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多2009期酒天价:试探市场底线

顶级庄此举或许不应该被称作贪婪,资本到这样的程度,“赚钱已经成为一种乐趣”——我很理解前几天美国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巴菲特和盖茨捐款倡议的回应,“我会把自己收入的大部分捐出”。这个男人在《学徒》”(The apprentice,美国电视节目。中文名为《学徒》或《飞黄腾达》。一个浓缩了残酷的商业竞争与办公室政治的电视节目)里表现出的强烈气场,一再说明,能从市场里取得金钱的多少,尤其对于他们,已经成为一种能力的体现。

所以首先在这样的好年份,适当升高的价格其实是一种底气:我有这样的质量,我应该值这样的价格;而真正出位的那一部分提价,是波尔多酒商对加入了中国这个未知新兴市场的全球葡萄酒市场的试探与博弈:面对这样的年份,市场对奢侈酒的底线到底在哪里?于是传统的20%量的第一批被缩减为10%,观望意味昭然;而且显然是应着波尔多葡萄酒节的出价时间,把出价又巧妙的变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广告。

Château Palmer 宝玛庄内景

纵观波尔多历史,酒庄真是对市场需求琢磨的通透到位,反应得灵敏无比。重要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更是以金融起家,家族史细细读来,一场场商战打得可圈可点,如今在2009年期酒上,人家其实正拭目以待,此役会取得如何战绩呢。

回应

作为被内地国人认可的第一款顶级奢侈酒,拉菲的疯狂是不可复制的。其它的酒则没有那么离谱,现在各酒商也按照计划,把拿到的所有的第一批货全部放入市场。现在有些酒商“持酒待涨”的谣言,其实不太真实,因为这样如果被酒庄知道了会影响他们下次拿货;甚至酒商的利润都是酒庄建议的——作为接货的一手酒商,通常会按照酒庄的建议零售价卖出:在高端的奢侈酒市场,酒庄才是主导,酒商只是传统意义上“大批买进、分批卖出”的批发商角色。

于是买家应对的,主要是酒庄的决策。罗斯柴尔德们摆下阵势,我们是接还是不接?知味的建议是,不要去理会这些炙手可热的顶级庄,2009年期酒最值得投资的其实是中级庄,乃至不那么热门的顶级庄:

比如,Château Haut-Bailly,89.60欧/瓶,(Pessac-Léognan列级庄,R.Paker评分96-98+,Wine Spectater评分95-98);鲁臣世家 Château Rauzan-Ségla,68.00欧/瓶,(玛歌Margaux村列级庄,RP 92-95,WS 93-96); 龙船庄 Château Beychevelle,50.00欧/瓶,(圣朱利安Saint Julien村列级庄,RP 92-94+,WS 90-93)。这是一家波尔多酒商给出的客户终端税前价格——其中已经包含了酒商的费用。这些价格比热门庄更加真实,无论是投资还是存着自己喝,应该都可以表现出2009好年份的价值。

我们大可不必去钻罗斯柴尔德们的八卦阵——如果接受他们这样的高价offer,显然是宣布他们还没是碰到市场的底线,精明的波尔多酒庄不会就此罢休的,等到了下一个好年份,欢迎我们的可能就是高到外太空的火星价格了——届时我们是没有资格破口大骂只是抓住市场的他们贪得无厌的,这只是因为罗斯柴尔德们在和我们试探着讲价的第一轮,我们就输掉了底气

另外,如果好奇的你对期酒还有什么问题,那么就请看看知味葡萄酒杂志在四月初期酒品酒会后写的《期酒那些事儿》吧,它基本可以解答你关于期酒的所有问题。

深入阅读:《拉菲们的把戏:高档酒的成本探索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