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萨斯:黑皮诺重登舞台

阿尔萨斯产区的一些特级园的土壤条件,完全可以与勃艮第最优质的风土媲美。越来越温暖的气候让这里的黑皮诺终于有机会崭露头角,渐渐受到更多关注。但另一方面,新时代的发展和总是落后一拍的传统法规间的矛盾也慢慢显露出来。

阿尔萨斯小村Hunawihr的葡萄园,图片来源:Jean-Michel Priaux

阿尔萨斯小村Hunawihr的葡萄园,图片来源:Jean-Michel Priaux

黑皮诺是勃艮第红葡萄第一大品种,尽管DNA遗传学分析非常强大,但黑皮诺还是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值得发掘。早在公元一世纪,罗马农学家科卢梅拉(Columelle)就对黑皮诺有过相关描述,这是一个接近葡萄起源的古老品种,也是很多其他品种的父本。黑皮诺本身遗传基因就具有长期的不稳定性,即使是通过子品种克隆,也会展现出非常高的复杂度,而且能够从最细微的差别上体现出风土的特性。

风格浓郁的葡萄酒曾经风靡一时,在这段艰难岁月后,以细腻匀而著称的黑皮诺优雅回归。 二十一世纪伊始,由于气候变暖,黑皮诺在阿尔萨斯和德国慢慢重新登上舞台。黑皮诺曾经在这些地方并不常见,而如今却涌现出越来越多的佳酿。2003年在法国是一个人人谈论的炎热年份,也大大改变了人们对当地黑皮诺葡萄酒的理念。阿尔萨斯顶尖的葡萄酒生产商明白了一点:离开乏味的桃红酒转而生产更具吸引力的优质红葡萄酒是有可能的。到了2011年,阿尔萨斯地区的黑皮诺产量占到全法产量的10%,要注意,不是所有的黑皮诺都去酿造红葡萄酒了。阿尔萨斯和香槟一样,有很大一部分被用来酿造起泡酒(crémant),这些占到了阿尔萨斯黑皮诺产量的24%。

阿尔萨斯最优质的红酒全都产自钙质泥灰土壤,阿尔萨斯特级园(Grand Cru)便多是此类土质。作为各种大赛中的佼佼者,圣-朗德兰葡萄园(Clos Saint-Landelin )位于佛尔布特级园(grand cru Vorbourg)产区内,那里的土壤属于巴柔阶钙质土,有着和勃艮第著名特级园尚贝丹(Chambertin)一样的土质。另一名大赛赢家是阿勒拜耳·马内酒庄(la maison Albert Mann)的德拉法耶葡萄园(Clos de la Faille)。这座葡萄园位于有名的汉格斯特特级园(grand cru Hengst),占地一公顷,土壤为布满钙化石块的贝壳灰岩,土质方面丝毫不输于勃艮第最优质的产区

Albert Mann,Clos de la Faille,Pinot Noir

Albert Mann,Clos de la Faille,Pinot Noir

尽管品质突出,这些黑皮诺酿制的葡萄酒却不能像雷司令琼瑶浆、灰皮诺(Pinot Gris)和麝香葡萄(Muscat)这四大当地著名白葡萄种那样以在酒标上标注特级园(Grand Cru)产区。毫无疑问,黑皮诺是种优质葡萄品种,但因为属于红葡萄种而带来了麻烦。因此,阿尔萨斯黑皮诺葡萄酒的产地经常写的晦涩难懂,像用大写的H表示汉格斯特特级园(Hengst),大写的V表示佛尔布特级园(Vorbourg),大写的F代指福斯特滕特级园(Furstentum);这些特级园都只许可出产白葡萄酒,而非红葡萄酒。也许现在是该想想改进这条法规的时候了。尽管在阿尔萨斯这始终是个敏感问题,因为这问题背后的实质是对产量最大值的修改,这又是个更加不能触碰的问题。

在大赛中落败的葡萄酒往往来自阿尔萨斯的花岗岩土质的风土,然而奇怪的是,这些风土在当地却声誉不错。在这种土壤生长出的黑皮诺带有马的汗味,除非是马术爱好者,否则很难接受这种气味。如果用这种黑皮诺酿成大批量的桃红酒,那么这种令人不快的味道很难被察觉。但是,只要这种黑皮诺以正常产量酿成红葡萄酒,就会变得非常俗不可耐。这种花岗岩土质最适合种植佳美(Gamay)西拉(Syrah),可是就目前而言,它们还没被允许出现在阿尔萨斯的大地上。

相关阅读:
酒评家布尔奇:酒庄分级的意义
酒评家布尔奇:勃艮第年份指南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