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日论寒天:葡萄园里的霜冻

霜冻作为一种常见灾害一直广泛威胁着全球的葡萄园,1945、1956、1991以及1994年的波尔多霜冻令很多酒庄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趁着酷暑夏日,知味跟大家来聊聊这种听起来就很冷的灾害吧。

1991年4月21日,一场霜冻席卷整个波尔多。这场灾难在一夜之间就毁掉了波尔多当年近一半收成,仅仅一个晚上,波尔多酒商的损失就达到40亿法郎。短短几天时间,包括右岸名家之一的白马酒庄(Cheval Balnc)在内,陆续多家酒庄宣布放弃该年份。

帕图斯(Pétrus)的庄主克里斯蒂安·莫艾克斯(Christian Moueix)回忆,他在右岸的重要葡萄园损失达到80%以上,部分庄园颗粒无收。但他本人也在这场灾难中证明了作为帕图斯守护者的实力:当日一架直升机昼夜悬停在帕图斯葡萄园的上空不断掀起气流,虽然最后最后这一年份的葡萄还是因为品质达不到酒庄的要求而没有产酒,但这一看似疯狂的举措还是为酒庄保住了70%的葡萄藤。

遭遇霜冻的葡萄园,来源:Jimh.

遭遇霜冻的葡萄园,来源:Jimh.

霜冻,是指空气温度骤降至零度以下引起的农业灾害。除了1991年外,1945,1956以及1994年波尔多都遭受过霜冻损害。严重的霜冻不仅会影响当年的产量,甚至能波及至后续几年,比如1956年发生的大霜冻曾经导致大量葡萄藤根部死亡,大部分酒庄不得不在后续几年重新种植整个葡萄园;1991年霜冻虽没有这么大的杀伤力,但大伤元气的葡萄藤也让后续的一两个年份失去魅力。

虽然霜冻在夏季以外的季节都可发生,但过去,波尔多的大型霜冻灾害都发生在四月前后。这段时间正是葡萄藤萌芽时节,幼芽遇到低温即有可能死亡或是发育不良,直接波及未来全年的情况。除了上述波及全波尔多的霜冻年分外,每年还有小范围的霜冻偶尔发生。那些靠近河流的酒庄,比如金玫瑰(Gruaud Larose)拉图(Latour),宝嘉龙(Ducru Beaucaillou)等等会比较幸运,河流的庇护有效阻止了气温骤降过程。但玛歌村靠近树林的区域,整个格拉夫产区(Graves),右岸圣爱美隆产区(Saint-Emilion)面向北部的山坡,仍然是霜冻的多发地区。

霜冻天气下的老藤,图片来源:Rich Hansen

霜冻天气下的老藤,图片来源:Rich Hansen

当然,随着时代的进步和经验的积累,霜冻的预测越来越精细;专业的栽培顾问团也总结经验,寻找那些最容易受灾的区域,在那里种上晚萌芽的赤霞珠来避开危险时间,即使1991年的大型霜冻再次到来,相信更多的酒庄都会有更有效的处理方案。

不过新时代总能制造出新问题,如今在全球市场对葡萄酒成熟度要求越来越高的情况下,不少酒庄都在把采摘时间延迟到10年前他们想都不会想的程度。于是,过去从未被人重视的秋季霜冻现在反而变得危险起来;不过,千万别指望波尔多出产冰酒。

相关阅读:全球变暖终结波尔多?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