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葡萄酒旅行记:去柏林做葡萄酒竞赛评委

阿姆斯特丹机场的候机大厅修了个高高的落地大窗,正对停靠飞机的航站楼,直接可以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飞机们起落——苏雅的酒窝蛇年最后一些葡萄酒文字,就面对着熙攘来往的飞机被敲了出来。于是我便写了自己今年的一次葡萄酒旅行:飞去柏林的那次旅行,因为葡萄酒,就变得无比亲切可爱起来。

德国人不仅产出享誉世界的葡萄酒,也有自己的国际葡萄酒竞赛。就像德国杜塞多夫酒展(Pro Wein)已经成为国际专业酒展新星,在德国人的严谨组织下,柏林国际葡萄酒竞赛开赛数十年,逐渐成长,也俨然跻身国际上足具规模的几大酒评竞赛之列。

机缘巧合,我在法国的一次酒业活动里结识了柏林葡萄酒竞赛评委会管理负责人,这位德国先生一看我是个中国姑娘,居然会讲法语会讲英语,而且又是个葡萄酒撰稿人,估计觉得像看大熊猫一样稀奇。正好当年柏林竞赛在冬季传统版的基础上,因为参赛酒品数量的增多,增加了夏季版,大赛正要补充评委,这位德国先生自觉发现了大熊猫,便邀请了我。正巧我在波尔多乡间百无聊奈,捡了个葡萄酒旅行的邀请,便一路北上,飞去柏林做了葡萄酒竞赛评委。

到了柏林,我们被分为六人一组,每天盲品三到四个小时,按照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OIV所设计的评分规则,在告知葡萄品种的情况下,给几十组葡萄酒打分。品酒的时间和数量都按照OIV的规定,不得超过上限,以免评委过度疲劳,影响品酒质量。分数出来,去掉最高分和最低分,平均分超过92分便是特等,超过85便是金奖。三天中,各位评委打招呼,开头不是谈天气也不是谈吃饭,而是,你们找到特等酒了吗?

国际葡萄酒竞赛给各种葡萄酒一个获奖的机会,虽然因为品酒的个人主观性等种种因素,近来受到了一些质疑,但是不妨碍其做为一种葡萄酒甄选的方法——评委们集中盲品,在众多同产区或者同葡萄品种的酒品中比较,选出的获奖酒品,肯定是有它的出彩之处的。

评委们大多都是德高望重的酒届前辈,不乏颇多退休返聘的酿酒教授。我所在的评委组六人六个国籍,各自独具风格,和他们一起判酒,颇有意思。比如评委组组长是法国人,主持小组评分秩序,有天迟到了,我们都等他,德国大叔便开他的玩笑,跟我说,贝尔纳肯定在讨论菜谱 ! 唔,做葡萄酒的德国人也开玩笑。

意大利酿酒退休教授在我旁边,打分属于表达派,差酒就哭丧着脸,好酒就高兴连连,最后一天我们判了几组加强酒,一只比一只出彩,意大利爷爷品得手舞足蹈,不断的要侍者加杯子,舍不得倒掉,全部都给了特等:这是一位意大利酿酒人的南部热情。

评委组年纪最大的瑞典老先生做葡萄酒收藏和品酒俱乐部,也是第一次来做柏林评委,打分一丝不苟,庆功宴的时候和我一桌,对波尔多酒庄如数家珍。老先生听闻同席法国人家里有片教皇新堡的地,眼睛直发亮,抓住机会问教皇新堡土著,那里有什么好酒?某某名庄是否名副其实?什么时候能喝到您酿的酒?……畅谈无阻。

做国际比赛评委是个很累的活计,赶飞机旅行到很远的地方,坐着连续品酒小时酒,有时酒的质量还差强人意(比如我们有天上午连续几组都是德国大产量、酒体单薄的红葡萄酒,全组人都表示很痛苦),不过能够见到这些品到好酒就能手舞足蹈、谈起好酒就能眼睛发亮的人们,我就觉得很愉快。真心热爱葡萄酒的人,是热情而真实的。飞去柏林的那次旅行,因为有了这些热腾腾的热爱,就变得无比亲切可爱起来。

相关阅读:
中国白酒品牌亮相波尔多Vinexpo
布鲁塞尔世界烈酒竞赛特稿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