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知味君

蒙哈榭与珍稀老年份燧石齐登场,与大师共赏法国伟大白葡萄酒晚宴

  大部分人的葡萄酒启蒙作品都是干红,而白葡萄酒则是在进阶入门成为真正的饮家之后,才在品鉴清单里占领一席之地。若将目光放到堪称世界葡萄酒均价金字塔之巅的勃艮第产区,就会发现白葡萄酒的地位简直不容小觑,白葡萄酒的产量几乎是红葡萄酒产量的一倍。沪上炎夏将至,正是喝白葡萄酒的绝妙时机,是时候进一步领略白葡萄酒的美好了! 7月9日周五,知味首席科学家,世界级酒评人Ian D’Agata大师选取了法国各个产区醉具代表性的白葡萄酒名家,包括勃艮第名家 Etienne Sauzet...

夏布利大名家Christian Moreau配额,勃艮第还未涨价的宝地!

这是知味葡萄酒杂志的第300期荐酒。 酷热的夏天想喝什么酒?相信大家脑海中浮现出的词大概有清新、爽脆、活力,比如来自勃艮第北部的夏布利(Chablis)。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莫罗酒庄(Domaine Christian Moreau)是产区的近年来的超级明星,凭借其优雅细腻,果香与矿感俱佳的风格,屡获酒评家高分,且品质稳定。近10年来,其特级园和一级园酒款的AM评分几乎没有低于过90。今天我们既为大家带来了曾被林裕森老师赞誉“如山泉般纯净”、适合入门尝鲜的一级园,也有AM 91...

上海|新西兰北岛明珠,霍克斯湾葡萄酒官方认证课程

霍克斯湾(HAWKE’S BAY)是新西兰醉古老,也是第二大葡萄酒产区,位于新西兰北岛,南纬39.4度。气候与波尔多相似,皆为海洋性气候。霍克斯湾盛产酒体饱满的红葡萄酒,新西兰(总产量)90%的梅洛、赤霞珠和西拉都来自该产区。其独特的风土条件和人文特征完美地融合及展现在所出产的葡萄酒中,使得其在国际上也享有盛誉。...

一支难求的膜拜清酒「而今」,个位数官方配额都在这里了!

这是知味葡萄酒杂志的第299期荐酒。 「而今」,经常光顾日料店的老饕们应该很熟悉这个膜拜级别的清酒品牌了,人气程度简直可以把“难买”两字印在酒标上。这次荐酒君花了很大力气找来了四款,包括「特等雄町35%」!装瓶时间都在两个月内,酒液非常之新鲜,数量非常之稀少,还请小伙伴们看准了就抓紧下手! 本次第一款清酒为超人气款「而今 纯米大吟酿 白鹤锦」,6月1日才刚刚装瓶,所以是预售,可惜的是总共只抢来了6瓶配额…单支仅2支;第二款「纯米吟酿 八反锦」、第三款「纯米吟酿 雄町」和第四款「特等...

遗世而独立的传奇名庄 Château Rayas 垂直晚宴

这是南罗纳河谷金字塔尖的酒庄,是教皇新堡产区独一无二的神。 这里没有宏伟的城堡,只有破旧的农舍;这里没有南罗纳河谷常见的鹅卵石,只有沙地和石块,这里没有高科技的酿酒设备,只有传承百年的老式酒窖;这里也不采用13种葡萄混酿,却用醉经典的歌海娜和西拉做单一品种。这个遗世而独立的传奇酒庄就是 Château Rayas。  ...

勃艮第大名家Drouhin特级园配额, 巴塔蒙哈榭Beze爱侣园都有!

这是知味葡萄酒杂志的第298期荐酒。 知味始终致力发掘实力超群,而且大家在喝过之后都经不住大赞其品质的勃艮第好酒。今天将再次重磅推荐一家精品酒商Maison Joseph Drouhin。虽说是酒商,但酒款大多来是家族自己的葡萄园,比如大名鼎鼎的Clos des Mouches“蜜蜂园”、得到AM95分高分加出色性价比❤推荐的Amoureuses“爱侣园”以及产量稀少的Batard-Montrachet特级园干白、大名鼎鼎的Chambertin-Clos de...

波美侯王冠明珠璀璨,帕图斯里鹏压轴9大名庄晚宴

但识波美侯,何堪无美酒?波美侯(Pomerol)的葡萄园不足800公顷,是波尔多法定产区中醉小的一个。这里的酒庄规模都不大,而且连头牌的那几家都极其朴素,更没法跟梅多克(Médoc)或是邻村圣埃美隆(St-Emilion)的雄伟城堡相提并论。但正是这里,诞生了波尔多醉贵的葡萄酒,无论从品质还是价格上,都绝对有着凌驾于其他波尔多酒庄的实力。   这里的葡萄园位于高地上,呈梯田状蔓延。葡萄园表层土壤为黏土、沙土和砾石的混合物,特别是东北部的波美侯高原(Pomerol...

上海|十四代坐镇,清酒豪华阵容晚宴!看谁能留名“清”史?

清酒,同花道与茶道一样起源于中国,奈良时期传入日本后开始不断发展,风靡全国。日本人对清酒的爱可谓是真心实意且跨越了千年,将其以国名冠之,称之为“日本酒”。近些年,清酒之风在国内也是吹的愈发猛烈,清酒的标签不再是狭小温馨的居酒屋中,用来以醉意洗去一身疲惫的廉价酒精。从1990s起,以匠心闻名于世的日本人开始了清酒复兴,清酒酒造不断精进技艺,致力于酿造出兼具色,香,味,韵的琼浆玉露。    ...

上海|站在鄙视链顶端的单一麦芽,威士忌风土名家品鉴课

👆星标这个公众号,每一款好酒都不错过   威士忌的风潮盛行已久,可以说是生活中出镜率醉高的烈酒了。如今大家早已不满足夜店里常卖的芝华士和黑方,而是向往格调更高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就像电影中的律师们总爱在下班后来一杯double single malt。纯粹的东西总是更迷人,因此相比调和威士忌,单一麦芽也总是更精致珍贵,可谓是站在了威士忌鄙视链的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