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掘勃艮第的无名珍宝:酒之天然 Bernard van Berg

世间总不乏桀骜不驯的酿酒师,不肯埋没在虚名之下,等级之内。勃艮第的伯纳德·万伯格(Bernard van Berg)就是这样一位,身在勃艮第风土等级最低处的他,却能酿出独具特色的美酒;让人相信,总有一些美酒,是自然在提醒我们,注意自己的无知。

图片来源:Thomas Iversen

图片来源:Thomas Iversen

伯恩济贫院拍卖活动的媒体餐会上,集聚了众多顶级庄园的明星人物。我却很不搭调的与酒业协会负责人聊起颇为久远的区级AOC,勃艮第普通酒(Bourgogne-Grand-Ordinaire,在2012年已正式更名为Coteaux Bourguignons),她告诉我虽然这一普通级别的勃艮第罕有出色的风土条件,但历来出产被视为品质优秀的,所谓的礼拜日餐酒。早有耳闻一位勃艮第奇人伯纳德·万伯格(Bernard van Berg),就是曾是这不红不紫的“普通酒”生产者一员(2012年起已正式退出,改为法国餐酒Vin de France),我素来倾心特立独行的葡萄酒,所以暂时离开喧嚣的伯恩,去拜访他位于默尔索(Meursault)的小小酒庄。

伯纳德·万伯格名不见经传,是法兰西勃艮第的新移民,十年前他50岁,与妻子Judith决定抛弃在比利时(非法语区)的生活,由知名摄影师变身初级酒农。在默尔索,他买下一间村屋和一些普通级别的酒园,2002年九月展开了他人生第一个采摘季。这十年,除了耕田酿酒,从不费力做商业推广,鲜有接待酒商或媒体,只是靠口耳相传,他的酒出现在欧洲的明星餐厅,比如丹麦的NOMA(长达40页酒单上,他的霞多丽的标价超越所有勃艮第的特级园和一级园,包括乐桦酒庄1969年的蒙哈榭特级园),跟新近将他列入酒单的,香槟兰斯(Reims)的骨灰级餐馆Les Crayères。据说,NOMA的侍酒师从天而降,要求拜访伯纳德的酒庄,他跑到葡萄园里,惊异之余抓起田间的花草来品尝,即时决定下单订购……

伯纳德·万伯格(Bernard van Berg)

伯纳德·万伯格(Bernard van Berg)

我信不过此类传说,也跑到他的酒园里看个究竟。2公顷葡萄园分布在默尔索(Meursault),沙尼市(Chagny)和普利尼-蒙哈榭(Puligny Montrachet)。位于默尔索(Meursault)村子边界一块开阔的平地上的酒园,与勃艮第密集起伏的葡园景色大有不同。伯纳德的几片葡萄园铺满肆意生长的野花野草,除了定时修剪,跟极少量的马匹犁地,没有更多可能“扰乱”土壤生物平衡的举动,不施用肥料,避免农药和杀虫剂的使用,他着重于维持酒园自主调剂物种多样的原生态系统,每一块田地的两侧,都挖掘了排水渠道,周围跟酒园面积差不多的荒地也被他买下,却任由野生荆棘发展,这就是伯纳德创造的花园,一个自给自足与自然共生的微型植物园。园中的葡萄是60多岁的老藤,每棵树只单独用半人或一人高的木棍来固定枝条(en Echalats),我上一次见到这样的植法,是在香槟堡林爵(Bollinger)的圣雅克园(Clos de St Jacque)那些幸存于根瘤蚜虫病的法国老藤。伯纳德倒不只是因为怀旧而采用复古的种植方式,他绕了树藤一圈告诉我这样才方便细致打理每一棵葡萄树,有利于吸取光线和通风。他的剪枝方法因树而异,整体貌似博若来地区的高杯法(Gobelet),但尤为苛刻,加上园中的共生植物环境,一棵葡萄树只能结出2到3串果实,每公顷的产量平均在700升左右,简直比酿造晚收甜酒的产量还低!勃艮第顶级葡萄园3500升每公顷的限量与之相比,都不能算是低产了。

伯纳德以几乎偏执的生态哲理经营着葡萄园,轻松拿到了法国的有机产品认证。但是这样的花园理念,与有机甚至生物动力种植法的本质有很大的不同,如果说有机种植者寻求的是与自然制衡的一面天平,那么伯纳德已经从天平的人为一端走下来,屈身成为自然的一部分,跟早已在其中的物种分享生存的空间,这种谦卑的融合,亦表现为索取最低的收获,而自然回报给他的则是精华中的精华,尽管,这花园绝对不是引人遐想的勃艮第顶级葡萄园。

葡萄园的景象

葡萄园的景象

不仅如此,他还在延用古法酿酒。不去梗,从不添加酵母和糖分,不人工过滤;而且,我不确定在勃艮第有第二个人能像他一样,只靠双脚来碾碎葡萄,并且每日早晚两次不间断,直至发酵结束……他笑说,用脚能够感受到葡萄汁开始发热展开发酵的过程,是很幸福的体验。

伯纳德还是会用新桶陈年他的酒15-27个月,年产不过1200瓶,无论红,白,还是粉红,他的葡萄酒深邃飘渺,富含能量,芳香舒展,像是触手可及的美人。我在酒庄品尝的Le vin le plus simplement(意为“最简单的酒”), 霞多丽En Busigny 2009,香氛舒缓迷人,口感细腻通透,成熟果味,酒体强健。Les Gamets rouge 2012,芬芳馥郁奔放,口中圆满,纯净,清晰的矿物透明感,蕾丝般精致柔美,果香清透,黑莓黑醋栗甜美生津,这精灵一般活泼跳动的甜美持续良久,是我从未有过的佳美(Gamay)体验……

酒中自有真理 ,有时候,难以直视。身在勃艮第风土等级最低处的Bernard van Berg,却能酿出独具特色的美酒。恐怕在自然面前我们比自己想象的要更无知,最后借他一句良言赠与大家:“我坚定地相信万物一体。我相信如果长期来看构成这个有机体的所有要素——大自然如果不是赢家的话,那谁也不会是赢家。”

相关阅读:
铁瓦龙 Trévallon,享誉全球的地区餐酒
圣地酒行纪:圣奥诺哈岛的雷翰修道院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