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2013世界侍酒师大赛实录,来袭的主办方恶意

优秀的侍酒师不仅要有丰富的葡萄酒知识,临场应变能力和抗压能力也是必要的基础。而在今年三月举办的国际侍酒师大赛上,全球顶级的侍酒师汇聚东京,一同遭到最高标准,惨无人道的考核评定。适逢中国侍酒师大赛刚刚落幕,余音了了,知味特别整理了2013侍酒师大赛的实践环节考题,请大家一窥巅峰侍酒师一决高下时面对挑战的艰难程度。

初赛

在初赛的侍酒这一轮,每位参赛者都被领到一张餐桌前,两位作为评委的往届冠军发出指令:“我和客人选择了2008年的阿尔萨斯特级园布兰德(Alsace Grand Cru Brand)。请用醒酒器为我们侍酒。时间是三分钟。”任何的疑问和犹豫都只会带来客人的冷漠一瞟,或是对指示的单调重复。

操作台上并肩而立的两瓶阿尔萨斯酒

操作台上并肩而立的两瓶阿尔萨斯酒

表面来看,这只是一项简单的任务。但其中却有一个小小的陷阱:在准备台上实际上有两瓶同一庄园的阿尔萨斯酒,其中一瓶来自布兰德特级园,另外一瓶则来自索马伯格特级园(Sommerberg)——因为“Brand”这个词的误导——有比率惊人的参赛者忽视了这个细微但关键的差别,其中包括英国参赛者:侍酒大师埃里克·兹维贝尔(Eric Zwiebel)。“我上当了,”晚些时候他在场外叹息道,“我给了他们索马伯格的酒。这对我来说是个不该犯的错误。” (编者注:出题人原话是the Grand Cru Brand from Alsace,偏偏选了Brand——“牌子”这种语带双关的特级园,这题目中的陷阱跟冷笑话差不多了-_-b)

然而他仍然是闯到半决赛的十五人之一,这中间还有三位众望所归的地区顶级侍酒师:亚太区的弗兰克·摩罗(Frank Moreau),美洲区的女侍酒师维罗妮卡·里维斯特(Véronique Rivest),以及最终的冠军,欧洲区的帕罗·巴索(Paolo Basso)

半决赛

第二天早晨,又一轮的笔试试卷宣告半决赛开始。在下午,还有两轮实践考试。

在品酒环节,选手们面对着两种葡萄酒和三种烈酒。对于葡萄酒要求逐个品尝,并按程序说出“它味道如何,我会怎样侍酒,怎样配餐,葡萄品种以及产地”,对于烈酒,则只需要讲出每种酒的原料。

他们都被配给了话筒,所以每一个“啊”和“呃”这样的停顿都会被播放给一百五十名高水平的观众。而就像一位旁观的侍酒师说的,这些酒可能来自全世界任何地方。第一款酒的描述就充满分歧,有人说是卢瓦尔河谷的索米尔(Saumur)、也有勃艮第或加州金粉黛(Zinfandel)。对第二款酒也是五花八门,结论从巴罗洛(Barolo)一直到杰弗雷-尚贝丹(Gevrey-Chambertin)而冠军帕罗·巴索的答案则是希腊的Aléatico Néméa。正确答案和每个选手的猜测请查阅知味之前的报道:第14届世界侍酒师大赛落幕,盲品难倒各路英豪

有趣的是,最终夺得冠军的巴索十分引人注目。他语速飞快,有条不紊而果决,绝不絮叨。这种令人信服的感觉被他一直带到了侍酒环节。

侍酒环节在一个舞台上进行,面对着庞大的观众群和坐在餐桌后的八名评委,这一轮以为葡萄酒配餐开始。选手们面前有一盘日式烤鳗鱼和两瓶酒,他们需要在其中选择一瓶来搭配食物并解释原因。有些侍酒师毫无必要地重复着已经说过的话,只为了能讲满三分钟。巴索则快速地给出了结论,清楚地解释了原因,为了有良好的效果重复了一遍,接着就宣布他答完了;很有有说服力的表现。

接下来,选手们有两分钟时间来介绍赞助商酩悦的最新年份香槟。这项任务并没有听起来那么简单,其中有些人(比如获得亚军加拿大的女侍酒师维罗妮卡·里维斯特)并不清楚应该给出什么样的答案,而只是把酒瓶举起来展示,接着又放回去了。其他人则认真而机智地进行着有一定长度的介绍,内容包括他们喜爱它的理由,酒的原料以及它的口味,等等。但是大部分人(包括巴索)都没能指出,主办方给出的2002年份并不是最新的年份香槟,酩悦真正的最新年份香槟应是2004年。

半决赛的最后一轮中选手们被要求在六分钟之内对一瓶 Niepoort的波特酒进行换瓶并给给九名评委侍酒。似乎有很多种方法来做到这件事,其中没有曲折。但项目的时间限制和比赛场景本身会导致紧张的表现。有一些人没能完成任务,而在尼斯工作的罗马尼亚选手 Julia Scavo,每天晚上为了照顾孩子而牺牲了睡眠,一个失误导致她本来出色的表演被毁掉——她的玻璃杯不幸翻倒,砸碎在地上,也带走了她获胜的希望。在观众们同情的掌声中她含着眼泪离场。

最终角逐

第二天,所有十五名半决赛入围者都列席在东京国际论坛的舞台上,并被告知能够进入下一轮的三人包括最受欢迎的两位,帕罗·巴索(Paolo Basso)和维罗妮卡·里维斯特(Véronique Rivest),以及年轻的比利时选手阿里斯泰德·斯毕斯(Aristide Spies)。确定了自己排名第四后,埃里克·兹维贝尔(Eric Zwiebel)失望难掩,稍晚时候,他还在表达受伤的情绪:“我挺好的,”他忧郁地说,“但还不够好。”

竞赛的最后一轮在布景成“餐厅”风格的舞台上进行,与酒吧和桌上的“客人”一起完成。选手们必须在一共上百人的亲友、媒体和贸易代表的观看下完成任务,不仅如此,还有四千名日本观赏者坐满了观众席。

第一个任务中,选手们被要求为三位不同的客人倒三款不同的香槟(当然都来自赞助方酩悦香槟),三位客人的口味各不相同——从要求“有矿物感的”到“坚果风格的”到“丰盛的”。三位侍酒师都为各自的客人选对了年份香槟,但是他们侍酒的方式却有很大的不同。斯毕斯沉默冷静,有条不紊,但与评委没有多少互动;里维斯特健谈而博闻广识,但在超时前十秒钟才完成任务;巴索条理清晰,动作迅速,说了很多酒的细节,还提供了可能的食物搭配,展示并不热情,但非常具有说服力。

第二个任务内容是为一份菜单提供可能的配酒,三位选手都没有在这里遇到什么麻烦。这也许是因为,那些“客人”静默地坐着,不会像真的来点餐的客人一样找麻烦。

夺得季军的加拿大女侍酒师维罗妮卡·里维斯特(Véronique Rivest)在决赛盲品环节的视频:

接下来是盲品环节,选手必须要品鉴并描述4款葡萄酒以及其他6款不同的饮料;然后是一轮检查酒单错误和一轮“看图猜酿酒师”,这三轮三位选手都基本接近,这直接让胜负押在了最后的侍酒环节——为一瓶圣爱美隆一级名庄 嘉弗丽酒庄(Château La Gaffelière)的1985年份进行滗酒并且为8位评委侍酒。

再次提醒,整个流程是在超过4000名旁观者的注视下进行的。

总时间只有六分钟,非常紧张。以镇定著称的斯毕斯在倒酒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用光了他的时间。而非常亲切而且有示范性的里维斯特则不幸遇到了一个易碎的木塞,与之周旋了太久,以至于她还没来得及倒酒时间就到了;非常遗憾,她并没有注意到大会提供的提示:在她展示这款酒给客人时,扮演主宾的评委——往届冠军Serge Dubs当她面震荡了这款酒,这本需要她更换一瓶新的酒来避免过多的沉淀。

巴索也没注意到这一点,很可能是因为他十分匆忙。但他同时给出了关于酒的一系列信息(就像里维斯特一样),解释了醒酒的原因,对配餐做出了建议——并为整个桌子的人侍酒,且居然还腾出时间来后续工作整理妥当。

所以巴索赢得毫无悬念。他的语速也许有些像连珠炮,但考虑到评委们并不对选手做出回应,这种独白的方式也可以理解。对于他的效率和果决人们没有异议。从品酒到侍酒,他看起来都状态极佳,曾经两次与奖杯擦身而过的经历让他知道怎样才能获胜。

瑞士侍酒师帕罗·巴索(Paolo Basso)夺得世界最佳侍酒师大奖,来源:DR

瑞士侍酒师帕罗·巴索(Paolo Basso)夺得世界最佳侍酒师大奖,来源:DR

当他的名字作为冠军被宣布的时候,他握紧拳头跳到空中,接下来2007年的冠军Andreas Larsson给了他一个拥抱。他被裹在瑞士国旗里,一张脸喜气洋洋,很难不去想这些确实是他名至实归。如今他这位“大热门”已然夺冠,离开了选手们的队伍,可以预见2016年的比赛结果会具有多样的可能性。

相关阅读:
2013年中国侍酒师大赛
持杯的姿态:专访葡萄酒大师吉哈·巴塞 Gérard Basset MW
第14届世界侍酒师大赛落幕,盲品难倒各路英豪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