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龙卧虎,奥布产区精品香槟特辑

奥布产区,位于香槟地区最南部,由于历史的原因,在过去的漫长时间里一直用谦卑的姿态,默默的向位于马恩省的大型香槟厂提供着葡萄。但岁月变迁,如今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来到这里,开发出一片不同的风土。

早春时节清凉的香槟酒园里,Dominique Moreau和我走在田间生机绽放的土地上。她每日必做的功课,是劳作之余跟植物们的一番心灵“对话”,“如果有足够的诚意,葡萄树会告诉你很多很多……”

我尚未领会如此的交谈,但能感知到土壤的呼吸和生物的气息,浑浊而芬芳,我也明白,这是香槟葡园里失散已久的自然味道…… 在奥布产区(Aube)塞纳河畔的小村Polisot,Dominique自2001年起积累了一片3公顷不到的酒园,施用有机和生物动力种植法,酿造的香槟酒取祖母之名Marie Courtin,是为纪念她心目中那个循天地而维生的时代和农人。

奥布的葡萄园,图片来源:谢晓燕

奥布的葡萄园,图片来源:谢晓燕

百余年间,香槟产地的分级系统一直与葡萄的定价规则联系在一起。酒商从种植户手中收购的葡萄价格会依据特级(标准定价的100%),一级(标准定价的90-99%)跟其他村落等级(标准定价的80-89%,甚至更低)的排序而递减,虽然现在这个定价制度已经被取消,香槟产地的分级对于葡萄品质的界定依然带有重要的引导作用。位于马恩省的兰斯山区,马恩河谷和白丘,覆盖了所有的特级跟一级村落,所以经常被人们简单冠名以–香槟三大产区。而位于最南边的产区奥布省(Aube),虽然输出香槟区总产近四分之一的葡萄果浆, 却从来得不到应有的重视(曾经险些被香槟法定产区排除在外,之后“二类产区”的帽子也戴了多年,更多内容可以查看知味早前文章《香槟:法国最早的“原产地控制命名”AOC》),这种状态从法定产区AOP的初期开始,一直延续到今天:葡萄种植面积达到8000公顷的奥布,有八成的出产直接供给马恩省重要的香槟厂商,这些果浆淹没在香槟调和的配方里,鲜有机会表达当地的风土特色和潜能。

产销量占据了整个行业的70%,而自有葡萄园只有不到全区的14%。这些有能力将香槟酿造工艺和技术发挥到极致的厂牌集团,出于对果实原料的强烈需求,不得不在堪称全球之最的葡萄价格面前低头,如今,就连早期因价平吸引这些大佬来到奥布产区的葡萄,也一并涨势年年。如此一来,奥布酒园的业主们虽然名位低微,但只要守业,做果农,种植葡萄,争取高产(行业协会限定的单产上限以内),大可丰衣足食,无需煞费苦心的由土地中寻觅灵感,继而酿酒和分销…… 这虽然是整个香槟行业特有的,典型的经济格局,但在奥布省是尤为盛行。

奥布省得名于流尽省份的壮丽奥布河,图片来源:wallstock.fr

奥布省得名于流经省份的壮丽奥布河,图片来源:wallstock.fr

因为财力资金的需要,循自然理想种植跟酿造的顶级独立香槟,多起步于白丘一带Avize, Mesnil sur Oger, Cramant等地较有实力的特级酒园,像Jacques Selosse,Lamandier这些先锋酒农。但过去的十年,欧洲,北美和日本的葡萄酒极客跟顶级食肆,慧眼识英雄,在奥布省发掘出一众出类拔萃的绿色香槟新秀。此地的优秀酒农几乎都曾在勃艮第学习,身上带着勃艮第人厚重难驯的农家气质,默默将这片无名风土的潜力深挖至极。对于奥布省的出产向来不够出色之说,这些香槟人执着的认为,早年香槟区主要的压榨中心多集中在马恩省,位于产区最南的奥布酒园需要车马行进100多公里让葡萄果实抵达压榨点,品性自然尽失。无论是否取得认证,他们大都以自然有机的种植方式,酿造传递本土精神的纯粹香槟,其中的众多单一园出品耐人寻味,传统的调配香槟也大多来自相隔不远的本地酒园。如今,马恩省最顶级的厂家和酒农,已经无法小视这一簇细微的新兴力量——他们有可能开始改写香槟区传统的等级观念……

香槟产区分布图,最南部的区域就是Cote des Bar

香槟产区分布图,最南部的区域就是 Cote des Bar

更准确地说,奥布省的绝大部分葡萄园都被收集在香槟的法定命名产区Côte des Bar之内,最南端与勃艮第北方的夏布利相隔不过50公里,Côte des Bar的土壤也大都为夏布利典型的Kimméridgien质地,有相当出彩的自然条件。地形多变,坡度朝向丰富,之间多有河水,溪流交汇穿行,年降雨量相比夏布利稍低,平均700毫升左右。此地葡萄种植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高卢罗马时代,不过,到了7世纪才借西多教会之手日渐繁荣。14世纪,Côte des Bar的葡萄种植面积曾经达到两万公顷(其中包括大量的佳美),直到根瘤蚜虫的来临,摧毁了几乎整个种植区域…… 产区最出色的酿酒人之一Cédric Bouchard 认为,根瘤蚜虫劫难以后,Côte des Bar重新种植的葡萄园在面积大幅精简的同时,也更为合理的规划分布于较为优良的Terroir。

其一:Rose de Jeanne,单一园,单一品种,单一年份的完美主义者

其二:Vouette & Sorbée,毋庸置疑的清新自然

其三:Marie Courtin,生物动力法的践行者

其四:Olivier Horiot,无心插柳,自成一派

其五:Pierre Gerbais,白皮诺的醉人芬芳

结语

奥布产区的精品香槟特辑,构思早在2014年的春天,所谓耕耘有时,收获有时…… 五家酒庄远远无法代表这个被人遗忘的优秀产区,但为大家呈现有关香槟的一些新的可能。希望下一次在我们过于武断的定义香槟之前,先尝试体验这些堪比勃艮第的优雅香槟。风土之美,酿酒人之聪敏,尽在香槟。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