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不开瓶三秒钟判断葡萄酒好坏的方法

如今网上越来越多的文章或是专家在兜售各种不同的快速判断葡萄酒品质的窍门,大家只要拿起酒瓶用手机扫一下或是翻翻正背标就能在不开瓶的情况下搞清楚这款酒滋味如何,是不是喜欢;好像一瞬间,买酒比起买可乐还容易了。

喂,我说你不会真以为点开一篇文章就能在两三秒内成为选酒大师吧?如今越来越多的商家或是快餐风格的媒体开始一天到晚的介绍一些快速分辨葡萄酒质量的方法。我个人是很喜欢消费者在购买葡萄酒之前学着进行筛选来着,毕竟对国内大多数消费者来说,葡萄酒并不是必需品;他们买酒的目的往往是一次开心的聚会,一顿愉快的商业晚餐,或是见见未来的岳父。买葡萄酒的目的,除了酒精之外,选的对味确实更加重要。

图片来源:Roy Morsch/CORBIS

图片来源:Roy Morsch/CORBIS

但那些速成的方法到底有多少真的有效,比率之低恐怕让你害怕。很多声称一个小小的技巧就能让你选到物美价廉的好酒的窍门中,都是所谓“专家”为了让人放心购买自家产品编的,而另一些看似中立的建议,也往往出自一知半懂的复制粘贴一番。

买西瓜型

有些网上选酒的鉴定方式看起来就像在教你如何挑西瓜——这些“专家”似乎觉得好的酒,酒瓶自然不凡,一定是掂起来带劲,摸上去不俗的。不仅国内如此,一些英国机构也发现,即使是在他们那那样的成熟市场,市民也会乐意付更多的钱买掂起来重一些的瓶装酒。从大众心理学角度上说,这是因为人容易给那些有质感的东西给出正面评价。

问题是,并没有任何统计学报告证实优秀的酒庄一定也擅长制作玻璃瓶,更没有规定说重些的瓶子里放劣酒属于欺骗消费者。通过瓶子来判断内容物的各位,保不齐走上下面这位仁兄的老路:

张无忌细看那黑瓶乃是一块大玉雕成,深黑如漆,触手生温,盎有古意,单是这个瓶子,便是一件极珍贵的宝物。当下更无怀疑。

张无忌细看那黑瓶乃是一块大玉雕成,深黑如漆,触手生温,盎有古意,单是这个瓶子,便是一件极珍贵的宝物。当下更无怀疑。

喂喂喂?瓶子很好所以装的一定是好药吗?结果大家都知道:张无忌被赵敏坑了个惨,把剧毒当成伤药来用。

虚假包装害死人

虚假包装害死人

虽然优秀的酒庄通常会比较有钱,因此在选择外包装上或许会更有富余的资金,能把一切都做的尽善尽美,但是也得人家乐意。同样,酿酒有时候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而开印刷机印酒标这事,付钱就行了,随便找点便宜酒镶金镀银配礼盒也不是什么难事,酒庄不提供服务?去趟义乌也能搞定。

在这些西瓜党中不少人都宣传说瓶底凹的越深越好。理由倒是各不相同,有说帮助陈年的,有说造价更高的,有说防止光线直射酒瓶的。真相可能无聊的让人郁闷,只消看一看两百年前的酒瓶,从下边这样:

香槟瓶,图片来源:nakedwinery

香槟瓶,图片来源:nakedwinery

发展到这样:

凯歌香槟,图片来源:perpetuallyengaged

凯歌香槟,图片来源:perpetuallyengaged

如果你相信人类的酿酒技术不是在过去两百年里发生了重大退步,你就知道这个凹陷似乎和品质没法搭上关系了。实际上,虽然说法不一,不过目前对酒瓶底部的这个凹陷的解释,除了这样能够让酒瓶更加坚固外,也就剩下手不是很大的人握着瓶底比较方便了。当然,还有不打算行这个方便的:

J J Prum

J J Prum

就像上面的这款一样,绝大多数莫泽尔(Mosel)葡萄酒传统瓶的酒瓶底部都如飞机场一样平整,千万别因此错过了那些优雅绝妙的雷司令(Resling),或是错误的以为他们不能陈年。

同样的,瓶子重的酒只是说明他们用的瓶子比较厚重,标签摸上去有凹凸感只是证明标签是凹凸印刷的,酒标上镶金嵌银也只是说明酒标上镶金嵌银,酒帽铅封能转动说明铅封机用力比较松,转不动说明用力比较大,以上一切,都和瓶子里的酒没任何直接关系。

另一类的“专家”看起来就有文化多了,他们会拿着酒跟你叨叨上半天酒标上这里写着“Reserva”那里弄着“Grand Vin”,有AOC说明是顶级好酒VDT含义是我的天。俨然一副“好不好喝都写在酒标上呢”的派头,真真堪比那些虽然小学都没毕业,但声称你前途命运都写在他面前那本盗版《周易》上的路边风水爱好者。

算命先生型

这种“专家”总是向超市大妈或是电话销售人员一样反复的叨叨着AOC,仿佛这三个神圣的缩写已经给了你付钱的足够理由。问题是AOC作为原产地监控,虽然有不少法律规定,但“非常好喝、物有所值、合你口味”可没写在人家法律里。而法国的地区餐酒VDP和最普通的日常餐酒VDT虽然多是便宜酒,但也不是各个都是便宜货。

几款价值不菲的VDT和VDP,从左至右:Defi de Fontenil;Palmer XIXth Century;Domaine de Trévallon

几款价值不菲的VDT和VDP,从左至右:Defi de Fontenil;Palmer XIXth Century;Domaine de Trévallon

以上分别是波尔多的VDT,米歇尔·罗兰操刀的 Defi de Fontenil,三等庄中的顶级名家宝玛庄的19世纪(Palmer XIXth Century),以及普罗旺斯的顶级VDP铁瓦龙。这些酒无论价格还是品质都恐怕都远远高于他们所在当地的AOC的平均水平。不仅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等等法律体系复杂的国家里,不管是以量取胜的便宜产区,还是听起来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著名产区,都偶尔会存在钻法律空子,品质平庸的法定产区监控葡萄酒,以及不喜欢法律约束,品质卓越的餐酒。

另一类则是对装瓶地点耿耿于怀的“砖家”,“城堡装瓶(Mis en bouteille au chateau)的酒才是好酒”是他们的口头禅,仿佛同样的葡萄,运进堡垒里风味也能改善。这些人如此介意酒到底是在城堡装瓶还是由所有者装瓶。仿佛“城堡装瓶”就意味着高端大气,而与“城堡装瓶”意思几乎等同的“业主装瓶”(Mis en bouteille a la propriete)就代表着廉价大量,“个人装瓶”(Mis en bouteille par)就更是无法控制、糟糕透顶。这就大错特错了。

对于这些“专家”最好的办法还是回敬他们一张图片——目前世界上平均售价最高的葡萄酒——勃艮第之神亨利·贾叶的遗作克罗-帕宏图(Cros Parantoux),由亨利·贾叶个人装瓶:

Henry Jayer Cros Parantoux

Henry Jayer Cros Parantoux

虽然最早酒庄装瓶出现的时候,确实大幅度的提升了酒的品质,特别是在这个制度刚诞生的时候——100年之前。如今,不管是像波尔多列级名庄那样自己种植、酿造、灌装,还是像多米尼克·劳伦特(Dominique Laurent)这样的勃艮第酒商一样采购葡萄进行酿造,甚至自己只负责酿酒——把装瓶工作交给装瓶商的生产者,都可以出产非常高品质的葡萄酒。由谁来装瓶,有的时候的确只能说明这瓶酒由谁来装瓶,而无法反映品质如何。

同样的,通过品种、产区、等级这些简单的条框是很难真正反应葡萄酒品质的。你总会找到某些例外,或许是踏踏实实但名不见经传的小酒庄,或是钻空子浑水摸鱼的平庸酒款,或许是那个不想遵循法律,但市场还是用钞票递上敬意的超级餐酒。

葡萄酒的世界就是这样充满了反例,误会以及惊喜,这种精微柔软的事物不适合用那些简单、粗暴而又僵化的方式去判断。没有任何一种功利的办法可以让你无师自通的成为选酒达人,确认一款酒品质最好的办法,除了增加自己的学识,或者从知味葡萄酒杂志这样的专业独立的葡萄酒媒体或者值得信赖的专家的推荐中获得信息之外,还是只有自己去喝了,毕竟——“真相在杯中 In vino veritas”。

相关阅读:
问软木塞:专访阿莫林Amorim公关市场总监
赏心悦目:葡萄酒颜色漫谈

关注知味微信公众号:TasteSpiritMag

每日收到最新的美酒美食文章,每周二推荐超高性价比酒款,每月举办20+场品酒活动课程

点击这里报名最新的活动课程

欢迎加知味酱微信好友:zhiweijiang2

标签:, ,

2 条评论

  1. 徐大松
    2014年3月26日 00:30 #

    康帝的垂直品鉴

  2. 七色花
    2015年2月5日 11:03 #

    真真堪比那些虽然小学都没毕业,但声称你前途命运都写在他面前那本盗版《周易》上的路边风水爱好者。哈哈,经典之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