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庄建筑:书写性格

波尔多的梅多克的城堡以恢宏的建筑艺术高调标明了每家酒庄的存世,勃艮第葡萄田间的粗粝石壁低调而坚定的表达了每块土地的价值——书写酒庄的性格,建筑的作用便是如此。

法语里Château一词,本意城堡古堡,本来指的是王公贵族的居住之地:法国最著名的城堡群要属卢瓦河谷区域,这个种满可塑性极强、可以酿制从最清爽的干白到最甜腻的甜白的白诗南(Chenin Blanc)的酒区,中世纪时原来是法兰西王国所在之地,到了如今这里仍然是公认的法语最纯正的地区——而在文艺复兴时,当时的国王弗朗索瓦一世更是把一位意大利巨匠邀请到了自己的城堡里,如今朝拜者们仍会特意到这座恢宏的昂布瓦兹(Château Amboise)来拜谒里昂纳多·达芬奇的墓地。于是这些符号,赋予了城堡这个词语尊贵的内涵,当几百年后资产平民化后,富裕了的人们亦想拥有昔日贵族的地位,那么他们在自己的葡萄庄园里建起一座城堡,亦是水到渠成的选择。

不过在古老的中世纪,城堡还是贵族的特权,那时波尔多酒庄里能称得上有城堡的就只能算是后来的玛歌三级庄迪仙庄园(Château d’Issan)了,这个在十二世纪就在法王后改嫁英国王子的皇室婚宴上有过记载的葡萄酒庄园,最后也成为1855年梅铎克(Médoc)酒庄分级中仅有几家带着Château头衔的酒庄——须知这个原版分级里,大多数酒庄还都没有Château的称谓。这个后来在葡萄酒界江湖共尊的词语,进入葡萄酒客们的视野,也不过就是百年前的事。正在这个著名的分级之后,随着工业革命的深入,波尔多葡萄酒贸易的黄金时代也到来了,新兴的梅铎克的葡萄园的庄园主们——其中为数不少是银行家和商人,纷纷在自己的土地上修建起了标志性建筑——城堡,来匹配自己的葡萄园产。于是葡萄酒行业里的Château品牌传说从梅铎克扩散开来,影响深远:

玛歌酒庄Chateau Margaux

玛歌酒庄(Château Margaux)雍容华贵的城堡建成于1811年,之后又逐年落成了正门前的林荫大道,这些景致作为玛歌村唯一一家一级庄的酒标的一部分,成为每个来梅多克朝圣酒徒的必到景点;此庄对面的三级宝玛酒庄(Château Palmer)迪斯尼童话般的城堡建成于1856年,带着尖耸入云的双子塔楼,在峰回路转的玛歌村路口上演着柳暗花明,带给每个过路人眼前一亮的惊叹,诠释着城堡建筑对于庄园的品牌代表意义。

而波亚克(Pauillac)村的入口和出口都是两笔不容错过亮色,入口的二级庄碧尚男爵堡(Château Pichon Longueville Baron)绝对是所有人都想要跳下车去照相的景色,19世纪末期的古典城堡,倒映在21世纪末法国大型保险公司投资建设的水镜之中,美轮美奂相映着古典与现代的交融,而水镜之下便是酒庄的陈酿酒窖,酒窖中的排排橡木桶之上,阳光透过水镜盈盈柔柔的拌了进来,是酒庄建筑上值得一记的高分之作;

该村出口则是在亚洲市场际遇不凡的一级庄拉菲酒庄(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最佳观测点便在酒庄之路上,田园栏杆古堡,一眼便可认出是酒标上的景致,拉菲庄园里的地下圆形大酒窖,数百只橡木桶位置中心的罗马式立柱排列,则是古典气派的典范——拉菲庄就连参观时的品酒,有时也不去品酒室,只是在这昏暗的酒窖里,把酒杯放在一个空橡木桶上,点上几只蜡烛,倒上酒,然后酒庄人员跟你说:那个罗马立柱围起来的圆形小场地,会举行音乐会的,在这些沉睡的酒桶之间。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