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秘闻:美国总统与葡萄酒

葡萄酒作为美国国宴历史悠久、不可或缺的饮品,白宫有着维护酒窖的传统。美国历史上的44任总统中有那么几位与葡萄酒有着非常特别的联系。跟知味一起来探寻白宫餐桌幕后的秘闻,了解五位美国总统与葡萄酒间的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乔治·华盛顿 George Washington 美国第1任总统

乔治·华盛顿 George Washington 美国第1任总统,来源:the White House

乔治·华盛顿 George Washington,来源:White House

在娱乐活动远不如今天丰富的200多年前,酒品消费曾经是排解忧愁或者增进欢乐的主要方式。在当时的北美洲大陆,还很少能找到今天已经随处可见的低度数葡萄酒,当时最为流行的啤酒、苹果酒、威士忌这样的烈酒,以及波特(port)、雪莉酒(sherry)和马德拉(madeira)这样20度左右的加强型葡萄酒。美国开国的总统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便是一位嗜酒的豪客。而他最喜欢的酒便是马德拉酒(Madeira)

大西洋上的葡萄牙属马德拉岛(Madeira)出产一种非常特殊的加强甜葡萄酒,在今天,这酒酿好后不是放进酒窖里妥善保管,而是任其风吹日晒,甚至放在专门的加热房内长期加热,几经波折后的马德拉酒口感彻底氧化定性,无论保管条件密封与否,口味都不再发生改变,因此也有“不死之酒”之称。而在当年,这样严酷的陈年条件其实是由运输船只上的颠簸和穿越热带地区的高温天气来实现的。在保存环境不佳的年代,马德拉这样氧化型较稳定的葡萄酒在保持风味方面无疑比其他葡萄酒更有优势味。所以也不难理解美国的开国国父们大多也都是马德拉酒的爱好者了。

马德拉酒(Madeira),来源:Eigenes Werk

马德拉酒(Madeira),来源:Eigenes Werk

根据研究了华盛顿提交给议会的账本的 Marvin Kitman在《乔治·华盛顿的花销账目》(George Washington’s Expense Account,1970)一书中指出,单单是从1775年9月到1776年3月,他就花费了超过6000美元(当年的美元!)买酒,而这些钱主要购买的马德拉酒。由此可以想见,这位伟人一些运筹帷幄的伟大时刻很可能都是手握一杯马德拉酒完成的,当年《独立宣言》的公布,国父们也是用马德拉酒来庆祝。

托马斯·杰弗逊 Thomas Jefferson 美国第3任总统

托马斯·杰弗逊 Thomas Jefferson 美国第3任总统,来源:the White House

托马斯·杰弗逊 Thomas Jefferson,来源:White House

在美国历任总统中,托马斯·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无疑算是最懂葡萄酒的。这位世人皆知的天才为法国文化深深着迷。在法国担任大使期间,他”微服出巡“,走访了法国的各大葡萄酒产区。尤其在1787年游历波尔多期间,杰弗逊根据自己的品尝经验和当地葡萄酒市场价格情况,对波尔多葡萄酒做出了等级评判。杰弗逊当年的判断,跟68年后法国官方评定的1855分级相比(见下图)基本完全一致,算是将波尔多葡萄酒分级的第一人。不过1855年官方评级主要根据的是波尔多葡萄酒多年的市场平均价格,杰弗逊当年当然也注意到了价格的等次。他本人无疑是葡萄酒专家,但也不必过分神话先贤。

在家乡弗吉尼亚州由杰弗逊自行设计的那座著名的 Monticello宅邸里,还有一间近25平米的酒窖来贮藏他的葡萄酒收藏,他还在家自己酿造非常喜欢的苹果酒。他曾颇富远见地说,“在美国,也能酿出多种像欧洲一样优质优秀葡萄酒,不是一样的种类,但品质无疑可以做到一样好。“

杰弗逊日记中记录的波尔多葡萄酒排名与68年后1855官方评级对比,来源:Thomas Jefferson on Wine一书

杰弗逊日记中记录的波尔多葡萄酒排名与68年后1855官方评级对比,来源:Thomas Jefferson on Wine一书

1774年,杰弗逊从欧洲引进了很多葡萄藤,由他的邻居和合作者意大利人 Philip Mazzei种植在Monticello宅邸附近,来实现他在美国酿出好酒的梦想。但因为虫灾和之后来临的大革命,一次又一次的种植尝试都失败了。差不多90年之后,美洲的根瘤蚜虫跟着葡萄藤被带到欧洲大陆,掀起了一场浩劫,几乎所有的欧洲原产酿酒葡萄(vitis vinifera)都未能幸免。如果当年人们就意识到美洲当地的根瘤蚜虫(Phylloxera)很可能就是导致杰弗逊移植葡萄不能成活的原因,或许后来的灾难就可以避免。

虽然杰弗逊的葡萄园最终也没能产出一瓶葡萄酒,但他先驱性的举动却为美国葡萄酒业后来的发展播下了种子。

遗憾的是,对很多人而言,杰弗逊在酒界的名气在很大程度上,并非来自于他选酒的品味和对美国葡萄酒业的远见卓识,而是由于一桩葡萄酒丑闻。

1985 年,在伦敦佳士得拍卖行里正在进行一场热火朝天的拍卖竞决,对象就是一瓶1787年的拉菲。这瓶红酒据说与其他一批陈年葡萄酒在巴黎的一个地窖中被发现,而拥有者据说是托马斯·杰弗逊,因为瓶身上刻着“1787 Lafitte Th. J.”的字样。这瓶珍世美酒最终以折合10.5万英镑的价格,由《福布斯》出版集团的副主席克里斯多夫·福布斯拍得(Christopher Forbes)。而这瓶酒的经手人哈迪·罗登斯托克(Hardy Rodenstock)曾经是流行乐队的经理人,后来成了葡萄酒收藏家,他总是能找到一些年代久远又十分珍贵的葡萄酒。然而,不久之后,关于这瓶酒的各种质疑甚嚣尘上:罗登斯托克一直不愿透露这批葡萄酒的发现者和发现地点。他的沉默寡言是否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在1988年通过拍卖购入好几瓶这一批次杰弗逊珍藏酒的美国大亨比尔·科克(Bill Koch)更是深信自己上了罗登斯托克的大当,他雇佣了前FBI探员和葡萄酒专家组成的团队对罗登斯托克进行了多年的调查,官司也打了很多年,关于这批葡萄酒的真伪一直疑窦重重。后来这件事被本杰明·华莱士写成《百万红酒传奇》一书。

时间到了1981年,另一个意大利人,Monticello宅邸的园艺副主管也是维吉尼亚州葡萄酒业的开创先驱 Gabriele Rausse的帮助下,在杰弗逊当年的葡萄园重新种上了葡萄,终于成功了产出了葡萄酒。现在杰弗逊葡萄园(Jefferson Vineyards)由本地人 安迪·里根(Andy Reagan)管理,出产多款葡萄酒。

杰弗逊酒园 Jefferson's Vineyards出产的酒款,来源:杰弗逊酒园

杰弗逊酒园 Jefferson’s Vineyards出产的酒款,来源:杰弗逊酒园

抛开那些煊赫一时、真伪难辨的古董葡萄酒,回归葡萄酒”真相在酒中“(In Vino Veritas)的本源,至少从今天的杰弗逊酒园出产的是真正可以让人享受的杰弗逊葡萄酒。

杰弗逊酒园官方网站:http://jeffersonvineyards.com

理查德·尼克松 Richard Nixon 美国第37任总统

理查德·尼克松 Richard Nixon 美国第37任总统,来源:the White House

理查德·尼克松 Richard Nixon,来源:White House

尼克松是有名的爱酒之人,特别是对于波尔多葡萄酒,恐怕也可以算是是托马斯·杰弗逊之后最懂酒的美国总统了。他最钟爱玛歌酒庄(Château Margaux),但他的前任林登·约翰逊总统定下了国宴只用美国酒的规矩,所以每次白宫举行正式宴会,宾客们喝的是美国葡萄酒,尼克松却命人为他送上玛歌,而且还要用餐巾遮盖住酒标。据说,尼克松偷喝的酒包括侯伯王(Château Haut-Brion)、拉图(Château Latour)、玛歌(Château Margaux)、拉菲(Château Lafite-Rothschild)、木桐(Château Mouton-Rothschild)、白马(Château Cheval Blanc)、欧颂(Château Ausone)、帕图斯(Pétrus)在内的波尔多顶级名庄酒,当年的名庄酒都还不算太贵,以总统的薪水来说完全喝得起。据说他在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天晚上品尝了一瓶1953年的玛歌。

1972年尼克松访华,和周恩来总理一起,他打开了一瓶1969年纳帕谷 Schramsberg酒园的”白中白”起泡酒(Blanc de Blancs)。当然,在之后跟基辛格博士的私人庆祝这次访华的巨大成果的时候,他喝的是1961年的拉菲。几年之后,尼克松在某个场合表示,有一天中国会酿出比法国还要出色的葡萄酒,这是他的玩笑话还是礼节性的辞令,或者是他个人对未来的洞见,这就不得而知了。

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周恩来总理敬酒

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周恩来总理敬酒

不过自从尼克松访华之后,美国起泡酒就从来没有在美国总统的招待宴会上缺席过。里根和老布什在80年代末用加州索诺玛谷(Sonoma)产的铁马酒庄(Iron Horse)的起泡酒来招待戈尔巴乔夫。国宴经常出现的还有加州的 Chandon酒庄(LVMH旗下),Gloria Ferrer酒庄和 Roederer酒庄(路易王妃水晶香槟集团旗下),以及新墨西哥州出产的 Gruet和马萨诸塞州出产的 Westport起泡酒。

罗纳德·里根 Ronald Reagan 美国第40任总统

罗纳德·里根 Ronald Reagan 美国第40任总统,来源:the White House

罗纳德·里根 Ronald Reagan,来源:White House

作为加州人,里根把所有的热情都投入在了加州葡萄酒的身上。他是第一位把金粉黛(Zinfandel )引入白宫的人。众所周知,里根最爱的酒是Beaulieu’s George de la Tour Private Reserve Cabernet Sauvignon。有传言说,他总会用这款酒来招待各国政要,以及那些最终成为加州葡萄酒粉丝的人们。他的密友前白宫副幕僚长麦克·狄佛(Michael Deaver)也因此成为了加州葡萄酒的忠实拥趸,在他的授意下白宫囤积了大量加州名庄的葡萄酒,包括 Beaulieu Vineyards,Robert Mondavi,Buena Vista,Louis Martini,Inglenook,Simi,Sterling,Grgich Hills,Stag’s Leap Wine Cellars,Montelena,Acacia等等。

奥巴马 Barack Obama 美国第44任总统

奥巴马 Barack Obama 美国第44任总统,来源:the White House

奥巴马 Barack Obama,来源:White House

由于前任小布什是不喝葡萄酒的,白宫的酒窖几乎因此荒废。奥巴马目前已经在努力修正前政府留下来的葡萄酒问题。奥巴马出访国外时也会喝葡萄酒。去年初奥巴马携夫人米歇尔访问智利时,智利总统为他们挑选了两款 Vina Chocalan酒庄的佳美娜陈酿(Carmenère Reserva)和Gran Reserva Blend的卓越好酒。不过,对于曾经法国酿酒商为庆祝奥巴马当选美国首位黑人总统,特别酿制了一批“奥巴马红酒”,奥巴马本人对以其名字命名葡萄酒的做法并不满意。

(责任编辑:雅倩,朱思维)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 , ,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