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瓶酒最好?困难的选择

本以为,自己心目中判别葡萄酒品质的标准,已经相当清晰。没想到,年前的一场布鲁耐罗酒局上,又犯了迷糊。当初受葡萄酒大师丽莎布朗在北京的讲解的影响,我渐形成自己判断葡萄酒品质的看法。去年Wine100大师班上,她的主题遍是“如何认定葡萄酒的品质”,知味另一位作者戴鸿靖有专文详解。简言之,她认为酒的品质有平衡(Balance)、余味(Length)、浓郁度(Intensity)、复杂度(Complexity)四大要素,简称BLIC。如果四大皆高,便是好酒。

图片来源:Naomi Jellicoe|National Features

图片来源:Naomi Jellicoe|National Features

我把“Length”理解为持久度;酒的持久度不仅是酒在口腔的余味,而且包括酒在杯中的续航能力,这在一定程度上预示了酒的陈年潜力。能坚持不懈,长时间不走下坡路的,自是上品,如果在这过程中还能有精妙的变化,更是逸品。对于不同产区、不同品种的酒,时长标准是不一样的。黑皮诺如果能撑过半个小时,就很不错,巴罗洛如果撑不过一个小时,就枉称好酒——下结论的前提,是杯子里的酒要保证一定的量,因为酒少,氧化也快。

个人认为,并非所有的好酒都浓郁。有些酒修的是内功,入口不显得浓郁,但细腻绵长,陈年潜力还相当不弱。12.5度及以下的老年份波尔多,有非常可口的,很难想象当年他们也浓郁过。

所以我会把浓郁度(Intensity)换成性格(Character)。性格中最重要的因素是风土,但不仅限于风土,酿酒师的选择也很重要。比如,拉菲用新桶很重,而我相信以他们的风土,少用些新桶一样能出顶级佳酿,陈年潜力也未必弱(不用新桶的百岁Biondi Santi是榜样)。个人第一次喝拉菲,是在一场波尔多左岸盲品中,凭超卓的质量和高质新桶的明显痕迹认出了它。而当时第一次盲品,辨识出拉菲和木桐的不止我一个。伟大的酒和杰出的酒,差的恐怕就是性格了。

说说让我为难的酒局吧,还得感谢某位专做意大利酒的朋友,组织了一场新旧风格布鲁耐罗在三个杰出年份的对比。传统风格的酒庄il Colle的2006,1997,1979三个年份,对阵2006年的Pian dell’Orino,1997年的Siro Pacenti和1979年的Poggio Antico Riserva. 后三家都可算新派,采用法国橡木桶(Barrique)陈年,酒款的评分都相当高,价格自然不菲. il Colle的酿酒顾问一直是Giulio Gambelli,直到他于2012年去世。他在意大利人称桑娇维赛大宗师(il grande maestro del Sangiovese),出任顾问的其他酒庄如Soldera和Montevertine早已在国际上声名鹊起,唯独il Colle一直不太受酒评家待见,喝完以后,我似乎明白原因了。

品鉴酒款:il Colle(左)对阵Pian dell’Orino(右上)Siro Pacenti(右中)Poggio Antico Riserva(右下)

品鉴酒款:il Colle(左)对阵Pian dell’Orino(右上)Siro Pacenti(右中)Poggio Antico Riserva(右下)

第一款:il Colle Brunello 2006(以下酒名略di Montalcino,6支酒都是提前一天瓶醒),杯中有大量的马厩、皮革味,摇杯露出一些酸樱桃和甘草,入口雄浑,单宁是颗粒状的,酸度高,回味极长,有不少甘草。坦白说,有点粗糙,但配餐效果不错。有酒友很快就清杯子了,但我觉得酒可能需要更多时间,就留在杯中静观其变。

第二款:Pian dell’Orino Brunello 2006,香气极为迷人:黑莓,可乐,些许铁(托斯卡纳的不少酒中有铁的味道),些许紫罗兰,一些新桶带来的甜香料,时间长了以后,还发展出一些玉兰花,烤肉和蘑菇的味道。入口不像闻起来那么惊艳,但酸度活跃,单宁较细,回味明显不如第一支长。后来发现这支酒Galloni给了97分。于我而言,酒的口感缺乏心目中布鲁耐罗那内敛的力量,又和秾艳的香气形成反差,肯定是好酒,但不算杰出。

第三款:il Colle Brunello 1997,有木塞污染,但单宁细腻匀密,酸度怡人,可惜,可惜!有酒友说,如果木塞没有问题,可能是今晚冠军。我也点点头。

第四款:Siro Pacenti Brunello 1997,香气是皮革、烟熏、干花、黑樱桃、茶叶,一些甜香料,后来又发展出了蘑菇和泥土,很丰富。口感同香气相称,架构完整,回味悠长而有力。这是一支非常完整的新派布鲁耐罗。

第五款:il Colle Brunello 1979,香气中有些生青感,结果主人证实那年采摘得相当早。其他香气和结构都在,而且显得很年轻,但生青感让它略逊一筹。

第六款:Poggio Antico Brunello Riserva 1979,这是James Suckling很青睐的酒庄。香气让我大跌眼镜:奶油甜雪利(Cream sherry),一点百利甜酒,一点松针,很鲜美,甚至像上海的泰康黄牌辣酱油(上海辣酱油其实既不辣亦非酱油,本是来自英吉利的伍斯特沙司,甜, 带有氧化风味,咸味,大量各式香料和一些松子味)。入口浓郁,但全无单宁,酸度撑起了酒的骨架,同时在浓郁之外带来了轻盈的感觉,回味也相当长。我突发奇想,建议试配甜品,叫来了抹茶蛋糕,结果入口是绿茶、山楂和矿物质感,倒也不离谱。真是妖物。

第一款2006的il Colle一直在杯中发展,等到第五支酒上桌时,马厩味已散去,绽放出鲜甜的香气,可以说是鸡汤加话梅,入口又有樱桃的滋味,单宁依旧耐嚼,回味依旧极长 — 它打开了。专给意大利打分的酒评人Walter Speller给这款酒15分,他的评价是:“中等宝石红, 植物味甚至可说是蔬菜味。 入口带有马鞍的气味,非常熟甜的果味。不是特别复杂, 和生青的单宁反差明显。 收尾有发热感。”我能理解他的品酒记录,也理解他的打分,但看来他的结论下早了。结合1979年il Colle陈年后的表现,我感觉这是一家很有耐心的酒庄,生产很需要耐心的酒。

难题来了:“哪支酒最好呢?”

第二款香气惊艳,但与口感略失平衡,三号木塞污染,五号略显生青,马上排除。四号复杂、平衡、持久,很能展现新派布鲁耐罗的性格,最适合推荐给酒友;一号持久,需要长时间才能达到平衡,并显现其复杂性,个性强,强得有点不近人情;六则是妖物,表现无法以常规衡量,但我明白自己会一直津津乐道于这意外的艳遇。

哪一支酒最好?分数,能反映这些酒给我带来的乐趣吗?我想了挺久。

当时我给主办者的答案是一和六并列。但其后回想起来,实在恨不得能够一、四、六狡虎三窟,实在是一只贪心的懒老虎啊。 然后又联想起多年前学习欣赏西方古典音乐的经验。有乐评家说:伟大的曲目,当得起多个迥然不同,但同样伟大的演绎。比如谈起马勒的第九交响曲,我可以说伯恩斯坦指挥柏林爱乐的那个无法再现的现场是最值得推荐的版本;朱利尼指挥柏林爱乐的录音,那优美绝伦的弦乐,是最令我感动的演绎;而瓦尔特1938年逃离纳粹魔爪前指挥维也纳爱乐的单声道现场,由于动荡的时势,反而满是如同刀锋般尖锐深刻,一样的不可或缺。哪一个版本最好呢?

如果把“好”置换成“美”,就简单了:这三支酒都非常美,而且各有美妙之处。伟大的曲目,当得起多个迥然不同,但同样伟大的演绎;伟大的风土,也当得起多个迥然不同,但同样优秀的演绎

酒会结尾,我向主人要了剩下的Poggio Antico回家,只有一小杯的量。第二天,酒没有明显衰退,复杂性似乎略有降低,可以归纳为巧克力波特+辣酱油,酸度依然撑起了骨架。酒入杯半小时,我浅啜了近一半,然后一饮而尽,满怀感恩之心。

相关阅读:
托斯卡纳葡萄酒:吸引全世界的目光
意大利葡萄酒:一个独特迷人的世界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