贝丹(Gevrey-Chambertin)葡萄酒著称的,并非哪个国王,而是当上“皇帝”的拿破仑。但其实在法国历代的帝王和总统中,拿破仑只能算一个饮食品味相当粗糙的皇帝。他喝尚贝丹葡萄酒竟然是要掺水的...

有些“王者之酒”的诞生凭借悠久的历史,比如香槟,有些则是凭借不那么悠久,但足够出名的历史,比如托卡伊贵腐甜白。而有些王者之酒的诞生,则纯粹因为自信…

没什么人知道为什么杰弗雷-尚贝丹(Gevrey-Chambertin)同样被尊为王者之酒。即使是杰西斯·罗宾逊这样的大家也只是提到1847年时,当时还只是叫做杰弗雷(Gevrey)的村子在将自己最出名的特级园尚贝丹(Chambertin)缀名到村名之后时,也顺带得到了“王者之酒,酒中之王”的称号。毕竟,和这个村子中无数令人惊艳的佳酿相比,这个称号已经显得有点平淡无奇了。不过,就和杰西斯补充的一样,在漫漫历史中,以格外喜欢尚贝丹(Chambertin)著称的,并非哪个国王(King),而是皇帝(Emperor)拿破仑。

考虑到1847年杰弗雷-尚贝丹称王的时候,拿破仑已经下葬好多年了,所以这里“王者之酒”的名号有很大可能是当地人自封的,反正和其他同样拥有王者之酒的产区或酒庄相比,杰弗雷-尚贝丹拥有毫不逊色的品质,而且“国王算什么?我们的追捧者还是皇帝呢”。

传统上,西欧“皇帝(Emperor)”的头衔袭承自罗马帝国,过去只有那个“既不神圣也不罗马还不是帝国”的神圣罗马帝国的统治者,经过与选帝侯大佬们的勾心斗角,与梵蒂冈教皇的相爱相杀等一系列艰苦奋斗才能获得;在拿破仑之前,法国人中只有胖子查理(Charles le Gros)短暂的借助征服德国和意大利成为皇帝(879–887)。而拿破仑却非常成功地无视了这一传统,不仅将法国改成法兰西帝国(Empire Français),还颇为迅速的在登基后第二年把历史悠久的神圣罗马帝国灭了个干净。1804年,拿破仑当着教皇的面,自己为自己加冕,成了近千年之后第一个拥有皇帝头衔的法国人。

不论由来如何,尚贝丹作为皇帝最爱的葡萄酒这一事实应当是毫无疑问的了。据说是早年是拿破仑的医生出于健康考虑建议他饮用尚贝丹的酒,他一试之下就喜欢上了这种佳酿。虽然没法理解为什么对身体好一定要喝尚贝丹的佳酿(有助于增高?),不过的确有大量的史料证明这位皇帝对尚贝丹的确宠爱有加,虽然没有严重到像传闻中那样因为喝不到酒导致兵败滑铁卢,但这位欧洲公认的军事天才的确声称尚贝丹在军事上给了他无数灵感。他甚至像不少暴发户一样,准备了大量标有自己姓名首字母缩写“N”的美酒随军携带;据说在拿破仑兵败俄国之后,莫斯科大街小巷到处都有这种标着“N”的酒出售,吸引人尝一尝法国皇帝的私藏。不过考虑到法军撤离莫斯科是9月,当时的最低气温已经接近0摄氏度,恐怕这些瓶子里都是本地小贩热心准备的染色伏特加。

实际上,在法国历代的皇帝和总统中,拿破仑只能算一个饮食品味相当粗糙的皇帝。历史上记载他吃饭速度很快,对美食完全没有追求。让-保罗·考夫曼在他的名作《地球仪上的指痕——拿破仑在圣赫勒拿岛》(La Chambre Noir De Longwood,Jean-Paul Kauffmann)里的考据,这位法国近千年以来的首任皇帝,品鉴他钟爱的尚贝丹葡萄酒的方法却非常奇怪——兑水!

虽然具体拿破仑偏爱的酒水比例已经不为人知了,不过随意询问任何一个勃艮第酒农,他们都会告诉你他们认为最恰当的兑水方式,那就是——不加水。作为如今夜丘所有村庄中,葡萄园面积最大,也是特级园(Grand Crus)最多的,杰弗雷-尚贝丹整个村子拥有非常高的整体品质与地位。和仅有的两个能与之媲美的竞争者,沃恩罗曼尼(Vosne-Romanée)和香波-蜜思妮(Chambolle Musigny)相比,杰弗雷-尚贝丹的酒通常拥有更加浓郁的色泽和更加扎实的质地。不论两两百年前的风土和工艺与现在差别有多么大,兑水与其说是为了欣赏美酒,倒更像是在想法子解决一帖难以下咽的药汤。

拿破仑为自己加冕之后为皇后约瑟夫加冕

拿破仑为自己加冕之后为皇后约瑟夫加冕

既然拿破仑不算一个对葡萄酒有品位的皇帝,为什么总有酒商用他的形象来展示酒有多好多有名呢?其实不管是过去的帝王将相,还是如今的政要显贵,深究起来,他们的地位与品位高低并没有任何因果联系。拿破仑的品味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拿破仑最有名;酒的品质好不好也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人人都想体验当皇帝的感觉呵。

点击返回专题:欧洲“王者之酒”趣谈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