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到好处: 苏玳一级庄-白拉图堡Château de la Tour Blanche

2007年份的白拉图堡主牌贵腐甜酒,既有红楼二尤的风情体态,也有平儿的温暖体贴;她的甜、她的暖、她的清新,都是恰到好处,不多不少——唉,这样尺度间的拿捏,若天下女子都学了去,恐怕感情中就再无怨无憎,满是幸福了吧。

第一次细品苏玳(Sauternes)的贵腐甜酒,是在夏日炎炎的北京。浓浓的甜腻扑鼻而来,无骨的柔弱缠绕齿间,让人一下就想起了宁府的尤氏姐妹,宝玉轻蔑而评“真真二尤物也”,恰是年轻的我对苏玳的断言:脂粉太浓风尘太重。红楼里三姐为此句刚烈自刎,揉碎桃花满地尽红,众人皆叹;而多年以后,当我站在苏玳的土地上一款一款的品来时,才发现原来她们精致浓郁的妆容下,竟然也隐藏着红楼二尤或倔强或体贴的性情……。品酒如品人呐,年少轻狂时的管中窥豹,我们不知已悄悄错过了多少美丽的景致。

Chateau La Tour Blanche而当我幸运的再次品味苏玳这方美景时,白拉图堡(Château de la Tour Blanche,1855年分级,苏玳区一级庄)带着整个苏玳扑面而来,百分之八十的Semillon,便是典型传统的苏玳:赛美蓉(Semillon)这种葡萄,极易感染贵腐霉菌,使水分蒸发,收获时果实里的糖分非常的高,因此苏玳区把她做为贵腐甜酒主要葡萄品种。而在白拉图堡,对主要品种的发酵方式也有所区别,赛美蓉在前期处理后直接放入全新的橡木桶里发酵并陈酿,而与之搭配的20%长相思(Sauvignon Blanc)和5%的缪斯卡黛乐(Muscadelle)葡萄则放入不锈钢桶中发酵——酒庄对苏玳名品赛美蓉的重视与小心翼翼让我的好奇心渐渐浓烈起来,我们将会见到怎样的佳酿呢?

工作人员把我们从充满橡木和酒液芬芳气味的酒窖引到明亮的品酒室后,优雅的为我们逐一侍上一杯2007年份的Château de la Tour Blanche:白拉图堡的主牌,在在橡木桶中陈酿15到18个月,那么2007年的她们其实才刚刚装瓶,真的还算很年轻的贵腐。但杯中酒液泛着金色,闪着光辉;闭上眼睛细细闻去,浓浓的雪梨的甜,但又不失清新;在口中柔和顺滑,甜甜的但又不过;酒液滑过喉咙流淌入腹,慢慢的燃烧,带来舒适的温暖,驱走了波尔多连日阴雨的寒冷。她有红楼二尤的风情体态,也有平儿的温暖体贴;她的甜、她的暖、她的清新,竟都是恰到好处,不多不少——唉,这样尺度间的拿捏,若天下女子都学了去,恐怕感情中就再无怨无憎,满是幸福了吧。

如此佳酿,橡木桶自然功不可没。白拉图堡每年都会选用全新的橡木桶,为了给酒汁带来全新的橡木酵母、单宁以及香气。而为了完美的配合酒汁中的香气,白拉图堡又会仔细比较每家橡木厂家的产品,相应选择轻度或者中度烘烤的橡木,使橡木的味道不会被遮盖也不会太强烈。这样的细致小心,在白拉图堡的整个酿造过程中随处可见,比如采摘时为了采到糖分最好的葡萄,整个采摘甚至会分上五六次进行;又如对主牌的严格标准,导致收成欠佳的1992,1993和2000年都没有主牌产出。白拉图堡在1855年分级的一百多年后,以自己的严格细心,依然诠释着一级庄的高贵与精致。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