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专栏:酒展和葡萄酒大师班的前世今生

法国葡萄酒在国际上的成功并非天赐。很大程度上,这都离不开酿酒商们在国外各大葡萄酒展会、竞赛以及其他活动中所打下的基础。同样,其他国家的葡萄酒行业,能否从中学到一些宝贵的经验?

展会拥有非常悠久的历史,在过去又被称作“集市”( foire)或“市场”(marché)。从12世纪开始,香槟地区的历代伯爵都曾为“香槟集市”(la foire de Champagne)提供场地并保证集市酒商们的安全,因此成就了该集市的兴旺。许多法国城市之所以能够声名远扬,也多亏当地集市的繁荣。史学家P. Huvelin说过:“在特殊组织的保证下,卖家和买家就这样在固定场所定期相会。”这句在1897年说的话经历了一个多世纪仍然没有过时。同样,为了奖励出色的农业生产者,拿破仑于1805年创立了如今的法国农业展。葡萄酒自然不会缺席这些盛事。正是在1855年的巴黎世博会上诞生了著名的波尔多产区分级,为的是能让波尔多从勃艮第及香槟地区的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而在1904年巴黎博览会上则设立了葡萄酒的独立展区。

历史文献中的香槟集市

历史文献中的香槟集市

博若莱的著名产区弗勒里(Fleurie)从1925年起开始举办葡萄酒展会。而在这之前,位于科尔马的阿尔萨斯地区葡萄酒展览会(foire régionale des vins d’Alsace)便在1870年普法战争后诞生。其实还有更悠久的葡萄酒展会:1476年,法国国王路易十一世签发了两封特许信,授予亚眠市举办两场葡萄酒集会的权利——一场在圣雷米(Saint-Rémy),另一场在圣尼古拉斯(Saint-Nicolas)。当需要向海外推广法国红酒时,法国食品协会(la Sopexa)当仁不让组织本国葡萄酒生产商参加国外展会。Sopexa的法比安娜·乐高克(Fabienne Le Goc)为我们历数道:“每年我都要组织十五、六场海外参展。一般是前半年在欧洲和亚洲辗转,后半年则奔赴美洲和澳大利亚。全球法国食品协会各分部和各地联络机构都会予以协助。”2014年,他们继续着马不停蹄的征途:三月,德国杜塞尔多夫Prowein;四月,新加坡Wine&Spirit;五月,香港Vinexpo Asia;六月,伦敦Wine Fair。法国食品协会在得益于国外展会的同时也没有放过参加法国本土的大型葡萄酒活动的机会。而像Vinexpo这样的法国本土展会葡萄酒活动也走上了国际化的道路: 1981年, Vinexpo诞生于法国, 该国际葡萄酒及烈酒展原本每隔两年在波尔多举办,从1998年起开始走出国门,于是就有了像2014年香港Vinexpo Asia这样的葡萄酒盛事。

转向国际

除了Sopexa外,其他表现特别活跃的机构还有Sial(国际食品及饮料展览会)。该展会每年10月在巴黎维勒班特(Paris-Villepinte)举行。十五年来,Sial的足迹遍及全球,包括中国、阿联酋、加拿大和巴西。Sial总经理瓦莱丽·罗贝里(Valérie Lobry)指出:“我们也正在研究其他的展会目标地,比如说哥伦比亚,不仅要把农产品当然也要把葡萄酒一起带往那些地方。”值得一提的是,组织展会是这些机构的重要经济来源,因此近年来此类展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尤其是在法国。另外由于欧盟允许葡萄酒出口,越来越多的酒展也在在法国境外举办。酒展行业因此焕发生气:那些没有赶上国际化步伐的发展每况愈下,某些固守法国血统的展会便是如此。国际化是葡萄酒的未来。

像国际展会这样的集体活动多少会存在管理上的条条框框,不愿加入的人士还可以利用商会网络,位于墨尔本的法澳商会就是其中之一。该商会由熟知葡萄酒市场的奥利维耶·岱尚(Olivier Deschang)领导,在当地无偿为法国葡萄酒搭建经销商联系网络。正如奥利维耶所言“商会定期会组织活动,我们非常乐意成为进口商们的中间人。”目前,要在法国境外组织葡萄酒大师班仍然非常复杂,不仅因为语言障碍,更是在于课堂用酒的供应问题。何况这在法国本土已并非易事,很少有人敢冒风险,但中国的知味葡萄酒杂志则做了个很好的榜样:今年3月,他们在上海成功举办了三场大师班,邀请了英国著名品酒师杰西斯·罗宾逊(Jancis Robinson)和精通三种语言并有丰富大师班经验的意大利酒评家伊安·达加塔(Ian D’Agata)作为课程主讲。在大量媒体报道宣传下,1855波尔多列级庄联合会备受关注与推崇。

顶级大师班,即有最顶级的大师,也有最顶级的观众(观众里的“大人物”:左下,伊安·达加塔和贝尔纳·布尔奇两位大师;右下,WSET全球总裁Ian Harris和WSET的全球交流部主管David Wrigley MW)

顶级大师班,即有最顶级的大师,也有最顶级的观众(观众里的“大人物”:左下,伊安·达加塔和贝尔纳·布尔奇两位大师;右下,WSET全球总裁Ian Harris和WSET的全球交流部主管David Wrigley MW)

为参赛忙碌的人们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各大葡萄酒比赛所扮演的角色。参加此类比赛对于外国酿酒商来说是在葡萄酒世界立足的绝佳机会,但其中却很少见到法国同胞的身影。在法国本土,葡萄酒比赛由于盈利可观数量也不少,法国酿酒商还是非常乐意送酒参加国内评选的,但他们极少把酒送去外国参赛,主要还是由于物流运输不便的原因。但令人欣慰的例外还是存在:这五年来,波尔多和优级波尔多酒庄毫不犹豫地投身到美国最古老葡萄酒赛事。该比赛的大本营在洛杉矶,今年正值其75周年庆。去年,法国酒庄在粉红葡萄酒比赛中取得突破。今年,高卢雄鸡又在诸如2011、2012、2013这几个艰难年份的红酒评选中脱颖而出。很明显,没有之前法国葡萄酒行业打下的基石,就没有今天的的傲人佳绩。

如果说法国葡萄酒创造了出口奇迹(三分之一用于出口),这并非偶然。在繁荣的现象背后,是一系列真正如蚁群般的辛勤工作和细化分工:从展示会到品酒会再到国外活动邀请。正如那句名言所说:“在进入葡萄酒领域之前,我没有接受任何专业训练,有的只是对美酒佳酿的欲罢不能。”(出自Colette,法国20世纪上半叶的女作家)

相关阅读:
中国葡萄酒发展峰会系列报道(一)直击大师封闭品评三小时
中国进入葡萄酒的理性时代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