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走过白垩岩洞之梦

兰斯(Reims)城中的圣母大教堂(Cathédrale Notre-Dame de Reims),因历代法国国王莅临加冕的传统而闻名。建筑风格庞大而伟岸,教堂内外镶嵌着2300多面工艺精细的雕像…… 这是香槟地区及其重要的文化珍藏。而古城地平面以下蜿蜒错综的香槟酒窖,更准确的说,源自高卢罗马时代(4世纪以前)的白垩岩矿旧址,则构成另外一个宏伟的世界,香槟人称之为“地下的兰斯大教堂”。

宏大伟岸的兰斯大教堂

宏大伟岸的兰斯大教堂

一千多年前,这里丰富的白垩岩矿藏已经被广泛开采用于城建,到了中世纪,整个旧城的防卫城墙、房屋、城堡和教堂都以那质地柔软而纯净的白垩岩石修建而成。罗马人开创的先进采石技术,造就了深入地下7到70米,深深浅浅层层叠叠的地下宫殿,采石后巨大的空间呈倒置的圆锥或金字塔形,再被数不清的通道横向纵向贯穿连接起来。考古研究机构估计,兰斯城及周边至少有30万立方米的白垩岩石被开采和利用;到今天,除了登记在案的3000多处矿址和100多公里的地下长廊,仍有至少100多公里的长廊矿址尚未被发现

新近成为香槟申遗项目之一,圣-尼凯(Saint-Nicaise)丘陵一带的旧矿址,内部温度始终保持在11度左右,空气湿度也几乎达到百分之百,18世纪时几家古老的香槟酒商慧眼识珠,首次将这里的矿洞转而用作香槟窖藏。需要在瓶中进行二次发酵、生成气泡的香槟葡萄酒,得以在这完美的天赐摇篮里缓慢演变和熟成。

一战与二战,兰斯的酒窖都庇护了大批军民,也留下了不少历史痕迹,图片来源:pureviewclub

一战与二战,兰斯的酒窖都庇护了大批军民,也留下了不少历史痕迹,图片来源:pureviewclub

1914到1918年间严酷的一战时期,德国军队为了避开守候在阿尔萨斯西线边界的法国兵力,绕道以北,借道当时中立的比利时王国入侵法兰西,淬不及防的法军一路战退,一直退到了兰斯城东北,从此战壕对持整整三年半……久攻不下的德军采用狂轰滥炸的伎俩,兰斯及周边成了炮火的牺牲品。德军几乎摧毁了90%的旧城,兰斯大教堂也同时遭遇重创。非常时期,古城地下的香槟酒窖却成了天然的庇护所,给居民和军队提供了保护。人们在这里建立学校,医院,政府机构,军队指挥部,铺设了轻轨列车……尝试找回“正常”的生活,苦中寻乐,路易王妃(Louis Roederer)的酒窖里甚至公开举行过一场歌剧演出。巴黎时尚界的名人Paul Poiret曾如此描述他战时经历的一次兰斯之行:刚一到就赶上了轰炸警报,匆忙之间我跳进一个地洞,穿过几条长廊,眼前豁然开朗,这里竟然是凯歌香槟(Veuve Clicquot)宽大的白垩岩矿酒窖,当时,有四十多个人正坐在桌前准备就餐,大家给我让了个位置…… 直到被告知轰炸结束,我醉醺醺的爬回到地面,发现自己的口袋里装着16个香槟酒塞。

如果来到香槟区,决对不能错过兰斯城中圣-尼凯(Saint-Nicaise)丘陵一带,历史悠久的岩矿酒窖。几乎全部面向公众开放,酒庄参观之余会提供尝试品质优雅的香槟,各位不妨也讨几个酒塞,装口袋里留作纪念。

最古老

Ruinart创立于1729年,是历史最悠久的香槟酒商(香槟区最古老的的葡萄酒庄歌赛Gosset虽然始于1584,但酿造气泡酒却在此之后),也是这家酒庄领先开辟了岩矿藏酒的传统,尽管那个时候人们认为这些地下石矿非常危险。Ruinart的岩矿旧址是唯一被列入法国文物保护清单的香槟酒窖,地下的空间分为三层,由8公里的长廊连接起24座大大小小的白垩矿洞,其中最为惊人的酒窖顶部高度达到50米。

Ruinart的酒窖与香槟

Ruinart的酒窖与香槟

Ruinart的香槟以清新,圆润的风格取胜,强调白葡萄霞多丽的清丽和优雅品质,调配方面会选用比较年轻的储备酒,延长花果香的自然原味。

最神圣

Taittinger是我一定会带朋友参观的香槟酒窖,除了岩矿旧址,还包含有兰斯最早的基督教圣地、圣-尼凯修道院所在的古老酒窖,800多年前修道院僧人酿造的静态葡萄酒就曾经存放在这里。如今4公里长的的三层酒窖中藏有大约一千万瓶Taittinger香槟,其中比较特别的一条长廊索性取名圣-尼凯,专门用来窖存酒庄最知名的白中白年份香槟Comte de Champagne.

Taittinger的香槟与酒窖

Taittinger的香槟与酒窖

家族经营的酒庄Taittinger,出品越来越有吸引力,如今所有的酒品都会经过乳酸发酵,酒风偏向柔韧和果香。顶级出品白中白年份香槟Comte de Champagne则具备相当好的陈年潜力,品味纷繁,润泽,是霞多丽爱好者不可错过的佳酿。

最艺术

波马利香槟(Pommery)酒窖的启用比Ruinart晚了整整100年,规模却十分庞大,绵延18公里的长廊连结起120座旧矿洞…… 让人叹为观止的岩洞酒窖显然还不够,热爱艺术的波马利夫人又请来兰斯本地的年轻艺术家Navlet,用1882到1884的三年时间,只借昏暗的烛光,在酒窖的石墙面上作出4副惊人的浮雕作品。每一年,波马利还举办各种主题的现代艺术展览,吸引将近6万人前来参观。游历至此,决不可错过街对面始建于1890年的新艺术(Art Nouveau/ Art Déco)典范Villa Demoiselle。这座象征法国美好时代(Belle Epoque)的经典建筑,几经落败,一直被兰斯人称作“沉睡的白雪公主”,几年前波马利家族重新投资修复,重焕荣光。

波马利酒窖里的艺术展(左)与浮雕(右上)

波马利酒窖里的艺术展(左)与浮雕(右上)

大部分的波马利香槟简单好饮,是平易近人非常大众化的开胃酒。

除了兰斯,香槟重镇埃佩尔奈(Epernay)是积聚了众多经典酒行的“香槟大道”(Avenue de Champagne)所在之地。与兰斯城下的岩矿旧址不同,埃佩尔奈的酒窖是专为酿造香槟而挖掘修建,在这里,大约110公里的酒窖长廊之间,存放有2亿多瓶陈酿中的香槟。

大部分游客都不会错过销量和规模最大的香槟酒行酩悦香槟(Moet & Chandon)。在28公里的酒窖长廊中,一座名叫Impérial的走廊尽头,摆放着酒行最知名的粉丝,拿破仑赠予的一只曾经装满1000升Porto的酒桶。据说这位銘悦爱好者自1801年起就成为酒行的忠实客户,有记载他自1801年起9次下单私人订购香槟,每一单的数量都超过了300瓶。

香槟大道另一头的Mercier也是我经常推荐朋友参观的酒庄。这座总长18公里的酒窖1871年开工,花了六年时间才完成。酒窖修建的特别宽大宏伟,以至于对公众正式开放的庆典上,工作人员带着游客乘坐马车游览。不过,更离谱的还在后头,1950年,Mercier酒窖里甚至举办了一场雷诺车厂主办的超级汽车拉力赛;两相对比,现在酒窖里供公众乘坐游览的参观小火车倒显得十分正常了。

Mercier宽大宏伟的酒窖

Mercier宽大宏伟的酒窖

如果车行方便,白丘的香槟小镇Le Mesnil sur Oger上的独立酒庄Launois,以及自家的香槟葡萄酒博物馆也值得让你专程走一趟。Launois的前辈后辈用40年的时间,收集了无数以香槟葡萄酒为主题的古董工具什物件儿,在自家酒窖里展出。从葡萄园作业的工具,压榨机器,到整个香槟葡萄酒酿制过程需要的物件工具,应有尽有,这是香槟区最不为人知,也是最重要的私人葡萄酒主题收藏。酒庄的藏品一直还在不断扩大中,每隔几年就会增加开放两三条回廊,展出新收集的物件。

独立酒庄Launois和葡萄酒博物馆(上)与宝禄爵香槟的转瓶师傅以及宏伟窖藏(下)

独立酒庄Launois和葡萄酒博物馆(上)与宝禄爵香槟的转瓶师傅以及宏伟窖藏(下)

从事葡萄酒行业的专业人士,更是有机会通过中国进口商的介绍,拜访一些平时不对公众开放的精品酒庄和酒窖。亲眼看看堡林爵香槟(Bollinger Champagne)家独一无二60万只双瓶装(Magnum)储备酒沉睡的地方;或者到宝禄爵香槟(Pol Roger),见识香槟区最后一家坚持百分之百手工转瓶传统的酒窖,聆听旧时香槟酒窖里最平常不过的瓶间碰撞的声音。

相关阅读:
解码香槟:从葡萄园到香槟杯
香槟的本色:无框之画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 , , , , ,

2 条评论

  1. Edward
    2014年4月30日 23:55 #

    成都有贵方wset level 3授课?

    • 2014年5月20日 17:06 #

      您好,目前我们只在上海有开课~

评论