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二级庄:宝玛酒庄 Château Palmer

20世纪60年代有个很好的开头,但是接下来1963、1965和1968的收获令人失望之极,年轻的Betrand Bouteiller不得不采取了他管理生涯中几乎最沉重的决定:不生产Château Palmer。正是因为两大酒商股东的强大财力和专业支持,所以酒庄的决定都可以基于长期的发展预期,可以为了酒庄声誉决定五年内三年一瓶不产,也可以同其他顶级庄一样提前销售1961年份——这就是近来炒的沸沸扬扬的期酒的雏形;一切运转良好之后,酒庄也于1990年更换了42个不锈钢酿酒桶,也扩大了第一年陈酿酒窖,到如今可以装800个橡木桶的容量。

bg_quatre_saisons_chai

20世纪后半页在名庄间刮起了二军酒的风潮,于是1983年Château Palmer也创立了副牌——“将军珍藏”(La Réserve du General),呵呵,查尔斯·宝玛将军甘为之决斗的珍藏么。再后来,1998年酒庄调整了副牌酿造的哲学,改名为“Alter Ego”,拉丁文的“另一个我”,中文译名翻译得很妙:”知己“——副牌不是附属的品牌,而是对同一土地不同的诠释。就像我遇见的很多酿酒师,他们都喜欢把自己的副牌叫做“un autre vin”(另外一种酒),而不是“un second vin”(二军酒)——Alter Ego就是Château Palmer来自同一土地同一气候,同一年份的另一个自我么。

翻过千禧年,遵循上一代启用年轻人的决策,贝特朗把管理的位置也让给了年轻人:30多岁的Thomas Duroux本身就是同时十分熟悉新旧世界的酿酒师和农学家,在意大利、加州都有酿过酒——这是酒庄面对新世界的竞争的应对。

品酒,品酒,宝玛一年又一年

要说起宝玛庄的酒,大可先听一听一大批文人骚客、知名专家的发言。

Chateau Palmer 宝玛庄 主牌Chateau Palmer 宝玛庄 副牌Alter Ego

首先是一位著名酒痴让-保罗·考夫曼(Jean-Paul Kauffmann),法国著名的记者和作家。此君曾经被绑架拘留在黎巴嫩三年之久,关在监狱里,传说他的娱乐项目就是反复不停的背诵1855年波尔多分级列表——此君坚持认为记不全此列表就是自己脱离了文明社会、成为一野蛮人的铁证。还好他在快记不住的1988年得以回到法国,重新成为文明人。他在波尔多南部的Lande森林里找了一座房子,写了一本书叫《归来的小窝》(La Maison du Retour)。这位把波尔多名酒背得滚瓜烂熟、并参与写作去年年底发行了中文版的《1855年列级名庄》的先生,在他2007年发行的的回归之作里面这样顶礼膜拜的描述宝玛庄Château Palmer 1961:

“61年的宝玛可以解忧…… 我不知道红酒可不可以作为永恒完美的存在,但是无论怎样,这款酒让我觉得无懈可击…… 这简直是快带有负罪感的幸福,追赶着隐藏在这好酒之后的真理。这款酒做到了在两个悖论之间的平衡:精致细腻和强劲有力…… 精心修饰的妆容和性感婀娜的身姿,这两个特点很好的形容了这款1961年带给我的礼物。”

——1961年是波尔多上世纪的绝顶好年之一,而宝玛庄更把这天堂般的年份表现的淋漓尽致,自此酒庄名声大振,跻身超级庄行列。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Trackbacks/Pingbacks

  1. 葡萄酒纪录片《红色情结》在柏林电影节上映 | 酒博网 - 2013年2月19日

    […] Ford Coppola),帕图斯(Pétrus)庄主克里斯蒂安·穆伊克斯(Christian Moueix),宝玛酒庄(Château Palmer)的总经理托马·杜胡(Thomas Duroux),拉图酒庄(Château […]

  2. 软木塞 vs 螺旋盖:哪种瓶塞更好? | 酒博网 - 2013年2月20日

    […] 不过再好的软木塞也就三十四十年左右的寿命,于是老酒需要定期换塞。这方面的经典例子是在2005年,波尔多左岸列级名庄宝玛酒庄(Château Palmer)专门派出专家,为澳门葡京大酒店收藏的500瓶1961年份的红酒换塞。由于1961年是波尔多20世纪最经典的年份之一,也是此庄成名宝作,此例轰动一时,媒体竞相报道,也作为酒庄庄主Thomas Duroux的大事纪之一,记录在册。据记载这批红酒坏掉的数量极少——以宝玛酒庄的专业性,为好酒选择合适的瓶塞自然不在话下;而以葡京大酒店的财力,以合适的条件存储红酒的能力也自然不是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