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评家布尔奇推荐:波美侯Pomerol的平价酒庄

波美侯(Pomerol)是波尔多法定产区中最小的一个,却也是最著名的产区之一。这里没有任何分级,却名家辈出;历史悠久,却直到上个世纪才走上国际舞台;风格让人陶醉,价格却让人望而怯步,至少对不少酒庄来说如此。请跟随大师的文字,一起了解这蓝黑粘土之上的神奇产区。

波美侯(Pomerol)产区宽3公里,长4公里,占地不到800公顷,是波尔多法定产区中最小的一个,却也是最著名的产区之一。这里的一些生产商会提到波美侯产区的罗马血统,因为当时有两条罗马古道横穿此地。另一些人则会强调在12世纪把这里是圣约翰济贫院的封地,所以济贫院的修士们对波美侯红酒产生了一定影响。这些推测都没有提到葡萄树本身,“Pomerol”这个词很可能来自拉丁语里的pomarius,意为果园。

Village de Pomerol,图片来源:Claude-Olivier Marti

Village de Pomerol,图片来源:Claude-Olivier Marti

梅洛(Merlot)在波美侯声名鹊起的历史并不长,而且是在非常偶然的情况下为众人所知。1880年左右,当地的葡萄园饱受根瘤蚜肆虐之苦。当时,马尔贝克(malbec)是整个地区除了白葡萄外种植最为广泛的葡萄种,被当地人称作佩萨克(Pressac),可马尔贝克葡萄却不适应防治根瘤蚜所必需的嫁接:嫁接后这种葡萄树非常容易腐烂,产出的葡萄酒含水量太高。相比之下,梅洛则更容易,于是当地人认为改种梅洛葡萄是个绝妙的点子。

梅洛葡萄非常适应波美侯的环境并因此成功抵挡了其他葡萄品种的竞争。用这里出产的梅洛葡萄所酿出的酒千变万化,个性鲜明。波美侯产区中心有一块20多公顷的粘土高地,那里有著名的帕图斯(Petrus)出产的,那种散发出松露芳香的梅洛。而种在边缘地带,靠近康色扬酒庄(La Conseillante)和邻村白马酒庄(Cheval Blanc)附近沙砾质土壤上的梅洛葡萄则会带有紫罗兰的典雅芬芳。

说到种植梅洛葡萄,还不得不提一种更加松软,时而混合粘土和沙砾的沙质土,这种土壤能带给葡萄酒不同的香气和质地。那不少庄园主都会强调的坚硬沉积岩是什么?亨利·昂杰贝尔(Henri Enjalbert)教授在其600多页的著作《圣艾美隆和弗龙萨克产区的著名葡萄酒》中做了一段相关略述。坚硬沉积岩指的是一种松软的含铁砂岩,但科学家们很难衡量这种土壤的实际重要性。

波美侯的葡萄园

波美侯的葡萄园

波美侯产区不仅仅只有梅洛。如果说帕图斯酒庄和里鹏庄园(Le Pin)一样已全部种植梅洛葡萄的话,那么被当地人称作“le bouchet”的品丽珠则依旧在百花堡(Château Lafleur)保持着50%的种植率,并且给予了红酒一丝不凡的优雅。刚才所举的两个庄园都属于极端的例子,大部分位于波美侯产区的庄园一般都是按80%的梅洛葡萄和20%的品丽珠种植。梅洛能使酒更加强劲,品丽珠则使酒更加优雅。

波美侯产区的另一大特点是细分成许多的小庄园。德尔斯酒庄(châteaux de Sales,48公顷),嘉仙酒庄(Gazin,26公顷)或柏安特酒庄(La Pointe,23公顷)算相对较大的庄园,但它们都属于特例。许多庄园占地一公顷都不到,在规模最小的波美侯行业品酒会上都可以看到一百多款葡萄酒。

波美侯的崛起

波美侯红酒的发展离不开帕图斯(Petrus)和一位了不起的女性——玛丽-路易斯·鲁巴(Marie-Louise Loubat)。她在1925年买下了一部分土地并在1945年盘下了整个庄园。在那个时代,女性成为葡萄酒中间商可不是件小事。鲁巴夫人很快就把握到了这个产区优势和特点全在那著名的蓝黑色粘土上。波美侯产区气候寒冷,但她为了酿造出一种名为“土地之血”(sang de la terre)的红酒尽全力促使葡萄成熟。鲁巴夫人深谙市场营销,她曾将一箱帕图斯葡萄酒寄给年轻的伊莉莎白,也就是未来的伊莉莎白二世女王(Elisabeth II. Séduite)。帕图斯酒的魅力连年轻的女王也难以抵挡,顺利在1947年11月20日成为女王婚礼用酒。从此,一段传奇便诞生了。

Marie-Louise Loubat

Marie-Louise Loubat

从1945年一直到1961年逝世,鲁巴夫人创造了一系列传奇佳酿。在经历1956年著名的大霜冻后,79岁的她没有将葡萄树连根拔去,而是主张将它们砍去部分并进行嫁接,这样才保全了这座历史悠久的葡萄园。如今,帕图斯庄园是莫艾克斯(Moueix)家族的明星品牌,确切的说是已故的让-皮埃尔·莫艾克斯(Jean-Pierre Moueix)的掌上明珠。而在酿造方面,奥利维尔·贝汝艾(Olivier Berrouet)于2008年继承其父衣钵,酿出了2009和2010年份酒。传奇就此延续。

让-皮埃尔·莫艾克斯(Jean-Pierre Moueix)自然也是波美侯产区的另一个功臣。1937年,这位科雷兹人在里布尔纳(Libourne)做成了一大宗葡萄酒生意。他还曾和玛丽-路易斯·露巴共事,并从1945年起获得帕图斯葡萄酒的独家分销权。1953年,他买下了卓龙酒庄(châteaux Trotanoy)和帕图斯之花(编者注:Lafleur-Petrus,这个名字来源于其地理位置在百花堡和帕图斯之间,但并不是帕图斯的副牌),1959年又成为拉格喜酒庄的主人。1959年,他同样抓住了大霜冻带来的机遇:预见了葡萄酒脱销的他买下了市场上所有的待售库存。1964年,他获得帕图斯的大部分股权,之后买下了其他几座庄园,同时建立起一个遍及世界的销售网络,波美侯产区从此声名远播。

米歇尔·罗兰也是位不得不提的人物。他出生在波美侯,不仅是著名的国际顾问,还在一度长期拥有好牧人酒庄(château Le Bon Pasteur)的产业。其妻丹妮(Dany)建立了一家酿酒实验室,该实验室在波美侯葡萄酒成功进军全球市场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柏图斯酒固然好,但我们也不能见树不见林。和梅多克、格拉夫和圣艾美隆产区不同的是,波美侯产区没有列级明装分级制度。在1943年德军征购时,有过一次暂时的分级,那时老赛丹庄园(Vieux Château-Certan)和康色扬酒庄(La Conseillante)虽名列前茅,却被划归成梅多克产区下的第三等酒庄。帕图斯酒在当时并不出名,在分级中排名中等。如今,从价格排名上来看,最贵的首当其冲是帕图斯酒,其次是百花堡(Lafleur)、里鹏(Le Pin)、卓龙(Trotanoy)和其他一些庄园。另外还需要算上克里奈教堂(L’Eglise-Clinet)、康色扬(La Conseillante)、乐王吉尔(l’Evangile)、老赛丹(Vieux-Château-Certan)、帕图斯之花(La Fleur Petrus)等许多其他的酒庄。但除了这些定格令人望而怯步的著名酒庄,波美侯产区也有一些酒庄同样出产优质佳酿,价格却亲民许多。

以下是酒评家布尔奇推荐的一些价格平易近人的优质波美侯酒庄,国内的价格虽然不如给出的欧洲参考价那么吸引人,但相比其他波美侯葡萄酒也是性价比之选了:

值得推荐的平价波美侯

Château Taillefer 2010
礼仪城堡 2010

占地12公顷,拥有砂砾石质土壤的礼仪酒庄,由Catherine Moueix精心打理。该酒庄把最好的土地以及四分之一的面积用于种植品丽珠。此款酒优雅轻盈,集中度高且清新宜人,适宜窖藏多年。
欧洲市场零售价:20欧元

Château Beau Soleil 2010
阳光古堡 2010

阳光古堡仅仅占地3,5公顷,坐落于利布尔纳(Libourne)的东北部,土壤为细细的砂砾质。这座美丽的花园式酒庄属于Thierry Rustmann,他曾经长期管理着一家梅多克列级庄。阳光古堡出产梅洛占主要成分的优雅的葡萄酒,2010年份更是予人新鲜饱满之感。
欧洲市场零售价:22欧元

Château Mazeyres 2010
美芝荷堡 2010

坐落于利布纳尔(Libourne)门户位置的砂砾石土地上,同时在嘉杜索(Catusseau)拥有另一块石灰质青砂岩土质的葡萄园。美芝荷堡酿制酒体轻盈的葡萄酒。Alain Moueix(圣埃美隆列级庄弗朗萨克酒庄拥有者) 运用在佛朗萨克庄园一样的、类似生物动力法的方法酿制这里的酒。
欧洲市场零售价:25欧元

Château La Croix du Casse 2010
卡斯十字堡 2010

Philippe Castéja,拥有Borie-Manaux和几家比如波亚克的Batailley这样的列级庄,在2005年买下了曾属于Jean-Michel Arcaute的卡斯十字堡。酒庄面积9公顷,全部为古老的砂砾石土壤,出产强劲且具有陈年能力的葡萄酒。该酒庄的2010年份葡萄酒非常成功,将会铭刻在酒庄历史里。
欧洲市场零售价:28欧元

Château Fayat 2010
法雅城堡 2010

坐落在Libourne(利布尔纳)中心,受Clément Fayat在波美侯三个酒庄风格的影响。得益于几笔重要的投资,以及在圣艾美列级庄多米尼克酒庄总经理Yannick Evenou的领导下,法雅城堡出品的酒有非常大的提升。此款2010年酒优雅复杂,彰显了酒庄向名庄品质迈进的决心。
欧洲市场零售价:31欧元

相关阅读:
波尔多2013:三十年来最艰难年份
巴罗洛 Barolo :王者归来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