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期酒,今年我们能买到便宜好喝的波尔多吗?

疫情改变了2020年世界的很多东西,也包括葡萄酒世界每年最受瞩目的活动——波尔多期酒发售(法语称en primeur,英语future)。

如果不是因为疫情,波尔多的期酒发售现在应该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报道铺天盖地,喝葡萄酒的人每天的话题都离不开它。

但在今年它显得有点冷清。

什么是波尔多期酒,今年因为疫情它又发生了什么变化?

还有可能你最关心的问题,我们能因为疫情买到便宜的波尔多吗?

 

什么是波尔多期酒,往年的期酒活动如何进行

波尔多期酒是酒庄的一种预售方式。

每年5-6月,波尔多酒庄就会陆续公布上一个年份葡萄酒的售价,销售还未酿成的酒(今年卖的就是2019年份的酒)。

说是预售是因为,波尔多葡萄酒需要在橡木桶中经历漫长的陈年,要到葡萄收获后第3到4年(也就是2021-2022年),酒庄才能正式交付消费者已经付钱许久了的佳酿。

在期酒发售之前,期酒发售活动已经拉开序幕。

4月初,波尔多会组织全球的酒评家和专业媒体远赴波尔多,品尝还在橡木桶中未完成的新酒。

之后这些人纷纷发表意见,给酒款打分,并给出选购建议。让我们了解信息的同时,也再媒体上将期酒这个活动的氛围推向高点。

画个时间轴可能会让这个复杂的过程更清晰一些。

波尔多期酒是葡萄酒世界每年最受瞩目的活动。

究其原因,波尔多的形象虽然现在已经显得有些“老派”,但它依然毫无疑问是全球最受关注的产区,期酒价格也是全球市场的风向标。

甚至在波尔多品质出色的年份,其它产区的同年份酒都会变得更好卖一些(尽管不同产区的好年份之间没有任何关联)。

在正常状况下,波尔多期酒机制确实有诸多好处。酒庄可以提前售酒,快速回收资金(葡萄酒看起来是个充满浪漫的事物,但它确实也是一门生意)。同时,酒庄通常会以较低价格出售期酒,让利给这些愿意等待的忠实消费者和投资者。

 

今年期酒状况如何?

根据已有的酒评家意见来看,2019年波尔多是一个中等偏上的年份,好于上一个年份18年,和经典年份14年持平或略好,但弱于像16,10,09这样的超级年份。

因为疫情,许多酒评家和专业媒体无法在4月前往波尔多,导致无法出具2019年的酒评。虽然波尔多官方做了补救措施,比如邮寄样酒,但仍然有许多能够引领市场意见的大酒评家/机构像Wine Spectator,Jancis Robinson,Neal Martin都没有打分。

Neal Martin

酒评家的意见是波尔多期酒定价的重要参考。

现在部分权威酒评家意见缺席,许多买家无法判断年份的真实水平,出手必然趋于谨慎。没有铺天盖地的媒体宣传,“激情消费”减少。再加之疫情影响,国际经济下滑,消费力疲软。

这让酒庄选择公布时机时陷入两难之境。

如果按照传统,现在公布期酒价格,为了吸引消费者,必然要大幅降价。

如果打破传统,等疫情好转,经济适当恢复,所有酒评家意见发布后再公布,甚至不参与期酒。这样或许可以适当提高价格,但酒庄会承担不小的资金压力,还会错过期酒发布期的曝光机会。

 

目前来看,不少酒庄还是选择按照传统,选择现在公布期酒价格,其中包括不少名庄。

最受关注的一级庄方面,左岸,拉菲(Lafite Rothschild)和木桐(Mouton Rothschild)已经公布了价格,分别为€396和€282(每瓶,下同),相比2018期酒分别下降15.7%和30.8%。右岸一级特A方面,白马(Cheval Blanc),柏菲(Pavie)和金钟(Angelus)公布的价格分别为€370,€240和€230,分别相较前一年下降29.9%,14.9%和8.7%。

其它已经公布价格的酒庄也都有不同程度的降幅。

 

还没有公布的那些酒庄,部分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公布。但也可能有部分酒庄会选择等疫情好转再公布,或是直接就退出今年的期酒发布。

尽管近年的发布价格相比前一年的确大幅下降,但其实2019年波尔多的期酒并不便宜,甚至贵过许多已经在市场上存在多年的经典年份,比如2014。

但考虑到2019不错的品质,这一年波尔多葡萄酒仍然可能会是过去10年来性价比最高的一年。

波尔多酒庄在2009年这个好年份之后,越来越倾向于把期酒价订到高点,让后面的二级市场无利可图,酒庄自己吃掉所有利润。在疫情的影响下,2019期酒会是波尔多近年来少见“占便宜”的机会。

文 | 陈知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